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爱是金散文
2019-11-12 13:38:03 来源:怡和散文网

  人到中年以后,回首青春岁月的故事,就如同品尝一杯窖藏了漫长时光的陈年老酒,辛辣而醇厚。尽管那只是情窦初开时的盲目追求,只是青春心灵里一个抽象的寄托,逝去的日子也感觉是一半充实一半虚妄;一半笑靥一半忧伤,但终究一生记忆中难以抹去的清晰而又模糊,贴近而又遥远的靓丽形象啊!这些故事,总会在我精神疲惫、情绪低落的时候,滋润我的心田,温馨我的梦境,令我在无边的怀念中重新找回期望的感觉。

  曾经被罗密欧与朱丽叶那令人感到回肠荡气的爱情,震撼得热血沸腾,也曾经为《廊桥遗梦》男女主人公的邂逅故事激动的潸然泪下。只是,在婚后平静的生活中,从来也没有与妻子交流过这种阅读的体会,也不曾发自内心地向她说出个爱字来。总是感觉这个爱字一旦表达出来,就会失去了它本来的分量和意义了。当然,我也不曾追问过,你爱我吗?决不敢期待她对我的所谓无病呻吟,满足我虚妄的内心自尊。我想,我宁要真实的沉默,而不会乞求虚伪的感情馈赠。

  许多年前,犹如一只离群索居的天边孤雁,我形单影只地徘徊在北方凄凉的霜秋。一列北上的列车呼啸而来,停靠在小镇萧瑟的站台上。所有的车门似乎都向我洞开着,搭车的那一瞬间,我怀着一颗茫然之心,毫不犹豫地踏上了面对我敞开的那扇车门,门内立着一位像林黛玉一样的楚楚动人的女生,从此,她走进了我的生活,成了我的妻子……

  想想人生真是一个偶然。

  那趟列车本来有着很多的门,如果我不是站在那里而是站在它的左边或者右边,那么开门迎接我的将会是另一个女生吧?相信,生命的旅途也必然是另一番天地了呀。然而,我又常常为自己的想象和贪婪而感到脸红,这分明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嘛。其实,门内的这个楚楚动人的女生有什么错?毕竟是我主动搭讪,主动接近人家并且纠缠于她的啊!

  在工作岗位上,与同事们在一起的时候,会有许多许多的说不完的话,谈笑风生中总有新感觉、新收获,一颗心也总是被愉悦涨得满满的。

  可一旦回到家中,与妻子共处的时光却常常是在极为平静的沉默中度过的。那是一种叫人感觉到很自然、很安逸、很真实的家庭氛围。

  我知道,妻子在工作中和属于自己的朋友圈子里,也非常的健谈和幽默,甚至被女友们戏称为“快乐女神”。而回到家里的她却是话语很少,下厨房、做家务、上网聊天或者看电视,很少与我交流什么。

  如此,对于我的心灵也是一种恬适的慰藉。尽管夫妻之间没有必要去恪守“沉默是做人的装饰,寡言给人带来安宁”的古训,但毕竟最亲近的人无需那份迫不得已的寒暄和招呼的,也更没有必要去故意制造为讨对方欢欣而没事找事的契机呀。我喜欢在如此的沉默中从容不迫地施行作为一个老公的义务,还认为沉默应当是两个人世界里的特殊专利,是彼此相濡以沫的最佳表达方式。

  一位喜欢研究易经的朋友,曾经郑重其事地扯起我的左手,煞有其事的在阳光下仔细端详了好长时间,然后很严肃地对我说:哥们,你应该是一个从一而终的男人呢。

  我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从来就不相信什么封卦一类的东西。但我对于朋友、亲人尤其是伴侣的感情是一直看得很重的。这一切,对我来说,是一份充满了爱意与呵护,让我感到既依恋又沉甸甸的感情啊……

  我会轻易的放弃一份旧情去寻找另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吗?我会心里还流淌着对妻子牵挂惦念的情愫,而仰起邀媚取宠的嘴脸去寻觅所谓的新欢吗?

  不会吧,绝对不会!

  我不能强迫自己的一颗心,一半留在海誓山盟的昔日,一半躁动于轻率虚妄的今天。我更不会让自己的脚一只停在往情依旧的缠绵情怀里,一只伸到必将遗憾终生的门槛外面去。真的不会!

  做为一个读书人,我钟情的诗词很多很多,但我感觉还是最喜欢曾经的当代青年诗人汪国真的经典诗句:平平淡淡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