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就要让你忘了我散文
2019-11-19 10:19:16 来源:怡和散文网

  初见时,还是天正晴,桂花飘零的年岁。你一袭白衣翻飞,墨眉星目,一头黑发被清玉束起,就这样含笑,轻轻走来,这一刻光好耀眼,恍如隔世,我好像嗅到了幸福的味道,汪邪萧,原来是你。

  你的一颦一笑,你的吹箫舞剑,每个地方都有你的身影,每一丝空气都有你的味道,再一顾,却只有你在光影斑驳中留下的背影。

  你走了,带着我的思念一起走了,你曾说:“笑儿,横刀立马才是我的志气。”我明白你胸中的点墨,也明白为什么你在收剑后会用悠远的眼神略带哀凉的看向远方,我以为你在思念着谁,却不懂你的天下从来都不是我,你的豪情是为了一个叫做战场的地方而生。于是,我日日徘徊桂花树下流连你的点点往昔。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桂花树开了又落,我却始终盼不到你衣锦还乡。衣量已足,眉黛如画,朱唇如血,当我满了腰肢,却仍寻不到你。我以为这辈子也就在对你的思念与追忆中度过了,却怎想梦也有醒的那天,只是那并不是美梦。

  还记得那个日子,人未到笑先闻,你仍旧是那个豪气万丈的好儿郎,眼角的细纹和眼中的深沉也是砥砺世事的痕。只是,此时的你再也不需要我,而你也再也不会在收剑之后接过我递的帕子道一声“笑儿真好”你的身边多了一道纤细的身影,并不明媚也不张扬,但你看他的眸子里满是柔情与温暖,看我的时候却只有不忍和抱歉。我拼命地跑,任风在耳边呼呼而过却仍是逃不离你给我编织的噩梦,那温柔的呢喃不是对我,深情的凝望也不是对我。十年,等待我的难道只是一个抱歉么?让我夺情,我做不到。让我放手,心又不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怨,这般恨,恨你的归乡,恨你把我十年的坚信打得支离破碎。我拼命地想要逃离,想离开这个没有情只有回忆的地方。对于我的离开,你不阻拦也不迟疑,竟是说了句“这,就要离开了吗,笑儿?”你的眼里似有不舍,但我还没来得及咀嚼,你就又成了一副疏离的样子。苦笑一下,原来真的是我自作多情了么?那揽着我的肩说要为我打下一片功名的男子到哪里去了?那个帮我轻轻理好发髻的男子到哪里去了?那个会捧着我受伤的手呼气露出心疼表情的男子真的是你么?为什么我在你的眼里看不到一点难过,只剩下一潭疏离与淡漠。轻轻的上了辇,却还是掀起了帘子,看着你,看着你如十年前那般依旧俊雅的容颜,吐气若斯:“这一去,应是会在南国定居了,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了吗?”看着你的身影微动,手却紧紧的抓着身边的苏沫,似在隐忍着什么,尽管知道自己不该多想,心中却仍是企盼着,哪怕你说不希望我走也好,可是你却说了那一番伤人至深的言语,原来你是懂的,懂我的心,懂我的情。那为什么你还要伤我,为什么?

  你看着我的眼剩下的只有坚决果断:“我只当你是妹妹,此去就好好安居吧,找个疼爱你的人一生一世,你的心我汪邪萧负担不起……”凤眼氤氲了水汽,早知道是这样,我却走也要问你一问,难道真的是有缘无份么?萧哥哥,若是有下一世你还会愿意遇到我吗?放下帘子,闭了眼,两行清泪凉凉地滑下,这半世有人真好……

  “走远了……”汪邪萧转身,却忍不住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而此时胸前的白衣也被鲜血渗透,抽抽嘴角,似是喃喃自语一般“笑儿,我做到了……做到,咳咳。为你打下一片功名,只是却不能和你并肩白头了,在战场上受下那一刀后,就已经断了娶你为妻的念头,却怎样也要在死前再看你一眼,哪怕让你恨我。末了,许是相忘,笑儿不要怪我,你应该是幸福的,只是若有下一世,你还愿意认识我吗?”真想再听你脆生生地叫一声“萧哥哥”,却是不能了,闭眼前好像看见那个活泼娇俏的小女孩儿一脸飞霞地拿着帕子匆匆跑来……桂花纷飞,多美啊。只是再也没有爱的味道了,连回忆也染上了哀伤的颜色。

  末了,难道只有相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