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偶然机遇
2019-11-27 17:44:52 来源:怡和散文网

因果偶然机遇


 

  我们喜欢为将来的事做规划,明天干什么,这个月干什么,今年干什么……我们喜欢秩序井然,这样才能心里安稳。

 

  但人生就像驶入未知海域的船,世界的“大海”暗流纵横,总是使船离开预先划定的航线。人类历史也好,个人经历也好,有前因,未必牵出预想的后果,初衷和结果南辕北辙一点儿都不奇怪。但是这似乎倒也没啥不好,最初的希望和最后的结果,哪个更叫自己满意更值得回味和纪念,有时真的很难说。

 

  在一本讲植物的书《吃太阳的家伙》中读到了几则与植物有关的偶然事件。

 

  有一种治疗水肿的植物叫洋地黄,它有美丽的花朵。最初被引进现代医学是因为它的美丽吸引了一个女画家,因而也吸引了爱上女画家的年轻人。

 

  英国人威廉·威瑟林曾经在爱丁堡大学学医,读书时他对植物学毫无兴趣。在1775年做了医生的威廉迷恋上女画家海伦。海伦爱画花,威廉想讨好她,就到森林里帮她采花。森林里的花朵激发了他的想象,爱情的甜蜜把他曾经那么痛恨的植物学变得浪漫又美丽。

 

  后来,威廉对海伦的爱情消失了,但对植物学的兴趣保留下来。有人告诉他,什罗普郡的伯爵领地里有个老妇人能用草药治疗水肿,威廉打听到她所用的20多种草药中有洋地黄,立刻想到曾熟读的药书上有关于毛地黄治水肿的记载。他用10年时间研究洋地黄,发表了《关于洋地黄及其医学运用的报告》,把森林中的野花从民间偏方变成经科学检验、人类至今常用的药物。前因短暂,而后果永久。

 

  也许正输液的水肿病人知道了这个故事后,会感到输液瓶中那亮晶晶的液体有些与往日不同的温馨吧?

 

  生物学家卡莱尔·斯拉马受同行邀请到哈佛大学开展课题研究,像往常一样他开始饲养红蝽,但不管怎么努力,这些小动物就是长不大。他从家乡带来的1215条红蝽,结果只有一条长大了,其余都始终是幼虫。罪魁祸首很久以后才被抓到——竟然是滤纸!他是用滤纸给幼虫们盛食的。他到美国后更换了滤纸的品牌,不再用英国的沃特曼纸,而改用美国的纤维素纸巾,这些纸巾是用香脂冷杉制造的,能产生一种抑制红蝽幼虫生长的激素(或者可以说是天然杀虫剂)。

 

  他是来研究红蝽的,结果却发现了抑制昆虫生长的激素!前因是失败,而后果转化为成功。

 

  我们都知道麦哲伦航海,历时3年之久,遭遇风险无数,连麦哲伦船长本人也在其间遇难,而当初吸引航海家们出海的东西却是调味香料,特别是肉豆蔻。这种肉豆蔻芳香四溢,果实和花能做烹调香肠、汤和蔬菜的佐料,还能做饼干、蛋糕和酒的香味添加剂。在1824年的英国,一斤肉豆蔻花的价钱可以买三头羊,只有贵族和富人才享用得起。当时威尼斯和热那亚的商人因为倒卖肉豆蔻赚了大钱,但他们也不知道它在哪儿出产——把它贩运来的阿拉伯商人们对此守口如瓶。想发财的冒险家把阿拉伯沙漠都搜索遍了,却一无所获。最后发现,要找到这东西的产地,大概得到海的那边去。13世纪末,威尼斯人马可·波罗游历东方归来,曾向人讲述他20年漫游的经历,提到“印度后面的一个岛”盛产香料,那正是现在印度尼西亚的班达岛。他的话启发了葡萄牙、西班牙的航海家,他们为此扬帆远航。西班牙航海者到达班达岛时,船长遇难不说,3艘船也只剩两艘,后来因为香料装得太多又沉了一艘,最后一艘船从西班牙一直向西行驶,又回到西班牙的经历,却终于首次证明了地球是圆的。一种调味香料与“地球是圆的”的地理学重大发现,本来也不具备因果关系,却就此永远联系在一起了。前因不过是口腹之欲、金钱诱惑,后果却名垂史册、彪炳千秋!

 

  1760-1840年间,南美洲传入的土豆高产又好伺候,使爱尔兰出现了人口爆炸,人口数量从150万激增到900万。1845-1846年,褐腐病真菌导致土豆产量锐减,大约有150万人踏上逃荒之路,掀起移民潮。美国人同情他们,便修改放宽了移民政策,移民的后果是这个年轻国家的人口结构从此改变。之前的美国人多来自英国,信奉新教,而爱尔兰人信奉天主教,由此美国开始允许其他民族的成员和其他宗教的信徒移民。《吃太阳的家伙》的作者苏珊娜·保尔森由此找到这样一条因果链:美国移民政策的宽松,“也许就是因为在这之前他们接纳了爱尔兰人,要是没有爱尔兰的饥荒,也许所有这些人都去不了美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美国今天能成为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土豆功不可没”。瞧,她把美国的多民族多元文化的现状归因于土豆。或者,咱们也不妨说应该归因于褐腐病真菌。前因是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不幸,后果却创造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多元文化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