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心灵开扇窗
2019-11-21 14:10:31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为心灵开扇窗


  我在湘西的一所大学教书。从参加工作到现在,转眼就是八年,很多与我同来和比我晚来一步甚至几步的同事都先后结婚成家,有了属于自己的宽敞的房子,而我仍住单身宿舍。 

    

  我的宿舍在六楼,很小,不足20平方米,但我非常喜欢我的这间小屋,几年间有好几次机会换一间比这大得多的房子,我都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一是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对它产生了感情;二是它有一扇灵动的小窗,窗外是山,是树,是雪花的舞蹈,是风雨的奏鸣,是阳光和小鸟的合唱。在这么一间充满诗意的小屋里,读书、写字、练功、静坐、站着、躺着,不管做什么,不论采取何种姿势,对主人来说,都是一件备感幸福的事情。这不,在新年刚刚到来的时候,我还无比得意地为我心爱的小屋撰写了一副对联:“老胡不老食进三碗米饭,小室虽小窗含十万大山”,横批是“老胡小室”。你别笑,我这可不是“叫花子的儿自己喊宝贝”,我的朋友,我的学生,凡是到过我这间小屋来的,无不对它羡慕至极,尤其羡慕它有一扇好窗户。 

  

  看来窗户对于房子,绝不亚于眼睛对于人的重要。如果你有一间房子,很宽很大却没有窗户,你肯定会憋得受不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这般幸运,房间有这么一扇开向自然的灵动的小窗。据说,从湘西走向世界的大师级画家黄永玉,当年在北京就住过一间没有窗户的阴暗潮湿的房子。黄先生是个聪明人,没有窗户,不要紧嘛,我是画家,我就给我的房子画一扇窗户。他大笔一挥,窗户就上了墙,如同真的一样。于是,风就吹进来了,阳光就照进来了,心里就亮堂起来了。 

  

  我想,人生,所谓孤独,所谓苦闷,所谓失意,又何尝不是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呢?在或长或短的一生里,我们每个人都免不了要在这房间里住一住,这是毫无办法的事情。哭没用,喊没用,踢打墙壁也没用,应有的明智之举是,给心灵开扇窗,让阳光进来,照亮我们的人生。 

  

  一种人拥有阳光却感觉不到阳光的存在,一种人远离阳光却知道自己给自己造一轮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