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能无酒
2019-11-21 14:05:02 来源:怡和散文网

岂能无酒


 

  近读《酒人酒事》,颇认同梁实秋的话:酒实在是妙。

 

  “雪后晴日,温冬酒一壶,卤肉、糟鱼为佐,临窗独酌,闲看顽童呵手堆雪人,不觉日昏,而酒已尽矣。”一篇文章中描写晚清文人的独酌,堪比神仙。

 

  最羡慕张中行那段描写:“我住北城,他住阜成门内白塔寺西,我骑车,见面不难。常是晚饭时候,到胡同南口一个山西人小铺买三四两白干、一角钱五香花生仁,对坐,多半谈书。有时有风,还可以听到白塔上的铁马声。喝完,吃老伯母做的晚饭。其时,我和他都相当穷,可是对饮之际,觉得这个世界是丰富的、温暖的。”温文尔雅,君子之交。

 

  喝酒离不开酒肴。真正的“酒徒”往往喜爱耐嚼有味的食品作为佐酒菜肴,穷人几粒花生米、一碟豆腐干足矣,酒兴照浓。讲究点的,鸡脚、鸡头、鸭胗肝、鸭翅膀、牛蹄筋、猪蹄、猪耳朵脆骨、熏鱼、素什锦、炸龙虾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就奢侈无比了,比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受欢迎。这样的吃喝,带着情趣,自是与“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贼寇不同。

 

  文人雅士喝酒,大都想尽方法,来提高喝酒的情调。丰子恺酒酣耳热之际,以诗下酒:有一次,黄昏时分,他正在酩酊之余,阔别十年的郑振铎来了,郑刚刚饮了一斤酒。老友相见,一个说:“我们再吃酒。”一个说:“好,不要什么菜蔬。”于是拿了酒来,桌子上方正好贴着数学家苏步青的诗:“草草杯盘共一欢,莫因柴米话辛酸。春风已绿门前草,且耐余寒放眼看。”丰子恺说:“有了这诗,酒味特别好。我觉得世间最好的酒肴,莫如诗句。”另一篇文章中,丰子恺说,饮酒的“最好兴味”是“在晚酌中看成群的儿女长大成人”。真是诱人的人间烟火,兴味在酒外。

 

  现在一些酒豪,一旦相逢酒筵间,刚刚摆上冷盘,就迫不及待,相互干杯斗酒,上不了两个大菜,已经醉眼蒙眬,舌头都短了。比起昔贤喝酒的风流蕴藉,焉能不让人兴今不如古之叹。

 

  所以,生活中不能没有酒,但喝酒一定要会喝,才能喝出酒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