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子刀娘传 第三十话 刺马 四

小说:负子刀娘传 作者:伯翔 更新时间:2019-09-05 11:51:01 源网站:飘天文学
  一夜的厮杀,随着晚风渐渐散去了。

  东方渐明的时候,一切归于平静,与以往的每一天似乎都没有差别。

  武昌城的城门缓缓打开,守城的兵将们伸着懒腰,拿起了兵器,软软地靠在城墙上等待着第一个路人的出现。满街的商铺渐次拉开了门面,收拾清扫着,准备开始今天的营生。

  翠红楼里,又是一片散去的繁华。风流客懒懒地穿好了衣服,谈笑几句,恋恋不舍地离开这烟花地。招展了一夜笑面的女子们终于露出了些许倦怠,洗去了脸上的脂粉,卸下了一身的珠光,也褪去了熠熠的神采,化作了这辉煌高楼里的几个囚人。

  顶楼房间里的芸娘从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向窗前望去。她看见一个人站在窗棱上,留下了一道长影打在房间里。

  她一惊,急忙跳起身子,也不顾衣衫凌乱,被褥散落。

  她扑倒在窗前,看见那窗棱上站着的,是一个身形娇小的黑衣人,面纱蒙着半张脸,背后背着一个包裹似的东西,手里拿着一柄长刀,腰间插着一柄短刀。

  “是你!”芸娘急切地唤道,“你是昨晚的侠客!”

  那黑衣人轻轻点了点头。

  “你杀了小千总了么?”芸娘问道。

  黑衣人从怀中取出一支炸裂开的手铳,放到窗前的地上。芸娘看到,那手铳上刻着千总府的字样,虽被灼烧的痕迹熏得模糊了,却仍可辨认得出。

  芸娘听说,爷爷是被手铳打死的。她的泪夺眶而出,忍不住呜咽了起来。

  “谢谢你。”她的声音,随着哭声起伏着,像是一首小曲。

  黑衣人俯下身子,轻轻抚了抚芸娘的额头,就像是一个母亲爱抚着襁褓中的孩子。

  “你的仇,我替你报了。”黑衣人柔声说道,“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芸娘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黑衣人的眼睛,久久说不出话来。

  微风从窗外袭来,吹动了屋子里的芙蓉帐、弄响了妆台上的金步摇。翠红楼下,隐隐约约传来了男人的笑声和女子的媚语。芸娘脸上的泪干涸在脸上,只留下了纵横的脂粉,在那张小巧的脸上画出了道道深浅。

  黑衣人看着芸娘,眼睛缓缓落了下去,像是怕看得久了,会伤到这姑娘。

  芸娘不觉攥紧了身上的衣物,也低下头去,看着地上残破的手铳和道道光影,脑中一片空白。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像是要逃开黑衣人的问话似地,突然转身向梳妆台爬去。

  “银子!”她喃喃地说道,“大侠,你的赏银,我这就去取来……”

  她从梳妆台下最深的角落里拖出那袋银锭,扭头向窗前看去。

  她却看不到那黑衣人的身影了。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直直地照了进来,打亮了整间屋子。

  翠红楼下,老妈妈的面前,芸娘跪伏在地上,身前放着她昨日卖身所得的那十两银子。

  老妈妈用脚踢了踢那银两,量是足的,十两银子一分不少。

  她看向芸娘,这姑娘已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是那套脏兮兮的农家粗衣。

  “丫头,你这是打得什么算盘?”老妈妈冷笑着说道,“是你亲自来翠红楼求我买你,我才花了这十两银子。到头来你在我翠红楼平白无故住了一夜,就要退了银子走出去?你这是来我翠红楼住霸王店啊?”

  芸娘只是跪伏着,不发一言。老妈妈正要发怒时,却察觉到了芸娘后背上轻微的起伏。

  老妈妈见的人遇的事多了,便知道芸娘后背的起伏,是忍不住的抽泣。

  老妈妈皱着眉,口里哼笑了一声,抽了两口水烟,静默了片刻,又冷眼看向了芸娘。

  “丫头,别光顾跪着,把脸抬起来让我看看。”她淡漠地说道。

  芸娘犹豫了一会,缓缓坐起身子,抬起眼看向了老妈妈。

  她泪染的眼瞳中,曾经的那份倔强和不屈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多了一份茫然无措。这眼神,再没有了曾打动老妈妈的那种魅力。

  这丫头,太平庸了。

  老妈妈紧皱着眉头,嫌弃地啧出一声,厌恶道:“我是抽了什么风,怎么收了你这么个乡下丫头。要真让你去接了客人,我翠红楼的名声岂不是毁了。”

  芸娘呆呆地望着老妈妈,不知如何是好。

  老妈妈深深吸了一口水烟,闭着眼睛沉吟了片刻。

  “你走吧。”她突然说道,“可别以为我这翠红楼什么人都能进,我这可是江城第一青楼。你这样资质,可别妄想能在我这翠红楼里住下来。”

  说着,她又狠狠向那银两踢了一脚,踹到芸娘跟前。

  “银子拿走,算老娘看走了眼。”老妈妈恶狠狠地说道,“我翠红楼还能心疼你这十两银子不成,少看不起人。”

  说罢,她也不理会芸娘,只径直往楼上走去,随口向两个路过的姑娘吩咐道:“这丫头要是不肯走,你们把她给我轰出去,别让她坏了我翠红楼的风水。”

  芸娘摸住身前的银子,哭着,向老妈妈的背影深深拜伏了下去。

  武昌城的清晨,街道上人影稀疏。城西的汉阳门边,今日轮值的守城兵将正借着谈笑醒着瞌睡,懒散地晃着步子。

  远远地,却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农家姑娘,手里抱着一个包袱,从城里走了过来。

  守城兵将中,有一个年轻的小兵,远远地望见了那小姑娘。他突然一喜,提着手中长枪,快步朝那小姑娘跑了过去。

  “是你!”小兵突然唤道,“你还记得我吗?”

  小姑娘吃了一惊,抬起一双红肿未消的眼睛,怯生生地望着那小兵。

  小兵见姑娘不回话,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小声说道:“我们前两天见过,那天你在城东门坐地上哭,我去探你,你却拉着我的手,要我替你杀人……”

  小姑娘突然醒悟过来,急忙低下头怯声道:“对不起,那日我太冒失了……”

  “不不不,我不介意的。”小兵急忙招手,“只是,那天你走后,我就没碰见你,也不知你出了什么事情没有……”

  “我没事了……”小姑娘轻声道,“谢谢你,我已经不求人什么了。”

  “那便好。杀人是不对的,官府不准的。”小兵尴尬地笑了几声,陪着小姑娘一步步往汉阳门走去,搜肠刮肚地翻找着言语,“姑娘,你是去汉阳门外的码头么?”

  小姑娘点了点头。

  “是……要离开武昌城么?”小兵紧张地问道。

  小姑娘摇了摇头:“不走,只去办点急事。”

  小兵一喜:“那还回来么?”

  小姑娘只是低着头,不回话。

  说话间,二人已走到了城门口。小兵没等到小姑娘的回话,便只是匆忙地喊道:“我今天都在汉阳门守城,你若要回城,走汉阳门就好,我护送你回家!”

  小姑娘回过头,向小兵浅浅地笑了笑。那笑容,让小兵脸上一阵绯红,急忙转过身子,在城门口笔直地挺胸站着,做出一副气派的模样来。

  “别装了,人姑娘都走了!”身边的老兵窃笑道。

  码头边,江水滚滚。

  芸娘寻到了一片江滩浮桥,站在桥头,望着那一川翻滚的江水。

  清晨时的码头还未到繁忙时,码头上的伙计们三五成群地聚着,吃着早点,远远望着那浮桥边的小姑娘,小声议论了起来。

  芸娘从怀中的包袱里取出那支炸裂的手铳,轻轻扔进了江水中。

  她看到,江水瞬间便把那手铳吞噬了去,在茫茫波涛中寻不见踪迹了。

  芸娘笑了笑,抱紧了怀中剩下的那十两银子。

  “爹,娘,爷爷……”她对着江水,轻声唤道,“芸娘来寻你们了。”

  浮桥边的小姑娘突然纵身一跃,卷入了那奔腾的江水中。码头上谈笑的伙计们惊得吐出了口中的伙食,跳起身子向那浮桥跑去。

  “有人落江啦!”码头上响起了伙计们的叫喊声,打破了清晨难得的平静。

  那天夜里,汉阳门内。

  城门已经关上了,小兵轮值的时辰也已经过了,他却不肯离去。

  站了一天,累了,他便躺在城楼上,看着漫天星月,痴痴傻笑着。

  他的身后,老兵走过来踢了踢他,打趣道:“别等了,那姑娘准是被你吓着了,绕到别处回城了。”

  小兵却不屑地看了老兵一眼:“那姑娘都对我笑了,肯定是记得我了。她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但想到我保证过会在汉阳门等她,所以才不急着回来。”

  老兵嘿嘿地笑着,也在城楼上坐下:“要不你回去休息吧,我们帮你在这里等她。”

  “那可不行!你的脾气我太知道了,若是被你等到她半夜回来,你不把她身上银子搜刮干净了才怪呢。”

  “这是什么话,我也不是什么人的银子都拿的。”那老兵正色道,“我只拿有钱人的银子,他们不缺这个。不过有时候你碰上有钱人小气,你也没办法。你知道么,上个月,我守城东门的时候,可就碰上个小气的有钱人,钱没要到,我还挨了顿打……”

  老兵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这故事小兵却早听他讲过七八遍了,此刻便只好暗自堵住了耳朵,望着星月,幻想着那小姑娘来到城楼下唤他。

  想着想着,小兵不觉睡了过去。在梦里,他见那小姑娘对他笑了一夜,那笑容比漫天星月都要好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一禾书城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负子刀娘传,负子刀娘传最新章节,负子刀娘传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