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一单丢一单
2019-11-21 14:10:29 来源:怡和散文网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会议室里没有一丝亮光,三个人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人愿意去碰一下那个泛着微弱荧光的电灯开光。大家都在黑暗里静默的对望着,空气里只有电脑硬盘偶尔会咯吱一下,提醒着时间的流逝。

 

谢正脑海里乌七八糟的闪烁着各种画面,俞可可病床上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雷越飞机上的闭目养神、蒋义在公司楼下那一点点掐灭的烟头,甚至是师媚在床上那失望的眼神都在脑海里飞速的闪现着,让他感到昏天黑地、头晕目眩,浑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

 

“叮叮。”会议室里的电话又响起来,打破死一般的寂静,大家都忙睁开眼睛,诸葛和抢先打开会议室的灯。

 

“雷越么,我是周成。”

 

“对,这里是雷越。”

“Lucas三十分钟后要亲自Review湖南的项目,要求全国相关老板全部在线,所以我们需要先和国总开个会商量一下。”周成的话里透露着无比的紧张。

三个人互相看一眼,雷越脸上表情变得无比严肃,这几乎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尤其是为一个小小的湖南。

“好吧,我们长沙这边随时OK。”

 

照例,刚才电话会议里的人又全部都拨进来。

 

 

“雷越,你给个说法吧。”国顺昌的口气很是不客气。

“国总,您需要哪方面的信息?”雷越虽然看得出紧张,但还是不慌不乱的回答者。

“Lucas要Review湖南,想知道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还有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办?”电话里得国顺昌口气上大有责怪雷越的感觉。

谢正刚想张口,被雷越的手势制止住。诸葛和也走过来,死死地按住谢正,不让他走到电话前。

“国总,刚才的方案的情况我们已经讨论过,我会亲自和Lucas汇报。现在客户关系的层面已经没有什么工作要做,至于价格,就请公司定夺。”雷越不软不硬的回答,让整个电话会议里充满火药的气氛。

“哼。”电话里传来国顺昌一声轻轻的鼻音,表示自己的不满。

 

“那蒋总,你们STG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国顺昌继续用骄傲的口气说道。谢正懊悔的用手死死的掐住拳头,指甲深深嵌到肉里面。

“国总,现在这个情况,根据我们的价格分析,就算到James审批的价格底线,也肯定会高出普惠更多,基本没有赢的可能。严老师,我在香港,明天就飞回来,麻烦你给国总和我重新发一下你做的价格分析。”蒋义表述一下事实,没有正面回答国顺昌的问题。

“国总,我这里有做好的价格分析,现在您应该收到了。”严老师把价格分析发给国顺昌。

“我看一下,你也发给周成一份,好让他给我讲解一下。”看来周成就坐在国顺昌的身边。

“好。”严老师又发一份给周成。

 

国顺昌和周成小声的讨论起价格分析来,电话上所有人都静默的等待着。

慢慢得国顺昌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还投什么,不是等于把项目交给普惠么。什么他妈客户认定的唯一方案,这不是去送死么?”国顺昌的声音越来越大。

“雷越你这工作怎么做的?都这样了,让我怎么和Lucas解释。”国顺昌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开始对着电话大吼起来。

“这么大一个移通,打一单丢一单。就剩下这么一个湖南,还没打就已经丢了,让我怎么和Lucas解释,雷越,你说?”国顺昌啪的拍了一下桌子,让所有人都吓一跳。

“国总,这个事情主要是因为我。。。。”谢正深感罪责深重,实在按捺不住,猛地站起来,凑到电话前,准备把责任都拦在自己的身上。

“诸葛和,你把谢正拉出去,不要打断电话会议。”雷越瞪圆双眼,一把把谢正推到诸葛和的身上,顺势把电话调成静音。

诸葛和也抓住几近失控的谢正,连拉带拽的把他拖离会议室。

“小谢,你出去,现在不是你自己揽责任的时候。”雷越怒视着谢正被诸葛和拖出会议室,然后把诸葛赫拉回去,关上会议室的木门。

 

自己挖的陷阱

 

谢正浑身颤抖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使劲的攥着桌子上的纸杯,水顺着指缝滴到地毯上,一点点洇成血的形状。

隔着厚厚的玻璃门,他能看到雷越在仔细的讲解着什么,诸葛和在一旁不停的踱步,而声音却是一点也听不到。这么看一会儿,他忽然感觉一阵的天旋地转,浑身瘫软无力,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实在是太紧张了,神经一放松就站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