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何求
2019-11-23 10:17:28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一生何求


  从年轻时开始,我一直喜欢看讣闻。名人去世,有大篇幅的图文并茂的报道,非我所喜;爱看的,是一些默默无闻的人,过着怎样的一生。

 

  抓到萨达姆的那一天,大家争着读详情,我却在讣闻栏中注意到一位名叫Frank Schubert的人走了。他是美国最后一个守灯塔的人。

 

  他去世时88岁,守灯塔守了66年。守灯塔是多么浪漫的一种工作!所有诗歌、小说、戏剧都赞颂,但没有多少人肯做。

 

  枯燥吗?不见得,他守的是纽约的灯塔,见证了所有轮船出入这个港口。在1973年,一艘货轮和油船于浓雾中相撞,正是由于他及时报了海警,结果只有10个船员死亡,6个失踪,救起了63个人。

 

  在我们的印象之中,所有美国老人都是挺着一个巨大的啤酒肚,但讣闻中,他是一个又瘦又高、面相斯文的人。

 

  当然有教养,他在孤寂中读了无数本书,其他嗜好也不过是钓钓鱼。他从来没有放过一天的假,他说:“我不要退休,我太爱海了,我太爱我的工作了。”

 

  爱海的人,可以当船员、渔夫,但这些工作都是动的;如果爱静,有什么好过当守灯塔的人呢?

 

  灯塔由燃油到用电,一切自动化了,但那耀目的灯泡坏了还是需要人来换。不过当今有人造卫星导航,灯塔只能做明信片的背景了。

 

  站在舞台上,被千万盏灯光照耀和死守着一盏灯,都同样要过。人生,看你如何选择和被命运安排罢了。

 

  他说过:“我每天看灿烂的黎明和日落,背后还有无数的曼哈顿的灯火,一生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