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也能成正职(上)
2019-11-22 13:29:18 来源:怡和散文网

  有人问我:“你做咨询师,有没有过无力感?那种无法帮助到别人的无力感?当别人对你的咨询评价不好的时候,你有没有过失落,甚至愤怒?”

  

  我回答:“有过,而且很深刻。那也是我成为资深咨询师的原因。”

  

  王尔德说过,经验是每个人为自己的错误取的名字。

  

  我曾经把自己当作一个拯救者,希望拯救别人于水火之中,而且因为能力强、经历多,确实做得还不错。在来询者的赞誉中,我也享受着美妙的成就感。直到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无力感和被人否定评价的时候,我才清醒地知道自己的位置:我不过就是靠了些自己的经验和前人总结出来的经验,以及抽象出来的理论试图帮助别人的一个匠人而已。

  

  有些事,我无能为力,我也当然可以无能为力!我的咨询并不神奇,更不是为了神奇得让人惊叹,产生醍醐灌顶之感。所以,我很接纳自己的无能,但不觉无力,因为“全能”本就不是我一定要去的地方;所以,我也很接纳来询者这样评价“似乎没什么效果”“没有我想象的好”,是的,或许在别处,在某时,有更适合你的资源。

  

  顺势而为,不是为了省力,而是因为自知之明。

  

  纠结源于心急

  

  顺势而为,也是我希望传递出去的理念。

  

  有一次,我接到这样一个个案:小魏,女,30岁,未婚,在上海工作,室内设计专业,做过设计师。爱好艺术,喜欢电影、绘画、音乐。英语很好,现在兼职做托福老师。在咨询收纳表的最后,“你有什么希望告诉咨询师”这一栏里,我看到的词汇是:homosexual。

  

  我的词汇量告诉我,这个词的意思是:同性恋。

  

  作为一名咨询师,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同性恋的生涯咨询案例了,这个群体的职业发展有一定的特殊性,但也没什么奇特的地方。

  

  小魏的困惑并不难解决。

  

  我们一起分析了她的职业现状,在很多人看来,小魏过得也算是比较舒服了。虽然是兼职,但也没有“正职”,花了大量时间做培训,收入可以,做老师也受人尊敬,英语也被人认为是一种硬技能。但她纠结的是,教英语对她来说只是一种谋生手段,而自己似乎更喜欢艺术,很陶醉于电影、绘画、音乐,而这几个方面又都仅仅是爱好,充其量是一个超级发烧友。有没有可能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成职业呢?

  

  我理解她,之所以纠结,是因为自己被两股力量拉扯着:一方面觉得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此生就是白活了;另一方面,又觉得无论是年龄、资质、积累都不占优势。于是,就会心急,急火攻心,变得怎么做都不对了。

  

  结,得从心急这里解。

  

  解开纠结的方法也很简单:要么放弃,相忘于江湖;要么认真捡起来,十年磨一剑。

  

  道理都懂,我却不能这么说。做起来很简单,关键是,为什么?

  

  那些让人陶醉又无奈的爱好

  

  我和小魏逐条分析她的爱好,让她描绘和各种爱好相处的经历,以及如果真的把这个爱好变成职业了,理想的状态是什么。

  

  小魏告诉我,她最喜欢电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把电影当作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在电影院看,也自己在家看。她甚至认为自己对电影的喜爱有些“偏执”了,每次看电影前,都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像朝圣般专注,有些电影甚至会看上几遍十几遍。她感觉得到电影中人物的呼吸,感觉得到电影中那些直指人心的东西。

  

  小魏喜欢看影评,有时候自己也会写一点,有那么一两篇发在豆瓣上的影评、推荐电影,关注度还蛮高的。小魏对电影就是喜欢,但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没学过任何一项和电影沾边的专业或技术,不懂编剧,不懂摄影,不懂表演,不懂导演,就是懂电影。

  

  如果有一天能做一些与电影相关的工作,看着一部部影片的制作、上映,体验着不同的故事,小魏就满意了。

  

  看得出来,描述的时候,小魏陶醉了,陶醉于自己根本看不清景象的感觉里。

  

  她接着说音乐,说各种各样让人轻狂,让人忧郁,让人喜悦,让人沉静的音乐。想了想,小魏确实找不到可以和自己的经验链接的工作方式。“或许,每天有时间听听音乐就很好了,这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小魏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