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单
2019-11-19 13:25:44 来源:怡和散文网

   周二 上午十点

   

   第二天,雷越一早就来到会议室,为辛苦一夜的两个人拿来一些早点,他也是一脸的疲惫。

   在吃早点的时候,谢正终于忍不住了。

   “雷总,冯治国哪里有什么新闻?”

   “你现在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仔细的做你的标书,再出错,谁都包不了你。”雷越瞪了他一眼。

   “雷总,我们这不是吃东西么,您也给我们两个放松放松。”

   诸葛和也跟着劝说着:“您不说,我们做标书心里都不踏实。”

   

   “恩,冯治国认为MBI肯定要低价,移通湖南历来都是低价者中标。”

   “他不知道成本增加的事情吧?”谢正插一句。

   雷越点点头,虽然方案出错的事情让大家提前上断头台,但也不能让新天的人知道。

   “你们别想这些,现在的任务就是仔细的把标书做完,绝对不可以再出错。”

   吃完早点,放松一会儿,两个人开始战斗,雷越回去休息,他也是整夜没有睡觉。

   

   “谢正,你方便么,我们和蒋义开个会。”刚刚九点,周成的电话就打进来,蒋义已经连夜飞回北京。

   诸葛和给谢正鼓鼓劲,示意他无论如何要挺住,自己到一边忙去。

   “谢正,现在请你清清楚楚的把这个方案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蒋义一反满口的江湖味道,认真的说道。

   谢正就从自己在北京见到新天万研那天开始,一点点的讲起。

   “好,我现在问你,为什么没有采用六台鲸鱼的设计方案。”蒋义一步步的追问着细节。

   “虽然这样对我们最有利,但是我认为四台可以和普惠的方案势均力敌。品牌优势也不会太明显,防止用户翻盘。而且,本来我以为普惠肯定会通过渠道修改此方案,这样就知道普惠到底是想打哪张牌,好让ISU去做工作,没想到方案很顺利的就被发了出来。”

   “恩,你是不知道鲸鱼成本的问题,但是普惠确实清清楚楚,所以将计就计,可以这么理解么?”

   蒋义的问题事无巨细,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捅到上面,一个地方照顾不到,就可能殃及九族。

   “没有证据证明普惠是这样理解的,只能假设。”

   谢正明白在MBI将任何事情都要有证据,没有证据的推理是不成立的。

   “那我问你,为什么没有和客户进行技术交流?”

   “第一,鲸鱼的产品太新了,如果客户反对我们投鲸鱼,用老型号就更被动了。第二,客户一直也不给机会交流。”

   “现在你们的价格是怎么决定的?”

   “我一直在建议雷越投标价格要低于浙江的20%,才能确保有足够的价格优势。”

   “他同意么?”

   “目前为止还没有发表意见。”

   “新天的10%是谁决定的。”

   “新天提出来的,一直是雷越在负责。”

   。。。。。

   

   谢正隐约的感觉到风暴来临前的乌云压顶,蒋义从来都是让底下放手去做,这么细的review项目,也是绝无仅有,大家肯定都是为面对James、Lucas,甚至更高级别的经理的review.

   “好,手机随时开机,我和周成再商量一下。”

   “蒋义,新天没有问题,我见过冯治国。。。”

   电话再挂上的瞬间,谢正听到蒋义和周成已经激烈的讨论起来,他使劲的伸长耳朵,可是电话断了。

   

   下午,雷越洗漱完毕,精神看上来好很多,来到会议室,两个人正一字一字的做着应标书。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雷越看看大家的进度。

   “雷总,无论如何,这次的投标价格肯定不能泄露出去,所以新天应该把他们的文档提前交给我们,公章、财务章都要提前拿给我们,最后是由MBI封装所有的文档,递交到客户手里。如果新天的人在走漏价格,我们就完了,他们每个人都和普惠很熟。”诸葛和还是忙而不乱,提醒大家。

   “好,这个事情我来处理。”雷越记下来。

   “谢正,你呢?”

   “有臭豆腐么,我饿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