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花开日子散文
2019-11-18 11:08:54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无论有声,还是无声,心灵一定是可以感知的。一些执拗,都在曼妙里皈依了本真,最后,又在珍惜的风声里,妥协,成全。

  后来的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彼此爱的这么多,这么深……

  幸福,谁又能说清楚?即便只是一声叹息,那又何妨,只要那声叹息是真的,那就是遇到对的人了。

  世界上最大的痛苦一定是,自己喜欢一个人,还必须说服自己离开。每个人都要成长,经历徘徊,苦痛,并逐渐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能与自己爱的人一起老,便是心安,便是没有辜负生命。在爱里,我们慢慢学会了感激,这远比抱怨更幸福,一些温柔,即使有一点苦涩,终会暖了一生的时光。

  谁的青春不荒唐?就算步步错,那又何妨?等待花开的日子,从来都是温暖的。

  一些人,一些事,冥冥之中,皆有定数,躲避不了,也无法挽留,只能顺其自然。种种的际遇,都将淹没于岁月的风尘中,多少人寂灭,爱犹存,半点不由人。

  寂寞烟花梦一朵,相思本是无凭语,念念不忘,是否都有回响?

  耗尽一生的时光,也未必能读懂那薄如蝉翼的尘缘。声声叹息,穿透遗失的光阴,挥之不去。多少等待,幽幽凝成了一个个未了的遗憾,一抹轻愁,零落心头。

  灵魂的风声里,摇曳着怜惜与成全,惊起尘埃纷纷。看不见的思念,夜的宁静里,风起云涌,兜兜转转,供养着心底的寂寥。

  一径花香,心底翩跹千朵万朵的欢喜,烟雨巷陌的等待,即便久远的无人记起,有泪可挥,不觉凄凉。

  沉迷的日子,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悄然侍弄着一朵朵昙花,只为开出心中万千的挂牵。

  看不见的浮尘,细致的生长,泛黄的信笺,温习着曾经那些片段的妖娆。

  光阴婉转,不过须臾夏花秋叶,不过一个轮回,默然期许,等待不老,是开始,还是结局?一卷爱眉小札,低语着这不是一个懦弱的世界,这是光阴的仁慈,这是信仰之光,这更是自然与人生。夕阳也能从容不迫地一寸一寸,顾盼着行将离别的世界,灯火阑珊的笑意,隐约着炊烟袅袅的温柔。

  前尘,昨夜,此刻,谦卑的心,聆听穿尘而过的青春,抚摸着旧事,多少不舍?

  惊鸿一般,难得美得自在,烟火,熏染了多少感情?

  若日日为饱腹奔走,又何暇顾及风景?

  岁月依然静好,现世安稳却总是薄命,爱是缘,恨亦是缘。

  你我不过都是岁月的旅人,小园巧遇,也已幸甚,于人,于事,于生命,于自然,道是寻常,相逢如是,离别如是,只许感激。

  不失去,或许总无法得知其中的珍贵,绝世出尘,定是少不了绝然的苦痛。

  孤独里,若有所思,便是珍惜。

  多少缘分,衍生了慈悲,都是心灵的彻悟,低眉,从不知道又有多少值得?

  思无邪,皆因真,庐山面目,一念之间,是非成败,如是。

  此中有真意,何须辩,心在,一切自然都在,又何须去庸人自扰?

  最好的修行,莫过如此,一日三省吾心,慢慢解读生命的细致与温柔,心净,无争,从容,无欲,莞尔,忽如莲开,遥想,桩桩清凉。

  多少等待,赋予闲情,低眉,渡人间烟火。

  湿润的青石板路,隐约着曾经行走的痕迹,乌衣巷里的那扇门是否还是旧时模样?

  一些记忆,总是狭路相逢,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岁月无惊,卷土重来着悠远绵长,但觉人远天涯近,依旧无欲无求。

  意会了然于心,曾经,多少灵犀,纵使相逢应不识,依然沉醉不知归路。

  回头是否有岸?一念之间,一指苍茫,光阴老去。

  或许,只能习惯悲欢离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水色千行,旧梦依稀,把心交付文字,质本洁来还洁去,即使逼仄让人生生的疼。

  锦瑟无端五十弦,弦弦在修行。

  往事又经年,栖息着简朴的巢穴,筑梦,苍绿的岁月,爬满了荣枯,苔藓长满了年华。

  断桥边,思量遍,不解有缘无,同船共渡的是永生的文字与清寂。

  等待,娉婷里妖娆,经年如故,一种隐逸里,算不算好梦成真?

  凡尘烟火缭绕,不经意,总会迷失了自已。

  多想煮一壶香茗,人约黄昏,话话桑麻;多想,一侏草木里,看尽春秋,看到情感与禅意。

  繁杂的心事,悄然生长着冷漠,何时会有人懂出污泥而不染的洁白内涵?

  藏在花蕊里的秘密,守望灵魂的惊鸿,能读懂心事的又能有几个?

  何时能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几渡蒹葭,能否寻得一节寒枝栖息?

  心中的欲望依旧千回百转,有些领会,日夜在心,意恐迟迟归。

  溪边采薇,何等洁净?此生绵绵,再无他求,天地悠悠,我心纠纠。

  知我者,谓我心忧,求之不得,弃之不舍,无限珍惜,简直是悲壮之举?

  所有的悸动都已深埋,从此,只有寂寥前来饯行。

  那江烟花,翩翩,柔软月白风清。

  奔赴一段未卜的旅途,守望,那些直抵内心的,惦念,善暖,与静好,安稳,自得其乐。

  一把花锄,葬了古今寂寞,悄悄掩埋所有委屈,饥渴得到满足,夫复何求?

  流水落花皆是尘缘,从容着岁月的清美,一把油纸伞,秋色平分了些许执拗。

  曾经的心照不宣如此让人心动,一眉好水,尘埃落定。

  细细推敲,又有什么意义?舍不得你走,那就留下来,所有的不舍,都留下。

  飞蛾扑火,几许尘念,何处不是生命的修行,盈盈一水,脉脉何须言?

  有所守,有所弃,光阴的故事,穿过烟雨,唯美了水墨江南。

  虔诚打捞着那些善暖与心动,一蓑烟雨任平生,

  与其纠缠对错,不如诚恳地珍惜此刻。

  有多少爱,就有多少悲悯,

  等待多久,才能等到花开?是否只要等待,终会花开?

  或短暂,或漫长,在等待里思念,在思念里等待,心甘情愿,一切都很美……

  古旧的屋檐,铺展苍绿的岁月,寻常人家,一粥一饭,平淡的流年。

  一碗带江月,经年供奉,有了体温,锦缎不再凉薄。

  秦淮河畔的莫愁,不再望穿秋水,天涯悲情的厚重,舒缓了尘世的冷漠。

  半卷京华烟云,一株隐约相望的魂,续写着一生的完整诗篇。

  经历着刻骨铭心,生命又何憾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