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场的散文
2019-11-15 10:07:55 来源:怡和散文网

  麦稻在里边,我在外边,隔着几个保安。

  一张条桌横着,栏在走廊,桌子上的牌子写“家长止步”。老师招手:你好!

  麦稻被带了进去,陌生的老师,陌生的孩子,陌生的地方……麦稻说“你走吧。”我眼湿。我出了楼去抽支烟。外边起风了,扬尘吹得人眯眼。

  是A考场。

  全市围棋二星统考,考场在含光门外的含光酒店。一个老师迎过来俯身问:“小朋友,你是哪个学校的啊?你是几考场啊?”……我把准考证交到麦稻手里,麦稻对我说“你出去吧”,他抱着水杯走进了隔离线的那边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他去考试。

  六岁,第一次,他一个人去考试,似乎他很小,他被老师牵着手领进去……似乎,他突然长大了,当他对我说“你走吧”的时候。家长们围在考场的外边,拎着包,抱着衣服……我,休息室里却坐不住。

  三个小时,我得等,我随手带着一本书:“……魏碑之张猛龙张黑女碑……郑板桥乱石铺阶徐渭的青藤斜挂……门下狗……”看不下去,翻页:“她一路摸下去,最后摸到了一样东西,好像个大海参……”黑字在跳跃,晃悠,模糊,我一个字都读不进去……淘气,从不经心的麦稻……考试进行着……我合上了书。“你是孩子的爷爷?”“不是,是姥爷。”有家长问我,我回答。

  一个小女老师不时走出来在一张贴墙的名单上登陆着成绩,家长围着,挤着,逼近去看,相互问:哪个是你的孩子?

  我拿起手机,发短信给麦稻的妈妈和麦稻的姥姥:第一局输了。

  看着麦稻的考号麦稻的名字的那一栏里小女老师刚涂的“0”、又一个“0”……心里空落落的,茫然得无助。

  我发短信给麦稻的妈妈和麦稻的姥姥:第二局输了。

  望着……小女老师再次走出走廊……

  我发短信:赢了!第三局!

  小女老师又来了。

  我发短信:轮空。

  焦虑,同所有家长一样,望着走廊的那头,走廊里游走着保安站着有棋校的老师……静,隐约有棋子的哗啦声,是谁在收官清盘。

  我发短信:赢了!第四局!

  又赢了!第五局!

  ……

  麦稻赢了。我想着麦稻从不经心的顽痞。

  笔试的成绩也上榜了:麦稻,115分。我发短信给麦稻的妈妈和麦稻的姥姥:麦稻笔试115分,最高分是120分。

  我向老师打听了,70分及格。

  结束了。麦稻出来了,见到我说了声:“热,里边好热。”他怀里拥抱着水杯和外套,不锈钢水杯沉甸甸的,水并没有喝。

  走出大厦,风已住,阳光耀眼。

  我掏出手机:5月1日16点39分。麦稻说:“回家?”

  我说:“回家。”麦稻说:“抱!”

  麦稻伸起了双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