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子刀娘传 第四十二话 陈平关 中

小说:负子刀娘传 作者:伯翔 更新时间:2019-09-14 22:19:24 源网站:飘天文学
  “你要杀的人,是江南鹤?”陈平关微皱着眉头问道,“你的亲生父亲?”

  “他做过的事,我死也不会原谅。我已发下毒誓,哪怕化身炼狱修罗,也要把他拖下地狱。”江月容的脸,这一瞬间如恶鬼般狰狞。

  “骨肉至亲,有多大仇恨竟要你死我活?”

  “陈大哥,你问得太多了。”江月容缓缓转过脸去,“世间恩仇,许多事都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你只需相信,我对江门的恨超过你们所有人,这便够了。”

  陈平关本还有一番话,到了嘴边,却咽了回去。

  他不得不承认,江月容对江门手段的了解,是守住这武昌府衙的关键。她越恨江南鹤,对陈平关来说便越是好事。但女儿要杀父亲,这件事总让陈平关心中隐隐难受。人若不孝,何以言忠,这是陈平关的信条。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尚能痛恶至此,对那素昧平生的钦差大人,江月容更无半点情感可言,陈平关如何能把大人的性命托付给她?

  这番话若此时说出来,怕江月容舍了他家大人离去,武昌府衙里便少了一个有力的帮手。但陈平关看着江月容,心中已暗暗给这个女人下了定论:只能在利益相合的时候合作,但绝不能彻底相信她。

  “昨夜,谢你救回了二弟的性命。”陈平关换了个话头,语气也柔和了些,但话里仍藏着几分提防,“想不到你能那么快取到解药,莫非刺客的毒镖也在你算计中?”

  “毒镖之事,确实是我疏忽。我本该算到的。”说着,江月容的侧脸上露出了半分歉疚,“但好在,这药不难找。”

  “怎么讲?”

  “江门所有的镖箭都淬过毒,每一种毒对应一种镖箭,形制不同则毒也不同。对于精通江门毒物的人,只需看一眼镖的外形,便知道这镖上淬的是什么毒。知道是什么毒,便知道用什么药解。熟知毒物的人,家中自然常备着解毒的灵药。我恰好认识这样一个人,才救回了那莽汉的性命。”

  “我们与江门为敌,武昌城里竟还有人敢帮我们?”

  “五年前,那人曾是江门第一用毒高手。”江月容低声笑道,“与江门有过节的人,不止你我。”

  “若此人有如此本领,可否请他也入武昌府衙保护我家大人?”

  “他恐怕不会来。”

  “带我去见他,我以大义说他,也许能说动他。”

  江月容却冷笑了起来:“陈大哥,等胜了这一仗,你们可离开武昌城,但他可是要继续在武昌城里住下的。护了你家大人出城,他留下个与江门为敌的身份,你要他如何活下去?”

  “那你呢?”陈平关冷冷道,“等我们离了武昌城,你不也得继续住在这里么?你就不怕与江门为敌了?”

  江月容一句答话正要脱口而出,忽然心中一紧,把那句话忍了下来——她忽然明白,陈平关不是真的在问江南风的事,他是在套她的话!若江月容真的脱口而出把忍在心里的那句话说出来,她的计划便前功尽弃了。

  她抬眼看向陈平关,这男人沉稳的面容背后似乎有着深不见底的城府。

  “我本就是江门的敌人,何必怕他们知道。”江月容只冷冷答了一句,伸手拨开了陈平关拦住门板的刀柄,猛地把门关上了。

  陈平关知道,江月容有事瞒着自己,这一关门,是怕继续聊下去会被套出话来。江月容的谨慎,超出了陈平关的想象。但若不让江月容亲口把那句咽回去的话讲出来,陈平关哪里能放心留出一个时辰让她守自家兄弟和大人的安全。

  但陈平关转念想道,这江姑娘这几日确实全力相助。先出计策帮他们赢了两阵,又以身犯险救回了他家兄弟,陈平关却深夜跑来套她的话,他细想来确实是自己不合道理。

  他望了望这空旷的院落,寻思着今日应当不会有刺客来袭,于是在仓库门外缓缓坐下身子,轻声对屋中人说道:“姑娘见谅,刚才是我冒昧了。”

  屋内的江月容没有回话,看来是真的起了戒心了。

  陈平关笑了两声,缓缓道:“刚才是我逼问姑娘太紧了,不如现在换姑娘问我吧。我当赔礼,有问必答。”

  江月容沉吟许久,终于对着门板轻声问道:“陈大哥,你为何信不过我?”

  陈平关苦笑了起来:“江湖中人,对人总要防备两分,习惯了。”

  “你对你家兄弟也防备两分么?”

  “他们不同。”陈平关缓缓道,“出生入死许多年了,情义早超过了生死,命都是彼此搭救了不知多少次才留下来的。纵有一天让我死在他们手上,我也无半句怨言。”

  “那你家大人呢?你对他可有防备?”

  听到这里,陈平关却长叹一声,道:“对我家大人,与兄弟不同。若有一天我家大人要我死,不需他动手,我必自刎于他身前。”

  “这与你那三个兄弟有什么差别吗?”

  “自然不同。对兄弟是义,对大人是忠。”陈平关说完,转念寻思片刻,忽然笑道,“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同。”

  “你家大人对你有多大恩惠,你对他如此尽忠?”江月容问道,“他给你官爵了?”

  陈平关笑道:“我是江湖人,要官爵做什么。”

  “他赐了你金银财宝?”

  “大人是清官,自家尚无余物,我怎敢去要赏赐。”

  “那便是他救过你的命,或是帮你杀了仇人,甚至把你捡回来养大?”

  “都不是。”陈平关哈哈大笑道,“我与我家大人,是萍水相逢。当年,我还曾想杀他呢。”

  江月容在屋内沉默了一会,忽然有些兴致勃勃地问道:“不如就把你与你家大人的恩仇说给我听听吧,当作守夜解闷倒也不错。”

  陈平关寻思了片刻,轻声笑道:“姑娘,这些事我可连我家兄弟都没讲过呢。”

  “我看你寅时之前,也是不打算放我安静片刻了。”江月容作出一副无奈的语气说道,“既然你我同守一间府衙,昨夜又并肩打过一仗了,我也可算是你家兄弟了吧。今夜听过你这段故事,我便认你这个大哥好了。”

  “也好,望姑娘答应我,听完我这段故事,姑娘要助我同保我家大人,不可再有二心杂念。”陈平关轻声说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一禾书城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负子刀娘传,负子刀娘传最新章节,负子刀娘传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