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同性恋
2019-11-21 14:10:22 来源:怡和散文网

  如果他恰巧遇到个同性,

  对他有感觉,

  两个人相爱,

  甚至共同生活,

  我们不是应该为“他们”高兴吗?

  如果他是同性恋

  最近有个女生很伤心地对我说,当她高中的时候,在公车上认识了一个男孩子,两人聊得很投缘。为了能跟男孩同一班车,她常在早上盯着公车看,看到那男生,才上车。好几次没盼着,害她迟到。

  两个人也一块儿去图书馆K书,而且幸运地考上同一所大学。女孩兴奋极了,放榜那天,主动找到男生家,约他一起去庆祝。男孩子的父母也蛮喜欢她,眼看就有一段美好的岁月。

  可是,才开学,有一天陪男生出校门,那男生突然站住了,对女孩急急地说:“不要爱我,我是同性恋!”说完就转身冲回学校。

  当性别错乱的时候

  “我恨他!”女孩子忿忿地对我说,“他为什么不早讲?”

  我笑笑,回问她:“那男生说过他爱你吗?”

  “没有。”

  “那么,他讲得并不迟啊!”我说,“想过去的时代,很多同性恋的人唯恐别人知道,明明对异性没有感觉,硬去交个异性朋友,甚至结婚。如果他也这样,挽着你的手,在人前出入,当做挡箭牌,不是会误你半生吗?连大明星洛赫逊,都到临死才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啊!”

  “但我还是恨他,而且一想起,就觉得他好恶心。”女孩子的气,还是没平。

  她的感受,我能了解。在美国就曾经发生过好多起“非同性恋的男孩子,去砍杀同性恋男生”的事件。

  据心理学家分析,青春期的孩子,常会对这种所谓“性别错乱”,产生仇视的心态。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人各有体”,勉强不来,见识广了,心胸宽了,仇视的心理就会消失。

 

 

 

  人各有体

 

  “人各有体”,这句话说得很对。

  记得我初到美国的时候,朋友就对我说:

  “在派对里什么都能谈,就是别谈种族和性别。”

  “为什么?”我问。

  “因为这些都是难以改变的事实。想想,如果你是黑人,你能变成白人吗?如果你是女人,你能变成男人吗?如果你是同性恋,你能变成异性恋吗?”

  看我不太了解,他继续说:“同性恋多半是基因造成,他天生对异性没感觉,甚至觉得跟异性*很恶心,他只爱同性,你有什么办法?”笑笑,盯着我问:“请问,他自己又有什么办法?这是天生的!中世纪有个时期,同性恋的人被发现,会被打死,还是阻止不了啊!”

 

  小心被引诱

  “同性恋”是“爱情”,当然无法勉强,我们怎能勉强一个人爱他没有感觉的对象呢?

  话说回来,如果他恰巧遇到个同性,对他有感觉,两个人相爱,甚至共同生活,我们不是应该为“他们”高兴吗?

  他们活在自己爱的天地里,没有骗异性,也没有害人,我们对他们有什么好苛责的呢?

  当然,任何东西都可能由后天习得,据说每个人在青春期,都有短暂的爱慕同性的阶段,如果在这时被诱导,很可能成为同性或“双性恋”。

  我很久以前,就听说人妖们会领养小孩,然后把小孩教育成人妖。也有些贫穷地区的男孩子,为了赚钱,去充当男雏妓,后来居然也成为同性恋者。

  对于那些把异性恋者,诱导成同性恋的人,则是我们不能不防范的。

 

  假同性恋的人

 

  此外,在完全是男人或女人的监狱,或学校宿舍里,因为找不到异性,也容易发展出同性恋的行为。

  曾经有好几位高中的女孩子,对我说,她们多么爱慕同性的朋友,不能一天不见,对方给一点脸色,就伤心得要死。

  更可怕的是,当对方交了男朋友,自己真是气得发疯。

  只是我发现,这些女孩子后来也都交了异性朋友,把以前“同性的爱人”忘得一干二净。如此说来,那“同性恋”只是孤独时聊聊天,厮厮磨磨,搂搂抱抱,使彼此都有些安全感,或产生性联想的“好朋友”罢了。

 

  阴柔与阳刚的混合

 

  提到好朋友,居然有不少女生对我说:“那些同性恋的男人,常能跟女生作很好的朋友,因为他们对女人没有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