负子刀娘传 第二十五话 赵贞元 下

小说:负子刀娘传 作者:伯翔 更新时间:2019-08-25 11:02:45 源网站:飘天文学
  “赵先生,今日造访江门,不知所为何事?”江南鹤平静地在列祖牌位前坐下,缓缓问道,“是叙旧,还是谈生意?”

  “既非叙旧,也不谈生意。”赵贞元笑道,“来求个平安。”

  “求平安?”江南鹤哈哈大笑,“这里是江门,又不是寺庙道观,求什么平安?”

  “二十多年前,江门主曾对我许下承诺,江门不与千总府为敌,不知门主还记得么?”

  那青春岁月的故事,引出了江南鹤几丝豪迈。

  “当年与赵先生一战,是江某平生最苦的一战。江某敬佩赵先生武艺,自然不敢忘记当年的约定。”

  赵贞元微微颔首,也慨然叹道:“赵某一生,随老千总南征北战,唯一没能击败的敌手,就是江门主你啊。”

  “赵先生客气了。”

  “所以,当我听说有人要买小千总的命,武昌城里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江门。”赵贞元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今日来,就是打个招呼。江门主,你该不会为了十两银子,又与千总府开战吧。”

  白虎堂中的江门弟子握紧了手中兵器,直直指着赵贞元。连江南虎,也悄然把手背到身后,摸住了袖中的短镖。

  江南鹤却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笑了笑,抬起头忽然问道:“赵先生觉得,今时今日的江门,若与千总府开战,胜算几何呢?”

  赵贞元看着江南鹤略有些狡黠的神情,颇有兴致地玩味了一阵,突然站起了身子。

  他一站起,白虎堂内响起了一圈兵刃碰撞的凌乱声响,江门弟子的脚步因为惊惧而乱了起来。

  赵贞元听着这一阵响动,低头暗笑了几声:“天下习武之人,庸才居多,能得武艺精妙一二者凤毛麟角。我本以为江门刺客游走于生死之间,当无凡庸之辈,今日一见,颇有些失望。看来江门弟子,大多也是混吃等死,资质平常啊。”

  受了羞辱的江门弟子恼火起来,纷纷扬起手中的兵器,口中叫嚣谩骂起来,把整个白虎堂闹出一片嘈杂。赵贞元嘴上挂着不屑的哂笑,朝四周望了一圈,却发现江门众弟子中,唯有一人一声不吭,躲在角落里,暗着两柄短刀,只冷冷地盯着赵贞元。

  赵贞元伸出手指,向那不吭声的弟子一指,高声喊道:“唯有那个少年,不是俗手。”

  众人望去,见赵贞元指的,是秦狼。

  秦狼对众人的目光毫不在意,姿势没有半点变化,仍只是冷冷地盯着赵贞元。赵贞元对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刚刚燃起的兴致又渐渐的散了。他摇头叹道:“只可惜,天赋资质实属平平,空有不动如山之气,却无奔掠如火之力,算不得高手。”

  江门弟子见这来客竟对江门最强的弟子如此出言不逊,更加恼火,都破口大骂起来,状如市井之徒街头吵架一般,把白虎堂吵得如一锅沸水。

  赵贞元傲慢地笑着,却将江南鹤身边的侍立之人激怒了。

  “白虎堂内,不得喧哗!”江南虎厉声一喝,震颤了整个白虎堂,仿佛地动山摇一般。

  白虎堂内,顿时鸦雀无声,众弟子都低下头,按住了手中兵刃,不敢再多说一句。

  赵贞元转过身,饶有兴致地对着江南虎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位,莫不是当年飞马报信的少年?”

  江南虎对赵贞元行了一礼,撑起胸中气息,高声答道:“在下江南虎,江门二门主。”

  赵贞元笑了笑,但紧接着又叹了口气:“二门主中气十足,虎背熊腰,一双手孔武有力,看得出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之人。武艺的火候是到了,只是可惜,艺多而不精,武博而不专,只能震住些凡庸俗手,遇上真高手怕是不堪一击。”

  江南虎按捺住心中怒意,只高声问道:“赵先生的意思,是我江门无人咯?”

  “岂敢岂敢。”赵贞元哈哈大笑,看向了江南鹤,“江门之中,能与我一战的,只有江门主一人而已。其余诸辈,皆不足挂齿。”

  “赵先生!”江南虎厉声喝道,“白虎堂内,可不要太放肆了。”

  江门弟子听到江南虎这一声厉喝,都握紧了手中兵刃,弯下了腿,微微摆开了起手式。

  江南鹤却不以为意,站起身来,向赵贞元拍了拍巴掌。

  “赵先生,这一番评价让江某获益良多啊。”他笑道,“赵先生的本领,江某是知道的。若江门真的强行与千总府开战,单凭赵先生一人,足可重伤我江门元气。江某是个生意人,亏本的买卖是不会做的。”

  “这么说来,江门主心里已有主意了?”

  江南鹤对赵贞元笑了笑“实不相瞒,那个要买小千总性命的姑娘,昨日来过江门。”

  “哦?江门主见过那姑娘了?”

  “见过了。”江南鹤玩味着赵贞元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安,却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江某要的价钱,那姑娘给不起。所以这单生意,江门不接。”

  赵贞元看着江南鹤的眼睛,捕捉着那眼神中闪过的任何一丝情绪。过了许久,他才放下心来:“江门主,赵某信你这次。小千总的事,日后千总府上必定严加管教,要他不再造出这般罪孽来。”

  “赵先生辛苦了。”江南鹤拱手答道,“只是,江某有一事不明,想请教赵先生。”

  “江门主请讲。”

  “赵先生方才一番话,把江门弟子百人说得清楚透彻,却不知赵先生看那小千总,是个什么德才?”

  赵贞元微微愣了愣,这句话却迟迟答不上来。

  江南鹤低声笑了笑:“那小千总的顽劣,若是能改,早就改了。江门敬重老千总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当年因一场误会,对老千总多有得罪,心中一直有愧。今日小千总之事,江门不管,也算是对当年那场恩怨做个交代。但长此以往,小千总终有一日,会逼得江门出手。到那时,江某若又要与赵先生刀兵相见,赵先生还会如今日这般悠闲么?”

  “江门主,你话里有话。”赵贞元冷冷答道,“若有什么指教,但说无妨。”

  “赵先生,有没有想过离开千总府?”江南鹤轻声问道。

  赵贞元的脸上,掠过一丝怒气,随即又闪过一抹忧愁。

  “赵某受老千总照顾四十多年了,老千总于赵某如父如兄。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赵某若背信弃义而去,还有什么脸面与人谈江湖道义?”

  “老千总年事已高,时日无多。若老千总过世了,小千总接替了这千总的位子,赵先生明知他是个阿斗,也要效忠他么?”

  “道义如此,赵某唯有鞠躬尽瘁后已。”赵贞元有些无奈地看向白虎堂深处那高耸的列祖祭坛,长长叹道,“赵某所知的江湖,是道义的江湖。道义没了,江湖也就没了。你江门列祖列宗所在的那个江湖,人人遵循道义,有无道之人天下共诛之。赵某心向往之,而身不能至。如今这天下,信道义的越来越少了,江湖也越来越小了。正是如此,赵某才不能违背了这道义。只要我还在,道义就在,江湖就在。若连我也背弃了道义,江湖就真的没了。”

  江南鹤看着赵贞元有些颓然的身影,决定不再说什么了。他本有一番辞句,要劝赵贞元加入江门,待日后曾侍郎为江门争得朝廷编制,便请赵贞元做个江门团练教头。但如今赵贞元这一番话说完,他的心里却宁愿赵贞元留在千总府。

  赵贞元话已说尽,沉吟了片刻,向江南鹤行了一礼,掏出三锭银子,放在了那磕作两截的茶杯旁:“今日打搅江门主了。方才赵某冒昧,碰坏了一个茶杯。这三锭银子,就当作是赔偿吧。希望江门主记住当年的承诺,不要与千总府为敌。”

  说完,赵贞元转过身,兀自朝白虎堂外走去。

  江南鹤看着那银子,轻轻叹了一声。

  “赵先生,珍重。”江南鹤在他身后说道,“江门不取小千总性命,却难保不会有别人去取。赵先生多加小心,不可大意,莫被暗枪伤了。这世上,你我这样的高手,不多了。”

  赵贞元却哈哈大笑:“世上早就没有高手了,你我算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一禾书城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负子刀娘传,负子刀娘传最新章节,负子刀娘传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