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的千篇一律
2019-11-12 13:31:14 来源:怡和散文网

大多数人的千篇一律


 

  作家斯蒂芬·金是标签化社会的受害者,他从小喜欢写作,不同于人们将写作定义为温柔的、温暖的文字,他喜欢吸血鬼、僵尸、盗墓者、活死人……

 

  12岁时,金写了第一本小说恐怖小说《陷阱与钟摆》,校长责骂他明明有才华,为什么不写小孩子应该看的温暖故事,反而写这种垃圾东西,白白糟蹋天分。

 

  接下来的二十年里,这句话成为金挥之不去的阴影。直到妻子将他扔掉的《魔女嘉莉》的草稿寄到出版社并一夜成名后,他才真正走出校长定义的“小说”。

 

  之后,他创作了《它》《午夜行尸》《再死一次》等轰动一时的恐怖小说,并获得小说创作的最高荣誉“雨果奖”“卢卡斯奖”以及“世界奇幻文学奖”;而他塑造的最成功也最得他本人喜欢的是《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安迪,有人说安迪就是金的化身。

 

  这个个子不高、面色有点苍白的年轻人,眼睛里充满了希望和智慧。他因为谋杀案被誣陷入狱,但内心,他还是那个博学、睿智、优雅的银行家。

 

  狱中的老囚犯告诉他,在这里所有人都只是一个数字,安迪却忍受着折磨,对抗着成为死囚的宿命。二十年后,他弄清了谋杀案的真相并从监狱中逃脱,成为真正的自由人。

 

  史蒂芬·金用二十年的时间打破了校长对小说的定义,安迪则花了二十年逃离了成为一个死囚的命运。

 

  尽管过程充满了曲折,最终他们得到了只属于自己的自己。

 

  胡歌曾经也是“流量偶像”的一员,后来他越来越感觉这种千篇一律的生活糟糕透了,在一次采访中他说,自己用了八年,才从“流量偶像”的“泥沼”中爬出来。

 

  胡歌坦言自己是这种千篇一律的“流量偶像”最早的受益者之一,那时他和现在一夜爆红的小鲜肉一样,享受着被众人疯狂爱慕的时光。那些爱慕,是他事业起步的基础。

 

  早些年他的作品几乎都是那些飞来飞去的古装偶像剧,并且都留着厚厚的刘海——《仙剑奇侠传》试妆时,为了掩饰他偏长的脸型,他的老板蔡艺侬特意让化妆师给他设计了这个发型。

 

  这个造型伴随了他很久,成了胡歌早期最鲜明的形象。

 

  慢慢地,他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千篇一律的演员里面,你看不到自己。”

 

  胡歌的第一次转型是拍摄生活剧《苦咖啡》,这是他第一次抛弃了“李逍遥”般古装大侠,成为写实派演员;之后他拒绝了公司制作的热播剧《步步惊心》,选择在电影《辛亥革命》中客串出场仅几分钟的林觉民,之后是都市白领、康巴汉子、霸道总裁……

 

  虽然不温不火,但他想演的戏,终于演到了。

 

  近几年,胡歌的作品《琅琊榜》《如梦之梦》《生活启示录》获得了成功,他说自己再也不是“飞来飞去”的李逍遥。

 

  敢于撕下自己的标签,行为遵从自己本心,才能得到自我。打破规则其实很简单,但是人们下意识就会将它想得很难。

 

  往往不是你的灵魂不够独特,而是你的思维将你陷入了千篇一律。

 

  走自己的路,赏自己的景,哼自己喜欢的歌。哪怕是想一脚潇洒地踢开路边的小石头,也没什么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