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随处有乘除
2019-11-23 09:17:14 来源:怡和散文网

  古人说:得者,时也;失者,顺也。只有安时而处顺,快乐才能成为太多和太少之间的一站。

  解开人生的手铐

  有一个人到朋友家里去作客。

  主人留他吃饭的时候,他觉得菜没有味道,于是主人就在菜中加了一些盐,他吃起来就觉得十分美味。吃完饭以后,这人还在回味刚才的事情。他心里想∶“菜的味道好是从盐中得来,不多的盐就已经这样美味,那么多吃些盐,味道一定格外美妙。”

  这样想着,他就向主人要了一大杯盐,然后一口吞进嘴里去,不料苦得要命,就急忙把盐从嘴里吐出来。

  他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不认为是盐本身太多的原因,却认为自己吃的方法不对,而且怪罪主人不肯告诉他正确的吃法。

  人对物质财富的需求也是如此,适量的财富就象调味用的盐,可以让我们品尝到生活的轻松和美好,让身体舒适、心灵舒展。但是一旦对财富的奢求过度,就会失去追求财富的本来意义,把人生变得苦不堪言。

  这种奢求就是占有欲。人的需要是有限的,但人的欲望却是无穷的,其中有一些完全是社会生活中的副产品。在这些副产品中,占有欲是最根深蒂固也是最能影响我们生活的一种。

  我们要在世间生存,需要有基本的物质条件。但生存条件的满足并不能消除占有欲,而是相反,占有欲会随着条件的改善而水涨船高:希望占有更多的财富,占有更高的地位,占有更大的名望。

  但是盐太多了会让感到苦涩,马上吐出来,可是财富带来的多种效果,却更不易让人从它寻找人生之苦之累的根由。

  因此,多数人虽然一生奔忙于世间,一生劳碌愁苦,为了占有欲的满足而欢喜,因占有欲的受挫而颓丧,成为“欲望之仆”的化身!

  占有欲是衍生比较和竞争的根源,在占有的基础上,我们为了抬高和炫耀自己,就要进行比较。这就像一个锁链,环环相扣,永远不会自己脱落。我们到处奔波积累财富,实际上是带上了这样一副锁链,因而不可能放松地享受生活。

  比较又导致激烈的竞争,经济社会是一个强烈的竞争社会。竞争固然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潜力,促进了经济,但同时却使我们活得更累更苦。有人一生努力就是为了出人头地,但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再能干的人也无法超越所有人,而只能是“过了一关又一关,山外还有山连山!”。

  为了占有,为了比较,我们背上沉重的负担,无时无刻不在紧张的拼搏之中。我们这样做,无非是想得到人生的快乐。但一个人得到的越多,负担也就越重,对失去的恐惧也就越强烈,生活也就变得越复杂。财富得到了,事业得到了,名声得到了,轻松与自由失去了,与轻松与自由休戚相关的快乐也就失去了。

  中国古代有人对此这样刻画:

  终日奔忙只为饥,才得有食又思衣。

  置下绫罗身上穿,抬头却嫌房屋低。

  盖了高楼并大厦,床前缺少美貌妻。

  娇妻美妾都娶下,忽虑出门没马骑。

  买得高头金鞍马,马前马后少跟随。

  招了家人数十个,有钱没势被人欺。

  时来运转做知县,抱怨官小职位卑。

  做过尚书升阁老,朝思暮想要登基。

  一朝南面做天子,东征西讨打蛮夷。

  四海万国都降服,想和神仙下象棋。

  洞宾陪他把棋下,吩咐快做上天梯

  ……

  被这样的锁链所困的人,不懂得打开手掌享受一下放松的快乐。即使快乐已经摆在面前,占有欲也会拉着他们紧紧握住的手,把他们从这儿牵走,带到另一堆无休止的追求中。

  庄子有一则寓言叫“畏影恶迹”。有一个人很惧怕自己的影子,也很讨厌自己的足迹,而想避开。可是他举足越数,足迹越多;走得越快,影子追得越紧。而以为自己跑得不够快,便发足狂奔,最后力竭而死。

  这个人不知道只要走近树荫就可摆脱影子,坐下来不动就可以摆脱脚迹,实在是愚不可及。很多人在生活中营营逐逐,汲汲为利、精神压力很大。这些压力就如影随身一样无法摆脱。

  叔本华注意到欲望带给人的这种痛苦,他总结说: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但他只看到欲望给我们带来的痛苦与无聊,却没看到对欲望进行乘除所带来的解脱与快乐,所以他是悲观主义者。

  大学时,一位教授给学生讲甲骨文,讲到“幸福”的“幸”时,他在黑板上画了一个手铐的形象,告诉学生这就是“幸”。

  所有的学生都茫然:“手铐”怎么变成了“幸福“?这时老师笑着问:“戴上手铐是痛苦的,而脱去手铐呢?”

  学生高声回答:“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