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请扛住
2019-11-21 10:04:48 来源:怡和散文网

叮叮,会议室的电话铃声打破办公室死一样的寂静,雷越忙快步接起电话,诸葛和把死人一样的谢正拉远到一边,不让他参与进来。

 

“雷越,我是周成,Lucas打电话来,希望能了解一下情况,你们那边怎么样?有什么结果么?”

“我们分析一下,不能赌普惠知道MBI成本增加,还是应该按照原来计划的价格投。”

“那就相当于97.75%,上次国税的价格都没这么深。”

“那怎么办,总的压一头,宁肯和公司内部赌一把,也不能到客户那里去博。低价输,我们也认,如果高价输,肯定又被他们骂我们愚蠢,怎么不要价格。”

“好吧,我支持你。妈的,不要向广东一样,赢了我们肯定是SB,输了还是说我们SB,怪我们当初不坚持,这回我们就坚持到底,死也死个痛快。”

雷越和周成两个最后商定,不去考虑高端成本增加的问题,维持原有的价格体系不变。

 

在所有人都报道一遍以后,周成把Lucas的电话接进来。

“国总,我想先知道一个事情,这次是不是内部有人做错事情,就像广东一样。”Lucas已经快五十的人,说话非常缓慢,给人无比大的压力。

“恩,我现在在北京,还得请前线的雷越来回答,,他最清楚。”

 国顺昌居然躲了,谢正与诸葛和两个人都皱皱眉头,这时候老大如果躲,就等于把下面推上死路。

 两个人看着电话机前眉头紧锁的雷越,看他会怎么样处理。

 雷越正正领带,对着电话站起来,就像是Lucas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恩,恩,他清清嗓音,用正式的口吻说道。

 “Lucas,我是雷越,现在正在长沙办公室。刚才我们已经开过内部会议,确信没有人犯类似广东的错误,不过我们前线销售团队在沟通上的确产生了食物,在客户端推并不熟悉的新产品鲸鱼,本来客户的方案是由前线销售团队设计的,我们浪费了这个大好机会。”

 

 雷越一字一顿的完成讲述,然后严肃的瞪着电话,等待里面的回音,没有理会一旁紧张的两个人。

 “恩?”显然Lucas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很意外。

 “雷越,你的意思是湖南客户的标书,是我们自己人设计的,对么?”

 “对,湖南的整体方案就是MBI设计的,并通过关系,交到客户的手里,并由客户发出的。”

 电话线上有了短暂的沉默。

 “那说明移通湖南的客户关系做得不错,今年我们投标,在移通一直是被动挨打的。”Lucas的口气缓和一点。

 谢正打出一口长气,用右手拍拍自己的心脏,他看到一点点黎明的曙光。

 

 “但是他们设计的方案,同样性能下,成本是普惠的两倍。”国顺昌这时候,突然插进来,倒戈向无比紧张的长沙。

 “操。”诸葛和先是控制不住,无语的骂了一句,暗暗地攥紧拳头。

 雷越飞快的把电话按到静音上,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使劲用手拍着额头,不断的稳定着自己。

 

 “这他妈什么意思?不表态还不行么,怎么还能踹一脚呢?这他妈什么人?”谢正几乎要蹦起来,瞪大眼睛,小声的骂道。

 “蒋义,这就是你们部门的问题,为什么是这样?”Lucas刚刚放松的口气又严肃起来。

 “Lucas,我刚才和美国通过电话,他们也碰到类似的问题,还没有好的解决方法,这个鲸鱼有很多的新技术,中国这边的销售的经验还需要积累。”蒋义和Lucas的私人关系非常好,说话的语气还算是放松。

 听说美国也出现类似的问题,Lucas也就没有说什么,因为产品信息他们知道的更早。

 类似的问题!谢正心里明白蒋义玩个文字游戏,关键时刻还是挡住压力,诸葛和兴奋得向谢正举起大拇指,意思是你的老板可真够意思,他也感觉到了。

 

 “恩,不要再犯类似广东的错误。雷越,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Lucas没有就问题深究下去。

 

 “移通湖南是普惠的Golden Account(黄金客户),MBI已经好多年在这里颗粒无收,所以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We must Price to win(我们必须价格取胜),我们希望维持原有的价格策略。”雷越一字一顿的对着电话说道,谢正听到这里心一下子好像被刀绞一样,价格分析表上的折扣,他都不忍心多看一眼,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公司会批准这样低的价格。

 

 “Price to win.”

 Lucas重复一遍,继续说道:“蒋义,成本分析报告有么?”

 蒋义回应道:“Lucas,我和James在香港见Jim呢,让严老师给您发一份吧。”

 Lucas在电话里轻轻得乐了一下,James的工作风格他也是知道的。

 

 “Lucas,我是严谨,我现在就把报告发给你。”严谨接过来。

 “大家稍等。”

 电话里一大段的沉默,显然Lucas静音自己的电话,和人讨论其价格文件来。

 “严老师,我咨询个问题,普惠是否知道鲸鱼高端产品的成本增加问题?”

 

 “恩,我们在中国还没有投过标,但是我相信他们美国公司肯定会知道的。”

 “好,那我满招最坏情况考虑,中国也知道了,那我们为什么要维持原有的价格策略不变呢?”

 Lucas也看出来,如果鲸鱼成本上升一倍,那普惠就根本不需要投低价,以此倒推,MBI自然也不需要维持原有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