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凭什么快乐
2019-11-23 10:17:35 来源:怡和散文网

我凭什么快乐


 

   大家都叫他印度,但千万别臆想,他其实很大了,甚至有点儿老。

 

   或许是他总表现得那么开心、那么,所有邻居都觉得他像个孩子。“喂,乐一个”,只要有人这么喊,他就会使劲地翻几个印度版筋斗。“掌声”,他叫嚣着要掌声。很多时候,大家还是会很给面子地鼓几下掌,然后各自散去,大家都去上班,留下他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当然,他的笑容丝毫没有缩水,因为他开心。

 

   其实印度也有自己的工作,虽然只是一个投递员,但他显然很满足。遇到上司、同事都能即兴“乐一个”,他这种乐观的态度甚至在贝斯拉镇出了名,有很多市民主动打电话到邮局,要求以后让印度为自家送报刊。

 

   邮局当然不会同意这种非正当的要求,但印度的名号确实火了,因为在某天下午,BBC邀请他做节目,这本身就是一个大新闻。一个普普通通的印度,就凭他活得不痛苦便能和美女主持坐在一起,对全英国的市民海侃,凭什么?

 

   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回答,因为当天晚上播出的节目对那些鸣不平者而言,简直就是大快人心,主持人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他面子:“你凭什么?据我所知,你的工资远远低于英国平均水平,很多时候,你需要靠政府救济;你在英国没有亲人,更没有听说有哪个女孩子喜欢过你。你没有事业,也没有爱情,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因为哪一点而开心,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应该痛苦一些吗?”

 

   印度被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回到小镇的时候,很多人看到他耷拉着脑袋。是的,大家都在猜测,这下子他高兴不起来了,以往所有的都只是假象,因为他没有发现痛苦所在。如今一切被揭开,所有不幸被拉扯出来,他便彻底失去了生活的。“可怜”,邻居们用两个字来形容被挫败的印度。

 

   “我凭什么高兴?我本就是这个世界痛苦的一部分。”这是印度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他告诉所有身边的朋友,他要回印度,他要远离痛苦,寻找哪怕一丝感。没有人阻拦他,也没有人送他,那情景好像印度本就不该在这里存在一样。

 

   但是,谁又会想到,一个星期后,印度又回来了,回到小镇,一脸的样子,有人试探着叫:“乐一个。”印度便迅速地表演了他的印度版筋斗,让在场的所有人再次感慨。

 

   当BBC的美女主持再次向印度发难时,再也没了当初的锐气,因为印度说得很坦白:“我本来就来自印度最贫困的德卢卡村,从小便没有父母。我虽然没有发现哪个女孩子喜欢我,但我喜欢很多女孩。我本来什么都没有,如今能够做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为什么不,又为什么不觉得?我就应该做一个的。”他强调,他喜欢“印度”这个称呼。

 

   印度的名字瞬间风靡整个英格兰,人们似乎慢慢体会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命题,关于,其中蕴涵着太多生命的真谛。或许真的不可说,唯有你忍不住要乐一个时,才会突然抓住那么一丝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