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标准
2019-11-13 09:16:27 来源:怡和散文网

  男人对他的爱情是不太满意的,他固执的认为自己应该有位更出色的恋人。女人不苗条,不艳丽,左颊有一颗巨大的黑痣。

  女人在遥远的城市读书,终于要回来啦。男人去车站接她。这一对尴尬的恋人,都已不再年轻。

  一路上男人想,是否应该结束他们7年的恋情呢?如果是,该如何向她开口呢?男人打理着一家小公司,他的职业让他面临着太多的诱惑。

  等了一天,车来了三班,却不见女人。男人打女人的电话却拨不通;再拨,仍不通。男人急了,去车站办公室问,有人告诉他,由于暴雨,路上出了车祸,一辆公共汽车翻进了路边的深沟,当场死三人,伤二十二人。

  男人感觉到脑袋被重重击了一下,身子晃了晃。后来被继续告知,出事班车的始发站正是女人读书的那座城市。这时他的身子晃得更厉害,几乎站立不稳。他似乎听见炸弹在脑子里爆开的声音。

  男人搭车去几百公里外的医院寻他的女人。他跑遍了所有的急诊室,病房和走廊,叫着女人的名字。他仔细的观察着每一名头缠纱布的伤者,然而伤者中没有他的 女人。他的女人已经不在了,男人这样想着,晕倒了。

  男人恍恍惚惚的昏迷着,却真真切切的悲伤着。他突然想到女人的千般好,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女人深深的爱和依恋。他想为什么自己的女人不是那个被座椅檫伤了皮的女人呢?为什么不是那个被轮胎轧断两条腿的女人呢?为什么不是那个被溢出的汽油烧毁了容貌的女人呢?甚至,为什么不是大夫所说的那个已被撞坏大脑,极可能成为植物人的女人呢?他想,无论哪种情况他都会娶他的。可是,尽管男人在一场灾难面前把标准降的很低,他的女人还是不在啦

  突然,他接到女人的电话。听到女人的声音,他颤抖得不能自控。女人告诉他,她所乘座的车子在一个极偏僻的地方抛锚,换乘的另一辆在绕行时让一条洪水冲垮的断桥截了路,于是不得不换乘第三辆。总之发生很多事,这很多事,让他耽误了一天多的时间。她说,现在她住在一家乡村的旅馆里,运气好的话,明天就可以见到他啦。

  女人说了很多,男人默默的听着,泪流满面,如虚脱了一般 。他问女人,你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呢?女人说,没电了。男人仿佛没有听见,继续问,我拨你电话,却怎么打不通呢?女人说没电了啊。男人仍是问,似在梦语。

  男人搭了出租车,亲自去那家乡村的旅馆接他的女人回来。男人没有告诉女人车祸的事。男人看女人那颗巨大的痣,痣也是迷人的。男人有一种大难不死,劫后余生的感觉。

  男人与女人结婚了。婚后,男人幸福得要死。他发现,面前的女人虽然并不出色,但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适合做他的妻子的女人,或许,也包括那颗痣。

  几年后的一天,在一个黄昏,在餐桌上,男人喝了些酒,男人告诉女人说,我差一点就失去了你呢。

  女人就问为什么。

  男人说有一场车祸。其实车祸还没来时,我心里已有了车祸。后来真的车祸来啦,我心里的车祸就没有了。

  女人糊涂了,说什么呢,讨厌。

  男人迷着眼。男人说,是真的。一场本与我们毫不相关的车祸,却让我降低了爱情和幸福的标准,结果,我收获了更多的幸福和爱情。

  女人还是听不懂,男人说你别猜了。然后他轻搂着女人的肩,男人说,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