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年味将我哄睡散文
2019-11-15 11:07:29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一年又一年中,岁月无声,悄然而过。又闻年味,恍然间,只感时光太匆匆,使自己的脚步有些跟不上了。在接近年关的这个时候,让我的心反而清净了许多。当心头放下了繁琐的俗务,就一个空字当头,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感到能显派或者值得骄傲的事。这正是平凡岁月留给我的感悟,自己的在与不在,于这个尘世里,只是一粒尘埃,没有谁会注意自己的存在。道不如好好休息,被岁月哄睡。

  ------题记

  当学生放假了,打工者回家了,街道上购物的人多了,意味着年关将至。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都在为这个春节准备着。本来呢,自己也可加入其中,感受一下节日的氛围。可是,此时的我,却显得异常的平静。在我的平生中,过年的经历,让我一次次地告别了流年的自己,抹去了我的童真、我的希望、我的青春,而现在的我,实在不愿意再跨过这个年关了。不是因吃喝发愁,也不是为工作而担忧,而是自己的心逐渐老去了。

  人生如梦,在年关中尤为凸显。当一张张稚嫩的脸,喊着自己“叔叔”“伯伯”之时,是自己已经悄然老去。当发给孩童们压岁钱的时候,看着他们欢呼雀跃,仿佛看到了自己孩提时的影子。而年关,正是在一次次的来临之中,使我遗忘了自己的童年。有份童真多好啊!这样就可以快快乐乐过年了,穿新衣、放炮竹、要压岁钱。想着、想着竟使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了。

  迎春的节日里,是异常的喜庆。家家户户期盼着,抬头见喜,紫气东来。这让我想到了,往年里去家家户户串门时,从老人们问话里,让自己在一点点地改变着。记得小时候,老人们会问:孩子多大了?成绩考的怎样?没过几年,又听老人们问道:工作了没有?有媳妇没有?又过了几年,再听老人们问道:你的孩子多大了?你的事业如何?现在呢,那些问我的老人,许多已经不再了,而这个年却依然是匆匆而来。此时,我多想那些老人再对自己说:孩子,健康是自己的,悠着点。

  人们通过春天这个隆重祭春的形式,告诫着每个人要珍惜人生的好年华啊!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时间都去哪儿了?暮然间,发现春天的那些美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在这个万物生发的季节,自然就有春情萌动的感触。面对我的人生岁月渐深,只能是回忆,或者是欣赏了,因为自己已经走过了“风花雪月”的年华。感叹中,回想在花开的时候,也曾摘下自己喜欢那一朵,谁没有自己的青春过往呢?莫道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当我发现自己不再年轻了,可是那花儿还是年年岁岁待君来,只是不属于自己罢了。

  在春天里,也曾憧憬着他日的美好。俗语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带着这个梦想去所谓的打拼,到头来才知道只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元宵节里,对着明月,望着烟花过后,道让自己清醒了许多。一个人不管有多大的“野心”,也比不过“天狗吃月亮”的魄力。可是,那些暂时的拥有,终归还要放归自然的。也许,在生命的轨迹中,就让一个人慢慢地就明白了,什么是浮云?什么是真谛?望月是有感触的,在阴晴圆缺中,就让人间就充满了悲欢离合。聚散两依依,一场欢喜一场空。

  在春天里,自然冰封的河面就消融了,又见流水潺潺。这条河水,随着春夏秋冬,消融了、流淌了、丰盈了、冰封了。在一年又一年中,滋润着沿途的物华,再现着岁月的影像。能够这样周而复始的流淌,河水在属于它的“信仰”里,有“道”而依,无怨无悔。当河水忘记了自己的年轮,忘记了自己的经历,就得一颗自由之心。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呢?当忘记了自己人生的得失,在自己所执守的信念里,年华中自有属于自己的真趣。此时,又闻年味,将我哄睡。我愿意这样。

  春天,能让万物在冬天里苏醒过来。睹物思人,能让一个人心中的美好复苏吗?如果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能撷取属于自己的一片嫣然,那么我愿意再一次为春天春情萌动。如果只是过客一样的走过,那么还不如沉睡在冬天,梦中的“红袖添香”更动情。在心里的疑问中,我还是妥协于时光。毕竟,在现实中更能体会出岁月“酸甜苦辣”,证明自己依然活着。比起在忆昔日的感叹,活在当下更有意义。我拿什么迎接春天呢?善待自己身边的人,做好自己的担当,有情有意地走下去。

  年关了,不管是回家过年的人们,还是想和一家人出门旅行的人们,都在路途中感知着人间烟火的滋味。在人来人往中,穿梭其间,想一想最终还是要回到生活的原点。这正是春天,用节日拉近了人们的亲情和友情。在这一年一岁当中,离开了,为了生活;回家了,为了团聚。似乎只有年味,能将每个人哄睡。在家中,或享受天伦、或享受甜蜜爱情、或享受佳肴,在一杯杯美酒中,验证了那句:寒尽不知年。总之,春节是要过的,留给孩子们尽情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