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化学家的小失误和整个人类的大失误?
2019-11-18 12:07:23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一个化学家的小失误和整个人类的大失误?


  20世纪50年代初的一天,一种奇怪的病症突袭法国蓬圣埃斯普里村。一夜之间,300名村民头疼剧烈,呕吐不止,并伴随出现了奇怪的幻觉。有人感到蛇咬肚子,吓得尖叫着跳河自尽;有人觉得自己就是飞机,从楼上纵身跳下;有人甚至看见心脏从脚跟处掉落,哀求医生将其复位;有人看到飞龙和怪兽吐火,将自己的脑袋熔成铅液;有一名11岁的男孩更加疯狂,他掐住老祖母的脖子不放,因为他认为祖母变成了恶魔……这种怪病出现后不久,很多人在发疯中死去。一时间,恐惧在法国蔓延。

 

  当时,人们普遍认为这种怪病的发生是由于村民食用了被污染的面包,但事实并非如此,真正的原因是有人为了做一个不可告人的实验,在村庄里秘密喷洒了一种无色、无嗅、无味的神秘物质。那么,这究竟是一种什么物质?是谁发明的?喷洒者又是谁?

 

  要弄清这些问题,必须从一个化学家的两次非常偶然的失误说起。

 

  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出生在瑞士北部的巴登,23岁即获得化学博士学位,被人们称做“神童”。他在瑞士巴塞尔市一家制药公司担任药剂师,专注于研究真菌、麦角等生物成分的致幻性,不过,在长达10年的研究中,一直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

 

  有一天,霍夫曼在实验室里进行一项有关麦角碱类复合物的大型研究计划时,无意中错将原本分装在两支试管中的溶液混合在一起,结果发生了神奇的反应,一种完全不同的物质被合成了出来,它无色、无嗅、无味,就像清澈的纯水。霍夫曼赶紧察看两支试管的标签,一支标注为麦角胺,另一支标注为麦角新碱,都是他从黑麦麦角中萃取的物质。感谢上帝的恩赐!兴奋之余,霍夫曼又反复做了好多次合成实验,终于得到了新物质的稳定配比。

 

  然而,这种新物质究竟有何作用?当时,霍夫曼并不清楚,如果不是另一次无意之举,那么这种新物质也许会永远默默无闻。

 

  就在这种新物质被无意中合成出来5年之后,上帝又一次眷顾了霍夫曼。那天,霍夫曼在做实验时,不小心将一些新物质沾到了手指上,由于它无色、无嗅、无味,他当时并未在意,也就没有及时清洗。实验间隙,霍夫曼用沾染了新物质的那只手从口袋里取出一块糖,塞进嘴里嚼了起来。没想到,几分钟后,他的眼前出现了色彩斑斓的景象:周围物体变得奇形怪状,各种怪物在天空中飞舞……两个小时后,这些景象渐渐消失。这时,霍夫曼才发现新物质竟然具有超强的致幻作用。

 

  两次无意之举,让霍夫曼认识了一种新物质,霍夫曼注定是上帝的幸运儿。然而,霍夫曼做梦也没有料到,他所发明的这种新物质日后竟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这种新物质被发现具有致幻作用后,很快被当做治疗精神疾病的特效药物,受到患者和医生们的热捧,它还经常被用于吗啡失效时为癌症晚期患者减轻痛苦。饱受喉癌折磨的英国作家赫胥黎,为了减轻痛苦,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就曾要求妻子为自己注射这种新物质。

 

  然而,后来的发展使得这种新物质完全变成了洪水猛兽。为了进行一项“神经控制”秘密实验,美国中央情报局率先改变了新物质的用途,在20多年的时间里,竟然让5700名美军士兵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这种新物质,并且还把成百上千的普通人当做实验的“小白鼠”,诱使他们服用这种新物质。本文开头令人恐惧的一幕,也正是中情局的秘密“杰作”。到了20世纪60年代,这种新物质完全到了被滥用的地步,市场上到处都是它的身影,无数追求自我解放的欧美青年,把它当做“快乐仙丹”,它甚至还成为当时美国流行文化和嬉皮士运动的一部分。

 

  新物质的滥用终于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后果,很多人在迷幻状态中精神崩溃了,纷纷自杀或杀人。人们开始对这种无色、无嗅、无味的物质充满恐惧,诅咒它为“疯狂的毒药”和“邪恶的发明”。1966年,美国政府不得不宣布它为非法药物。此后,它在全世界范围内遭到全面禁用。

 

  这种被霍夫曼在无意中合成、又在无意中发现其用途的新物质,学名为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简称LSD,是一种高效的迷幻药。作为发现者,霍夫曼尽管背负着无数骂名,然而,直到百岁生日那天,他仍然对自己无意中的发现感到骄傲。他说:“我认为LSD是人类进化史上最有必要被发现的物质之一……我合成并利用LSD是为了医学目的,人们滥用它并非我的错误。”

 

  是的,人类总是这么不知好歹:上帝好心送来一位天使,人们却偏要将其变成魔鬼。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比如说核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