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微笑
2019-11-18 14:09:22 来源:怡和散文网

  2005年,是我生命历程中最黑暗的一年,阳光离我很远,月光离我很远,就连一抹星光,也远得看不到影子。心中压着巨大的痛苦,无法倾诉也不能倾诉,只有自己一个人慢慢地咀嚼,再慢慢地消化掉。人生,很多时候是只能自己帮助自己的,再亲的亲人,再好的朋友,都会爱莫能助。比如情感上的煎熬,心灵上的重创。为了帮助自己,我建立了自己的个人网站。每天写一篇心情日记,自己对自己倾诉,自己鼓励自己。每天回复网友的留言,认识的,不认识的,在留言板上互诉衷肠,互相鼓励。除了更加刻苦地读书和更加努力而虔诚地工作,我还常常找出许许多多的事情来做,在忙碌中充实自己。然而,对我帮助最大的,是我别出心裁想出来的练习微笑。不管前一天发生了什么,不管夜里做的是美梦还是噩梦,每天清早一醒来,我都要把头转向曙色朦胧的窗外,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渐渐地,练习微笑也就成为我生活中的一种习惯。笑过之后,我想起波兰诗人米沃什的一句话:“不管我曾遭受过什么样的苦难,我都忘了。” 

  

  2005年,命运给我们全家最严峻的一个考验,是二姐的病。   

  二姐是我家的顶梁柱,一个非常聪明能干且在街坊邻里口碑极好的女子。然而疾病无情,暑假她在长沙为小儿子联系上大学的事情时顺便去医院检查,意外地查出了癌症。我们都不敢相信这个有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只希望这是医生的误诊。十多天后,确诊的结果出来了,精神濒临崩溃的二姐在湘雅医院打电话给我:“建文,是癌症啊,怎么办啊?”我立即用平时在学校鼓励学生的语气,坚定地说:“不用怕,没什么事的,癌症也是可以战胜的!我马上打车过去!”我心急火燎地从中南大学铁道学院赶到湘雅医院,在人流如织的门诊过道里,跟她讲了许多安慰和鼓励的话。说这些话时,我尽可能地保持平静,面带微笑。我要让此时的二姐认识到,患了癌症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受我的影响,二姐很快就平静了许多。紧接着,我一边主动帮二姐筹钱,一边联系并确定合适的医院。经过一番慎之又慎的考虑和分析,最后,二姐住进了湖南省肿瘤医院。肿瘤医院不仅医术好,而且医患关系处理得相当不错。由于对医院和医生的高度信任,二姐找到了一种“放心”的感觉。对于癌症患者来说,这种感觉是最难得和最重要的。信任本身就是一剂良药。为了鼓励二姐树立信心,战胜病魔,在有姐夫和外甥女凯华陪护的情况下,我仍然坚持每天去看一次二姐,陪她说话,陪她到湘江边去散步,给她讲我身边和我在书上看到的一些成功的抗癌故事,跟她笑谈我是如何练习微笑走出人生低谷的。有一次,我在东塘的一家书城看到著名健康教育专家洪昭光的一本新书,觉得对帮助二姐治病有用,便立即买下来送过去。我还抽空为二姐写抗癌日记,并叮嘱她好好养病,告诉她,等她病好了,我要出一本书作为纪念,让全国的病人,都来学习她坚强乐观的抗癌精神。二姐听了很来劲,也很期待,期待自己的病早日好起来。尽管手术前的放疗非常痛苦,非常难受,但从小吃惯了苦的二姐没有掉一滴泪。她很健谈,情绪也很稳定,除了主动跟医生交流外,还常常安慰和鼓励同病室那些新来的病人。每天负责检查她的病况的李医生见她心态这么好,跟她交谈时笑问:“胡美芝,你为什么这么坚强乐观啊?”二姐自豪地说:“因为我有一个好弟弟,他是大学老师,是个作家。他每天都鼓励我,还说等我病好了,要为我写一本书呢!”2005年9月7日上午,二姐被推进了手术室。她进手术室前的无声的笑容和窗外的阳光一起,抚慰了我们焦灼的等待。四个小时后,二姐安全出了手术室。两周后,病理检查一切正常的二姐在我们的陪同下,微笑着坐上了回家的桑塔纳。终于熬过去了,那90多个难熬的日日夜夜,我想起二姐住院期间跟我们开玩笑时说过的一句非常经典的话,真的很为二姐感动。她说:“癌症也只是名字难听一点儿罢了!”         

        

  人活着,确实是挺不容易的。生活总在不断地给我们出难题。往往刚解决完一个难题,正庆幸可以轻松一下的时候,又一道难题阴沉着脸挡在我们的面前。面对生活交给我们的难题,我们没有选择放弃的权力,只有绞尽脑汁去求解。于是,我们都活得很累,很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