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们的纵欢时刻
2019-11-11 14:25:46 来源:怡和散文网

动物们的纵欢时刻


  2006年5月17日这天,一头懵懂的野猪跑入陕西一所法院,悄然酣睡在后院的过道。被工作人员发现之后,野猪大发脾气,不肯乖乖离去,颇是闹了一阵,最后被闻讯而至的武警同志乱枪击毙。

 

  比起一本正经的人类,动物虽然更加血性洋溢,野味十足,但在日常生活中,它们倒是表现得颇为隐忍。它们晓得如何在动物园里保全自己,不给饲养员伯伯添麻烦;如何乖巧谄媚,从游人那儿弄到吃食。家养的宠物,性情更是温顺娇弱,接近婴孩,满足人类怜宠的心理。实验室的老鼠猴子,则会懂得跑迷宫,在屏幕前做选择题,只有被捕杀的刹那,才做最顶死的挣扎。连放纵在自然界的野兽,若非惹急了,也不轻易与人类为敌。

 

  不过呢,就像我们要时不时除去正装跑到KTV去吼一吼,动物也不乏性情流露和放纵享乐的时刻。性格静默的野狼,会在月光下放声悲鸣,而宫崎骏的动画里,狸猫在夜间变化成人形,跑进城市来狂欢。

 

  现实生活中,宠物猫素来是温顺的典范,众多受虐事件的主角,但它们也有触动野性的小命门――猫薄荷。猫薄荷是有着灰绿色叶子、紫白色花的薄荷科植物,是诱惑猫儿进入狂欢舞会的入场券,那些优雅从容的高贵猫种,根本无法抵挡它浓郁的香味。你把猫薄荷的叶子弄碎扔地上,它们就会跑来,围着转,用爪子刨。如果味道足够强烈,猫便成虎,狂暴,流口水,神志不清地在地上打转,简直像人嗑了摇头丸。这种状态能持续五到十五分钟。

 

  猫薄荷里催情的成分是荆芥内脂,这种挥发性的物质,多半是通过猫犁鼻器中的受体分子,触动了体内掌管性欲或情绪的神经通路,但是,科学家还并不知道荆芥内脂是如何调动猫的神经系统的。有意思的是,对人类来说,猫薄荷则有意外的镇静作用。有些人说猫薄荷的香味能帮助他们入睡,猫薄荷还有治疗偏头痛的用途。

 

  动物不单单喜欢“嗑药”,它们也爱沉溺于酒精世界。大象就是其中臭名昭着的一员。非洲象在吃了发酵果后,会变得极其兴奋而富于攻击性,而它们的亚洲兄弟则经常在醉后撒野,跑到村庄攻击人类。2002年12月,在印度东北部,有几头大象在破坏一个谷仓后意外找到几桶米酒,喝完之后,它们就开始横冲直撞,造成一场六人死亡的交通事故。

 

  酒后飞行则更危险。常有报道说,吃了发酵果子的醉醺醺的鸟儿撞到建筑物或树上,然后一头栽下来死掉。这些肇事者尤以知更鸟和腊翅鸟为甚。每年冬春天,冻僵的果子开始解冻,某些鸟类就统统吃掉这些容易发酵的果子。曾有研究表明,有些腊翅鸟因为毫不节制地吃了过多的发酵果而引发酒精性肝病。放纵,足以危害禽兽。

 

  不过,如果想守株待鸟,拣几只醉鸟尝尝,恐怕并不容易。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斯科特?菲兹杰拉德曾报道,有位妇女因一些腊翅鸟猛然从房顶坠落而饱受惊吓,“它们乱哄哄地飞,就像喝醉了,然后突然直直掉在地上”。研究者对两只死于这起交通事故的鸟儿进行解剖,在体内找到了一些发酵过的山楂果,并且发现肝内的酒精量足够让这些鸟完全醉倒。

 

  猴子也喜欢喝酒,但是更接近人类的风格,懂得克制。曾有研究者在加勒比海的一个岛屿,观察一群猴子的喝酒行为,发现大约有百分之十五的猴子是绝对的禁酒主义者,而剩下的也大都显得颇有节制,甚至会用果汁调了酒精来喝,只有百分之五的猴子纵情饮酒,直喝到烂醉如泥。

 

  有项研究颇为细致地比较了猕猴和人类的饮酒行为。研究者先将二十一只猴子做好标记,让它们集体在一个房间里随意饮用一种甜酒,度过“欢乐时光”,随后,其中十只猴子分别被弄到单独的房间,独饮杯中物。研究者测定两次实验后猴子体内的酒精浓度,对比它们在不同环境下的饮酒嗜好。

 

  这项滑稽的实验有何意义?实验的研究者之一、马里兰健康动物中心的一位科学家表示,“看到猴子们跌跌撞撞、翻跟头、呕吐真是件不寻常的事,有些嗜酒的猴子会一直喝到倒下为止”。当然,他也解释道,这篇发表于2006年5月的科学论文并非只是看猴戏。猴子的“血液酒精浓度超过了美国许多州的合法水准”,还有,猴子的饮酒行为像极了人类,“比起在群体中,单独饮酒的猴子会多喝二到三倍。在集体中时,有许多因素限制了它们尽情享用酒精,例如社会地位或等级制度”。等级高的猴子似乎有所顾忌,在群体中会克制着不怎么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