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花接木,君子受害
2019-11-21 12:06:03 来源:怡和散文网

有一个张大年是做苦力出身的。由于他身体好,力气大,人又能干,所以,自打20岁开始,一直干抬、扛、搬、运的苦累活计。在同行之中总是干得最多,是个“重量级”的搬运工。再加上他自己生活俭朴,到了年近50的时候,也积攒了几十万元钱。   
    张大年很想用这笔钱做点生意,让后半生安安稳稳地享受一下。但是,他除了苦力外对于其它行当概不精通,就琢磨着找一个合作者,自己做投资人,来个利润分红。   
    张大年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对一些熟人说了。事也凑巧,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姓吴的老板找上门来。   
    这个吴老板是做服装营销的,据人讲他每年都能赚上十几万元。吴老板找到张大年,十分诚恳地说:“我知道你要找合作者投资赚钱。可你想过没有,这年头有几人是可以相信的?特别是商人,‘无商不奸,无奸不商’嘛!你要是信得过我,就与我合作,给我投资,肯定不会吃亏。”   
    张大年问道:“怎么个投资法?怎样合作?”   
    吴老板回道:“我最近准备到南方去进一大批时尚服装,一出手就可赢利。但往返路途长,耗费大,小批量进货划不来,所以,就想集资多进一些,这样,就可赚大钱啦!”   
    张大年又问:“咱俩怎么个分红?”   
    吴老板认真的说:“四六分红。也就是说,一次投资货物出手后,归还本钱,剩下的红利,咱俩四六分成。也就是说,我得六,你得四。”见张大年低头琢磨,吴老板接着说道:“我得六,你得四,对于投资者,这是最实惠的比例。你想,除了投资,你啥也不用操心。而长途进货,选定品牌,起货运货,出手销售,全由我一人承担,我的人力和财力的消耗比你大得多。凭心说,你比我的收入要实惠得多!”   
    张大年点点头。随即又问道:“那么我投多少钱呢?”   
    吴老板想了想,声音缓慢回答道:“量力而行吧!当然是越多越好。你投资多,分的红利也多。你投的少,分的红利也少。这全靠你自己把握。”   
    张大年想了好大一阵子,最后定下决心说:“我投资15万。这可是我的血汉钱,你可不能亏待我呀!”   
    “哪里话?”吴老板十分严肃地说:“天地良心,咱不干亏心的事,怕遭天遣!”   
    张大年说:“咱得立个字据。”   
    吴老板说:“那当然。我白纸黑字给你签上字,要负法律责任的!”   
    有人向张大年提醒,最好公证一下。可他犹豫了半天,还是下不了决心。就这样双方认定了一个中间人,定了一个投资合同书。并定下了还款时间。   
    张大年拿到合同书,心里有了底,当即到银行取出钱,把15万元交到吴老板手里。   
    过了半年,还款时间到了。吴老板把15万元还给了张大年,让张大年写了收条。张大年向吴老板要红利钱,吴老板说:“唉!别提了!这次亏大了,不但没挣,反而赔了十几万。你这本钱我还是借钱还的呢!红利就更谈不上了!”   
    张大年一听,急了,说:“当初你答应的四六分红,咱们又写了合同书,你怎能不认账呢?”   
    吴老板冷笑了一声,“理直气壮”地说:“合同书只写了投资和还款,并没写红利分成的事呀!你自己可以看看嘛!”   
    张大年这才如梦方醒,又气又急,瞪着眼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灵魂透视:   
    这个吴老板是个什么货色,我想读者是一清二楚的。问题不在于这种小人是如何的狡诈恶毒、贪婪自私。而是在于张大年的那种“犹豫了半天,还是下不了决心”的君子之风是多么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