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的价值人生
2019-11-18 13:07:20 来源:怡和散文网

阿公的价值人生


 

  一

 

  因为战乱,阿公一生下来就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长大后,四海为家的他干脆去跑船,靠着跑船攒了一点资本,回来做点小生意。在我的记忆里,餐桌上的鱼他从来不碰,因为他说这辈子已经吃够了鱼。我们可以想见他在海上的日子有多长、有多难以忍受。

 

  小时候我们全家一起住在一栋两层的洋房里,楼上是睡觉的房间,楼下是类似劝善堂的公共场所,开放让大家使用。在那个年代,普通人家还没有电视或收音机,阿公就自己花钱请了先生在楼下说书,让大家在结束一天辛苦的工作后,可以享受些娱乐。于是,每到夜晚,楼下总是热闹得跟夜市一样,大人小孩都来听精彩的故事。逢年过节,阿妈还会准备好一锅又一锅好吃的肉粥,摆在家门口请大家吃。

 

  那时家里请了三位管家。阿公规定我们要称呼管家们为“阿姑”,要把她们当家人看待。

 

  我们跟阿姑也真的很像一家人,都是同桌一起吃饭。阿姑在扫地、做饭时,我们不准在旁边玩或吃东西,不能打扰她们做事,要尊敬她们。

 

  其中有位阿姑年纪跟我差不多,我们俩常常在一起玩。我有次玩输了不高兴,随口便说叫她回自己家,不要待在我们家,不料被阿公听到了,向来宠我的阿公竟然叫我罚跪——那是唯一一次我被阿公处罚。

 

  二

 

  因为战乱、贫穷,有很多孩子像阿公当年一样,是没有父母也没有家人照顾的孤儿。阿公只要知道哪里有孤儿,就把他们带回家。我们家的后院,那时住了五十几个孤儿。阿公除了供他们吃住,还教他们学习知识,直等到他们长大,找到工作或是娶妻,可以独立生活了,才让他们离开我们家,一如对待自己亲生的孩子。阿公还要求我们照辈分称他们为叔叔或伯伯。

 

  有次阿公住院,有两位当消防员的叔叔来探病。他们可能是为了逗阿公开心,一来就很开心地大声炫耀:“我们只花了十五分钟就到了!”算算从家里到医院的距离,少说也要半小时车程。

 

  阿公听到后脸一沉,问:“你们怎么来的?”

 

  其中一个叔叔很兴奋地说:“我们开消防车来的!大家听到鸣笛的声音都让我们先过,所以一下就到了!”没想到躺在病床上的阿公马上拿起了拐杖,要下床打他们,并且很生气地叫他们回去。

 

  阿公还说:“如果这时有地方失火需要消防车,怎么办?如果有人发现你们开消防车不是为了救火,也许以后就不再给消防车让路了,这样会害到其他无辜的人!”

 

  阿公上了年纪后得了糖尿病,不但很多东西不能吃,最痛苦的是伤口都愈合不了,皮开肉绽不说,有的伤口甚至深可见骨。我看了都觉得痛,可是阿公不哼一声,只紧闭着嘴默默承受。

 

  在阿公去世前,医生让他回到家里休养。阿公可能是明白自己来日无多吧,只要能下床走动就忙着整理东西。有天傍晚,天色将暗未暗,我走进未开灯的客厅里,看到阿公正在铁饼干盒里烧一些纸,我问他在烧什么,阿公说只是一些没用的废纸。

 

  我好奇地偷瞄了一下,发现那是别人向他借钱时写的借据。阿公知道我看到了,跟我解释说,他这么做是为了不让我们后辈烦心。如果他留下那些借据,我们看到了要人家还钱,还得了也罢,若还不出来怎么办?别人会难堪窘迫,我们也会生气难过,对大家都不好,倒不如烧光了,灰飞烟灭,一干二净。

 

  一片昏暗中,火光映出阿公苍老的脸庞,他脸上有种我无法形容的光彩。那一幕,是阿公留在我记忆中最美的定格。

 

  三

 

  在阿公名下只有两个女儿,姨妈是他和阿妈亲生的,我母亲是他们收养的。按血缘关系算,他们只有一个女儿。

 

  阿公去世后,我们很想为他老人家办个风风光光的丧礼,但是那时家道中落,已经没有太多余钱,最后只安排了简单而庄严的仪式。

 

  告别式那天,时辰一到,泪眼迷蒙中,我看到不知从哪突然冒出了一群穿重孝的人,从离会场很远的地方,三跪九叩、哭声震天地一路拜了过来。我好奇地数了数,有五十多个人,原来他们是阿公照顾过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