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香散文
2019-11-18 11:07:51 来源:怡和散文网

  【蚊如雨下】

  小时候,老家树林密集,蚊子众多。所以人们多是将房前屋后地上散落的枯草败叶聚拢后,洒上一些水,或是上面铺一些刚刚从土壤中拔出的艾蒿植物,点燃引火的干草让其烟雾袅绕来驱蚊灭蝇。尔后人们洗完澡,拿着一把大蒲扇到一块冲刷过的石板上聊天纳凉。那时候没有电视、电扇、空调等家用电器,乘凉就是人们夏天消暑的一种生活习惯。

  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还是沿袭着古老的生活方式。有一天,城里的大姨妈带着孙子到我家来避暑度假,并带来了些盒装的四方块状的蚊香,一小盒应该是十片,我才第一次见过了什么叫蚊香。

  那一夜,原本计划和往常一样,到外面乘凉的。可是我大姨妈说她孙子刚从城里来还不习惯这天高夜黑的露天生活,突然露宿会着凉,何况外面也是蛰虫毒蛇四处乱窜的,石头坎子满地零落,小孩子顽皮又有第一次来的好奇心。经她这么一通讲述,我们就都没有出去,在家里摇着大蒲扇聊着天。可是天还没完全黑,耳边嗡嗡的蚊子开始旋转着。小孩子洗完澡后在凉席上玩耍,我母亲在旁边不住的摇着大蒲扇替他驱蚊消暑,但蚊子实在太多,还是让他时不时的尖叫,从而烦躁。

  等大姨妈洗完澡出来,看着她孙子鼓噪的情绪,就招呼大家出了大门,她从包里拿出了她的宝贝——蚊香。在凉席的四周点了六堆,每堆大概四五个小四方块,点燃后烟雾浓密,还有刺鼻让人窒息的感觉,整座屋子里就完全不能站人,所以大家都在门外站了一刻钟。这跺脚驱蚊的一刻钟也是极其难过,就又悻悻然的冲回了堂屋。

  铺下了凉席,躺在上面确实凉快了很多,也不再听到蚊子的嗡鸣声了,却还是有一些刺鼻的香味但不至于窒息。这第一次接触蚊香,让我有些兴奋不已,原来蚊子是怕香气的啊!第一次让我如此感慨,第一次让我彻底的相信了这么美妙的香气对另一种生物来讲却是一种毒药。在微弱的灯光下,看着如雨而下的蚊子,像隆冬飘飞的雪花,又似阳春散落的柳絮,如此婉转悠扬的倾洒,或许这也是它们生命中最后一次的舞蹈。那是另一道风景,有瀑布般的生命飞溅,有残花一般的落红润田,还是那萤火流逝样的那一光华,比流星雨还来得清晰壮观。看着平日肆无忌惮的蚊虫也有今日这般遍野横尸的场景,心中不免有种大快人心的畅感。地面铺着一层像雪一样毛绒绒的蚊虫尸首,我迅速穿上鞋子站了起来,看有没完全是晕过去了“装死”的就赶紧补上一脚让它死得更彻底一点儿。小孩子见我在踩蚊子,他也赤着脚跑下来了跟着掺和热闹,却又被大姨妈一把拉了回去。

  哭着闹着的小孩儿也结束了我挥刀阔斧斩杀蚊子的节奏,我看着闹腾的他也只好回到了凉席上,同大家一起来哄着他,陪他玩耍。

  看着地上的斑斑点点,回味着飘散在空气中的余香,我久久沉溺在这尸横遍野的战场,有种英雄壮志的情怀。

  【蚊蝇自醉】

  时间飞快的奔跑着,第二年村子里就有了黑白电视机。夏天的每个晚上都聚集在一起像看电影似的围在这黑白电视前,看着里面的动画像皮影,却又比那皮影鲜活并且灵动。

  生活有了许多变化,但是蚊子还是依然众多,基本没有减少的趋向。但现在已经不可能像先前那样燃烧杂草堆来驱蚊子了。因为古老的驱蚊方法这些当地的蚊子早已免疫了,就算蚊子被驱赶走了,人应该也熏得差不多。

  人们开始将眼光投向了市场,卷曲状的蚊香就开始在各家各户盛行了。一家人或几家人围着一盘蚊香摇着大蒲扇坐在电视机前欣赏着黑白画面。每当电视节目期间,大家都翘首眨都不眨一眼的注视着电视画面。一旦插播广告,大家才开始松一口气,说说话聊聊剧情,甚至才发现蚊子已经在腿上咬了好几个大包。

  大家在电视广告期间忙乎唠叨,我仔细的观察了脚下如檀香或是焚香的烟雾轻扰,悠悠的飘忽着曼妙的身姿,如那多情的少妇在慵懒的舞蹈,或是抖擞印度瑜伽的身姿,俏皮而又优雅的深思。我也是久久的盯着这底座的圆圈,那一盘盘的旋转好像一环要套上一环,犹如岁月的年轮在风化的历史中变迁,记录着时间的缠绵。

  让我若有所思的眼前,仿佛迷离的醉眼前飘忽了一个黑点,让我一如沉醉中恍惚了远处有一颗孤寂的浊点,我慢慢抬起头来,只见餐桌那边还是有一只飞舞的苍蝇在觅食寻餐。原来这小小的光点或是淡淡的香气都让它们害怕得不敢靠近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