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没了散文
2019-11-19 11:20:48 来源:怡和散文网

  今年夏天,东北的辽吉两省许多地方大旱,有的地方粮食绝收。我的老家也旱得快着火了,可老天爷不下雨,百姓们干着急,没办法。想抗旱,可没水!水哪去了?说到水,让我不仅想起了小时候东北老家的水。

  东北老家农村,把水塘叫大坑。顾名思义,大坑者,大的水坑也。小的时候,我们村西头就有三个这样的大坑。说是大坑,大的长也不过二三十米,宽也不过一二十米,小的那个长也是十几米,宽也就五六米的样子。它们相距不远,彼此有路相隔,又有水沟相通。如果赶上下大雨的时候,三个大坑就会连在一起,成为一片水泊。但在我的记忆中,这样的时候不多。

  不论大大坑还是小大坑,这里永远都是孩子们的乐园。

  冬去春来,冰雪融化,万物复苏,冰冻了一个冬天的大坑一点点解冻了,先是每天中午的时候,大坑边上有些小水流往里边流,几天的工夫,大坑边上就都是水了,接着,冰排就在大坑里漂起来了,接着就变成了一汪碧水。大坑水面虽小,但春风起时,也是波光粼粼、碧波荡漾。很快,过路的候鸟们就来了。什么黄豆瓣,什么青头,什么灰大眼,什么马鹩,它们相继来到。不是春天的季节,我们这里平时见到最多的只有麻雀,我们叫它家贼,是见不到这些长相好看,叫声好听的鸟的。这时候,大坑边开始热闹起来。树上,鸟儿飞来飞去,千鸣百啭,有的叫声婉转清脆,有的叫声鸣声悦耳,有的叫声清脆响亮,它们比着赛地鸣叫,展示自己的歌喉;树下,我们这些孩子们却想着法地打这些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还没有认识这些字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样做了。为了春天打鸟,我们这些淘气的家伙早早就开始做准备。过了春节,天稍微暖和一些,就开始准备夹子,收拾旧的,不够时再做新的。夹子一般都是用粗铁丝和细钢丝做成,一边能动,一边是固定的,夹子上做有机关,在机关上拴一个玉米虫,鸟要吃虫子,虫子就拉动机关,夹子就会把鸟夹住。铁夹子很有力量,有的时候下夹子不注意打着自己的手,会把手打烂,要疼上好长时间,甚至几天。当然,鸟只要被夹住,是绝对跑不掉的。有劲的夹子会把鸟一下子就打死,没劲的,鸟也会慢慢窒息而死。夹子准备好了,还要有虫子。二月二龙抬头,一过二月二,那些藏在玉米杆里已经冻僵了的玉米虫就开始还阳了。我们就到自家的玉米杆垛里扒虫子,为此,常常把玉米杆垛弄得乱七八糟,招致父母的一顿骂声。可别人家的玉米杆垛是绝对不上我们去乱造的,我们这些淘气鬼也记不得父母的骂,不打在身上就什么也不在乎。就是打在身上,一会儿也就忘记了,该搞破坏时还是搞破坏。

  从玉米杆里扒出来的虫子,都放在一个小瓶里,瓶里再放些玉米杆的瓤子,虫子们就钻进玉米瓤子,在里面有吃有喝的,十天半个月都不死。这样,夹子上的虫子如果被鸟啄坏了,或者时间长了死了,随时打开小瓶子,倒出一个虫子换上。保证夹子上随时有活虫用。

  一切都准备好,就等着打鸟了。每天放学后,一路小跑回到家,扔下书包,提着夹子就往大坑跑。有的孩子,书包里就装着夹子,放学不用回家直接就奔大坑而去。休息日,只要家里没活,基本就不离开大坑边了。几个孩子聚在一起,把夹子一排排地下在大坑边上,然后藏在鸟儿看不到的地方,等待那些来喝水的鸟儿们自投罗网。

  鸟为食亡,这句话一点都不错。我们对这句话体会最深。那些路过的,飞得又累又渴的鸟儿们,闻到了水的味道,直奔大坑而来,甚至都不在大坑上空盘旋一圈,就直接落下来。那些树上的鸟,叫得口干舌燥,也要下到大坑边喝水。它们落下来后,有的喝到了水,有的还没等喝到水,见到夹子上的虫子,就去吃,结果虫子还没吃到嘴里,就被夹子打住了。有时候一起来很多鸟,一群鸟落下来,一次就会有多个鸟被打住。其他的鸟见同伴被夹住,惊得“呼”的一下飞走了。那时候鸟也多,鸟儿们一群群的,这群飞走了,那群又来了。见鸟儿都飞了,我们就箭一般地跑到大坑边,见到自己的夹子打住鸟了,那高兴劲别提了,比老师表扬自己表现好心里还美。夹住的鸟拿下来,把夹子整理好再下到那里,然后,找个地方“守水待鸟”就行了。鸟多的时候,一会儿就打着几十只。也有的时候去溜鸟,把别处的鸟往大坑边的树上赶。几个孩子绕一个大圈,跑到有鸟的林子处,慢慢地把鸟往前边的树上赶,一直赶到大坑边的树上,然后再就不惊动它们了,只等着它们自己下到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