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柳义魂
2019-11-22 13:29:29 来源:怡和散文网

  圣人曰:「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十室之邑,必有忠信。」有人说,在高级洋房汽车里根本找不到芳草和忠信。高级洋房汽车里当然也有芳草忠信,不过为数似乎不多,改之为:「亿房之内,必有芳草,兆车之邑,必有忠信。」才能对劲,盖他们如果是芳草或是忠信,根本就出不了头。大凡官性兴旺的,人性必定泯灭。故圣人所说的芳草和忠信,应在小民行列中求之。于今之社会,得二人焉,一为林添祯先生,一为黄金梅女士。

 

  林添祯先生,野柳人也,于前天为了下海拯救国立台湾大学堂学生张国权先生,惨遭灭顶,关于他的事蹟,报上登得已经够多,人人皆知,用不着我也插一脚。可是嚷嚷了已近一周,虽普天垂泪,有权有贵的官崽似乎仍无动于衷,大概觉得必须「恩从己出」才过瘾,大家一嚷嚷便采取行动,势将有损尊严。故我本来要劝大家还是不要嚷嚷啦,以便官崽们脸上磨得开之后,去自动自发。不过这年头靠官崽办事,还不如靠墙头,一切都是自己来得好,我想小民至少应该做到下列几件:

 

  一曰:应在野柳林添祯先生跳海救人的悬崖上,为他树立一个铜像,林先生不单纯的是一个救人英雄,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代表。在他的铜像下面,应该详细刻上他历次救人的经过,和最后殉难的事蹟。有一点要注意的,千万别请那些文言文大师执笔,林先生可歌可泣的一生,被文言文一写,就酱得一文不值矣。这个铜像不但应为全国青年所崇拜,亦应为全国老弱所崇拜,摩登男女固然可以献上花圈,若柏杨先生老一辈的人,若出海渔民的眷属,若海外旅人,海外旅人的妻子儿女,也可以前去焚上香箔,祈求平安。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其林添祯先生乎?

 

  二曰:关于林添祯先生家属,应好好为之照料,一个人如果无身后之忧,去冒险犯难,固然可贵。一个人如果有身后之忧,竟同样也去冒险犯难,就更为可贵矣。林添祯先生死后,留下一妻七子,住在可怜的陋室之中,三餐不继,前途茫茫,如果恁她这样下去,孩子们不沦于小乞丐者,几希矣。呜呼,林先生的遗属,如果得不到适当的照顾,简直是拥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一种耻辱,也是五千年传统文化的一大讽刺。现在虽已有人捐助,但为数寥寥,以林添祯先生舍生赴义的千古侠情,他的遗属有权利得到更大的保障,我们活着的人也有义务付出更大的报酬。我们至少应该做到几点,第一、为她们盖一座产权属于她们的房子;第二、筹募一批基金,足供其子女完成大学堂教育。

 

  三曰:有人提议把林添祯先生舍身救人的事蹟,写入县志。此举当然很好,但这是酱缸观念。不要说写入县志啦,纵然宣付所谓国史馆,实在说来,有啥意思?柏杨先生倒是提议不必钻那种牛角尖,而应该把他写到国民学堂教科书里,再由电影公司拍成电影,由儿童文学家写成童话,作家写成小说、长诗、剧本,这才是中国青年立身的典型。说到这里,又想起一事,教育部为啥不设立一个林添祯奖学金,以鼓励行为上有卓异贡献的学生乎?

 

  总而言之一句话,现在各界对林先生的纪念和对遗属的救助,当然很热闹,不过怕的也就是这种一窝蜂,和官崽们那种喜欢放焰火的本性,过了几天,感情淡啦,焰火放完啦,林先生也被人忘啦。好人身后凄凉,是社会的丧钟,我们岂能忍住不言哉?

 

  黄金梅女士是台北双园国民学堂的教习,也是被林添祯先生援救过的仕女之一,当她在林先生死难前两天,带着学生去野柳旅行时,她班上学生苏玉梅小妹妹不慎从仙履石上跌下大海,就在苏小妹跌下去的一刹那,黄金梅女士一把抓住。她既然无力抓牢,本来可以松手了事的,可是她并未松手,以致噗通一声,一齐下去。后来虽被救起来,但如果不是这位教习在骇风巨浪中把苏小妹妹紧紧抱住,早被卷到夏威夷去矣。

 

  对于这位教习,台北只《民族晚报》登了一段新闻,似乎还没有听说有啥下文,假如台北市政府教育局的朋友,能动动尊腿,去学堂看看黄女士,也算差强人意。现任局长林清辉先生,官性正浓,往上看有精神,恐怕无工夫往下看也,哀哉。可是黄金梅女士是现任教习,无可奈何,我们只有盼望台湾省教育厅采取行动,至少秀才人情,传令嘉奖,或再予实质奖励,像保送大学啦,留学啦,发笔奖金啦;最容易办到的是,发她五千元之款,给她两个星期的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