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憾散文
2019-11-19 10:19:09 来源:怡和散文网

  朋友说她单位的人们约她一起登山,但是她只愿意和我们一起去,拒绝了同事的邀请。后来她在电话里来与我做登山的约定。而偏偏我是天生不爱山的人,即使高山站在我面前我都不喜欢看一眼,更何况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去攀登?我说:“我不愿意。”

  过两天,朋友又来电话了,说去过那座山的人回来之后都说好,一个腿脚不灵便的男胖子说等他儿子放假了就三口人再去爬一次。大家都说去几次都不会后悔,我说:“我最害怕下山的感觉,腿肚子都转筋,再说这一年身体原因我的恐高症很严重!”

  说实话,每一次拒绝之后,我都会有隐隐约约地舍不得,舍不得让朋友的心愿因为我的个人原因不能实现,那样多自私。于是,下了班我就亲自去了一趟相关的旅行社,与导游商量着说:“我可不可以登到半路往回走,或者干脆坐在山脚下的树荫里一直等。”导游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看看我,然后看看墙上的这座山,说:“姐,七十岁的老奶奶能上山的,五六岁的小孩子也有过好几个,那座山很矮很温和,要我说那不是大山是丘陵一座!”

  亲耳听了导游这样说,我心里也觉得真的应该不算什么难过的关,一个不老不小的我正值好年华,岂能输在起跑线之外?日后如果被人传说开来,确实有一点丢人脸。干脆,跟大家一起去登山吧,锻炼了自己不说,最重要的是能为友情“两肋插刀”,也值了!

  一路顺风。等到我们站在山脚下往上看山路的时候,知道原来它真的就像导游说的那样:这山不仅仅是不陡峭,而且显得那么温柔,像温顺的老绵羊!我还从来没有爬过这样称心如意的山,真是喜出望外得意忘形,心里暗暗感谢朋友对这座温柔的山的这份执着。

  这山路蜿蜒着伸向远方,活像一条慵懒的巨蟒。有的时候脚下是沙石路一截,也有的时候眼前是一级一级的台阶。每一级台阶,都是宽宽的石板,足足有常见台阶宽度的四、五倍,而台阶的高度则仅是正常台阶的三分之一或者是二分之一。这样的情景于我真是再好不过的感觉了,心里美滋滋的,像个孩子一样雀跃着,走在同行者的前面,撒下一路欢声笑语,甚至感染到邻队的人,人家居然笑眯眯地来说感谢呢。

  因为太高兴了,也因为太迷恋了风景,所以根本就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小病的身体。一定在哪一个路段里身体有过一些暗示,但是我并没有觉察到,或者是觉察到了也没有很在意,所以,正在我向第二峰顶攀登的瞬间,忽然心脏的地方有过急的跳动,还伴随着丝丝的疼,然后是不能行走,不能站立,不能说和笑……吓坏了同行的朋友,赵姐夫拿出来电话要拨打120,我示意他等片刻再说。此一刻,所有的人一起来担心,有的拿纸巾轻轻地来擦我的脸,有的拿着太阳帽送我阵阵风凉。他们说我面无血色,很吓人,也很叫人心疼!

  还好,坐下休息了十几分钟,情况有缓解,我能站起来了,我能继续前进了,大家悬着的心落了地,赵姐夫诚恳地申请要背着我,我脸一红,摇头拒绝。这一次,赵姐夫理直气壮地走在最前头,他说由他来控制队伍的速度,不可以让刚才的事情再度发生。我懂得,那是一份呵护和深情,感动着。队伍走走停停,我完全是一只大熊猫,被珍贵地对待着,添了几多被宠着的骄傲。

  不知不觉,脚就站在山顶。放眼望去,天地竟是如此的辽阔,一棵树、一个人原来是这般的渺小。想起来一句诗:“把酒临风,宠辱皆忘!”是啊,此情此景中,那一些凡尘中的是非恩怨,走不到记忆里来,如沙,随风!一阵风儿吹过来,吹散了长发,吹动了长裙,尽管自己看不到自己,但一定是飘逸的英姿,怕是像极了欲飞的仙子!我超级喜欢这样的感觉,眼睛和心都已经微微醉。心里幻觉着要是我一直一直不下山,在这个顶点站成永远,是不是就变成了“一手遮天”的某某女皇!赶紧留影吧,朋友看着我的沉醉一直笑个不停,我心里想:“切,你等小小燕雀,焉知我的鸿鹄之志!”朋友一阵坏笑,拿来相机给我看她刚刚拍好的照片,天哪,原来我歪戴着鸭舌帽呢,不像女皇,反像流氓大亨!

  我们在山顶休息了,休息得差不多,大家决定下山去,这是我最头疼的事。别说是下山,也别说什么山的温柔,就连我从自家的六楼一步一步下楼梯的时候,都一丝不苟地认真,右手离不开扶手。十年,这样的下楼姿势不曾改变。看见我脸上有难色,大家都安慰我说:“只要下山的时候不要往最下边看,就没问题。”我心里半信半疑,祈祷着,不要吓得不能迈腿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