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废谁
2019-11-12 09:19:18 来源:怡和散文网

 周五  下午两点

 

 “谢正,谢正。”诸葛和摇醒他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怎么了?”谢正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

 “冯治国拿到普惠的方案,雷越让你好好看看,想想评标的时候,怎么去影响客户。”

 谢正抖擞起精神,结果诸葛和递过来的U盘。

 通常,投标以后,厂商都要通过自己的渠道,给评标小组输送炮弹,攻击竞争对手。可是普惠的低价,已经让谢正对此毫无兴趣了。

 “这,这,普惠投的这是什么,产品不符合标书啊,他们在耍流氓。”

 谢正不敢相信眼前的数据,普惠投的是中端产品,不符合标书要求,当然会比MBI最高端的鲸鱼便宜,而且折扣居然就是集采时的协议折扣,比浙江还涨了20%。

 

 “这不是流氓公司么?怎么可以这么投标!”

 “这是他们流氓公司,这要是能中标,就真的没天理。”谢正几乎是大嚷大叫着进入会议室。

 “谢正,慢慢说。”雷越也正在看普惠的材料。

 “这还说啥,根本没法说,他们也太狂了,还留巨大的操作空间。”

 谢正简单的讲解一番普惠的产品,雷越与诸葛和听明白了,普惠的确实在耍赖

 “谢正,你冷静一下,那你觉得普惠为什么这么投?”雷越已经在劝说谢正冷静下来。

 “普惠是对自己的客户关系太有自信了,他们相信自己可以完全控制住局面,虽然投个超低价,但还是留下巨大的利润空间,他们太狂了。”

 

 谢正大脑彻底清醒了,他看到一丝丝胜利的曙光。

 “雷总,我认为这是普惠出的昏招,逼着我们废他们。”

 

 

 周五 下午四点

 四点,冯治国带着张凯回到MBI的办公室。

 “和大家沟通个最新的消息。”冯治国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笑眯眯,严肃的一塌糊涂。

 三张蜡黄的脸上,红彤彤的眼睛都死死的盯着他。

 “张猛要废MBI”

 “什么?”冯治国的消息让三个人的大脑意识没有反应过来。

 “他认为普惠的产品是符合标书的,但MBI的鲸鱼有很大的技术风险,全新的技术没人用过,所以要废了你们。”冯治国眉头紧锁,这个情况,他也没有料到。

 “没想到,客户这么反感你们,什么都能谈,就是MBI的事情不能谈,咬死你们的产品有技术风险,价格还高。”张凯跟着补充道。

 “这里最应该废的是普惠,他们的产品才是真正的不符合标书,MBI投的都是最好的产品。”谢正指着普惠的方案给冯治国和张凯看。

 “说这些都没用,张猛咬死你们的产品有技术风险,价格还高,你们看看怎么办吧。”张凯打断谢正的解释。

 “怎么办,废普惠,MBI价格就不高了。符合标书的给废了,不符合的中标,这玩的也太过了吧。”谢正气的啪的把标书扔到桌子上,虽然经历过无数次上当受骗,可是这次的意义是最不一样的,大家都把命堵上了,不能输啊。

 雷越紧锁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

 

 “冯总,事情到这一步,你认为谁能最后拍板?”雷越问道。

 “张猛。现在他的态度很重要,产品合格了,谈价格才有意义。现在两家都有点问题,普惠的产品的确是低点,可是MBI的产品又太新,全国没有一个客户用过,他肯定也是很担心。”

 “王湘阳呢?”

 “以前都是他决策,可是今年他要退,看样子也不想怎么管。这次普惠投的产品比较低,我也和他沟通过,也不像以前那么关心,都让我去找张猛谈。但,最后肯定还是他批。”

 最反对MBI的张猛是决策人,雷越也是眉头紧锁。

 “那张猛想干嘛?把所有责任揽自己头上,和MBI对着干?”诸葛和也抱怨着,他已经陪张猛玩了一年,两句好话都没说完过。

 

 “冯总,你来,我们单独谈会儿。”雷越把冯治国拉到另外的房间。

 

 “你们怎么会投鲸鱼呢!投老产品保险点多好,现在我和张猛说什么都不听。我跟着冯总看移通湖南十年,和他们好的不得了,就没见过像MBI这么难卖的。”张凯嘟囔着坐到椅子上。

 “普惠投这么高的折扣,肯定有猫腻,以前都养肥了。”谢正被张凯烦的忍不住顶了他一句,因为以前的普惠都是他们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