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利三害相取舍
2019-11-19 11:20:06 来源:怡和散文网

   国顺昌显然没有被带走,对上面没有多加品论,继续问道:“那你再告诉我,这么低价格投湖南的三个不利因素。”

   

   恩?谢正瞪大了眼睛。

   难道是,三利相权取其重,三害相权取其轻。

   做一个决定,分析了三个最有利的因素和三个最不利的因素,然后再在里面权衡利弊。

   这个国顺昌到底是三线经理,思维清晰,打法规矩,却杀伤力无比。

   

   雷越也是想了一会儿,大声回答道:

   “第一,根据产品部门的分析报告,这个单子会是负GP,这会给公司带来一定的利润损失。

   第二,这是鲸鱼在移通的第一标,这个投标价格会影响以后其他的项目。

   第三,恩。。。。”

   雷越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

   “报告公司,我认为没有其他的不利因素。”

   雷越讲到这里也是咬紧牙关,他肯定怕列出更多的不利因素,让老板们抓到把柄。

   

   “哼,雷越,我来告诉你第三条。”国顺昌开始讲话了。

   “第三条就是MBI投这么低的价格还不能保证赢单。雷越,如果普惠投得价格低于浙江的报价10%,你能保证赢单么?”

   国顺昌的讲话,让会议室里的三个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一句话点到重点。

   的确,如果不能赢的湖南,MBI等于把鲸鱼的底牌亮给普惠甚至是整个电信行业的客户,却一分钱也没有捞回来。这么分析,就真的得不偿失。

   雷越思考的眼睛都咪到一起,仔细的分析着过顺畅的这个问题。

   谢正与诸葛和都在会议室里紧张的走来走去,抓耳挠腮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这么烂的客户关系,谁能保证赢单呢?

   

   忽然雷越讲话了。

   “国总,根据STG提供的数据分析,移通浙江的折扣就是普惠中国目前为止投出的最低折扣,根据湖南的客户情况,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普惠不会投出更低的价格出来 ,这是胡彪也是溥庆的价格底线。MBI比普惠价格低10%,通过和新天的合作,我有充分的信心能够赢得湖南这个客户。”

   谢正听到这里,打出一口长气,这个理由充分又合理。

   “蒋义,是这样的么?”国顺昌掉头向蒋义咨询。

   “报告国总,根据我们STG掌握的数据看,普惠在移通浙江的投标折扣,的确是这个规模项目的最低折扣,全国电信行业都没有超过过这个折扣。。。。”蒋义把今年已经发生过的重要项目,都逐一汇报一遍。

   “国总,根据美国发过来的数据分析,我也认为这就是普惠中国的最高权限。。。。”严谨也分析一遍,等于是帮雷越的忙。

   电话那头一片忙碌的声音,显然国顺昌让严谨仔细的讲解一边美国的分析数据。

   显然这些数据也说服了国顺昌,让他的口气也放松很多。

   “恩,好,可以,可以。”

   。。。。。

   

   “蒋义,我看这个项目,你去和Lucas汇报吧。你在他那里比较好过。。。”

   “国总,我这个季度已经和Lucas谈过三次,他给James面子都批了。我们说好,一个季度,他只给三次机会,我都用光了。再去,可能真不给面子。。。。”

   国顺昌和蒋义商量一会儿,组后决定还是自己去和Lucas先谈谈。

   “你们都别下,等我的消息。蒋义,如果我不行,你还得找James出面。。。”

   “国总,您肯定行,我们支持你。”

   “哈哈。”

   听到国顺昌愿意出面,电话上大家的口气也都轻松很多。

   

   等到国顺昌离开以后,大家轻松的聊起来。

   “雷越,你谢谢James吧,是他亲自说服国顺昌,让他帮忙在湖南推鲸鱼,否则这个特价肯定在国总那里就被枪毙了。”蒋义在电话里和雷越解释着为什么国顺昌突然愿意帮忙。

   “谢谢,谢谢,兄弟们辛苦。”雷越脸上也露出少见的笑容。

   “老雷,你不知道我和蒋义在北京快被整死,一个老板一个老板的去谈,一天了,一口饭都没吃。。。。”

   周成的口气也轻松很多,大家都对国顺昌寄予无限的希望。

   

   “国总,这么快就回来了,您坐。”

   听声音,是周成看到国顺昌进入会议室,忙让座位给他。

   “大家都在。我呢没讲几句,就被Lucas给问住了,我也请雷总和大家来想想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普惠投低价,我们怎么办?”

   “对不起,国总,Lucas的问题,您再说一遍,长沙这边没有听清?”雷越没有听清国顺昌的话。

   “雷越,Lucas问如果普惠决定低价打MBI的鲸鱼,你打算怎么办?”国顺昌在电话里大声的说道。

   谢正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的确如果普惠决定低价打MBI的鲸鱼,下一步到底拿湖南怎么办呢?就是低20%投标,这个问题依然存在。

   以湖南现在的关系,MBI只能靠新天的冯治国。他会怎么办?到时候需不需要MBI提供相应的货源?现在是否就应该做好准备工作?

   谢正明白现在就看雷越的,自己鞭长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