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花散文
2019-11-23 12:20:40 来源:怡和散文网

  故乡的三月,已是风和日丽,温暖宜人。远望,群峰如黛,林涛低回;近看,房前屋后山岚氤氲,前山溪口柳绿桃红。可谓九龙山中花似锦,生机满眼醉煞人啊!择此时出门,正是观光赏花的最佳时机。

  花容未入眼帘,芬芳馥郁的花香早已醉入心房。黛绿色的群山一望无际,万木葱荣中,皆有山野之花点缀其中。知名的和不知名山花宛如五彩的旌旗,赤橙黄绿紫,引得彩蝶漫舞翩翩来。容身于大山之中的故乡,正是草长莺飞杂花生树的大好时节,此时此刻,又怎不沉醉于这春的芳容,春的喜悦?

  花是用来赏的。一提起“赏”字,心马上就揪了起来,提到了嗓子眼里,让人不得安宁也让人热血涌动。

  三月的乡村,最令人陶醉的,当属大山深处那一片片橙橙黄黄的油菜。当你行走在油菜花丛,淹没在花的海洋中时,这种感觉溢于言表。齐腰高的油菜花,叶厚梗粗,一串串长长的花蕊,总有嘤嘤嗡嗡,踮起锥尾献殷勤的蜜蜂,它们专心之至,聚精会神,星星点点地把花蜜吸吮,还不时地在你身边翩翩起舞,冷不防它还会调皮地给你来一个飞吻。

  整个山川田野,很难看到赋闲的散人,就连孩子们也手脚并用地帮助大人们锄草,修埂,培土,施肥而忙碌其中。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正是这些浅显的道理支配着人们的劳动。忙碌中,山里人不会因为花香四溢而放下手中的活计,唯有城里来踏青的人们才会陶醉于百花丛中。

  人置身于花海,找个合适的角度,拨开相机来一张留影,待尖叫过后,也就疯累了,坐在田埂上小憩很是唯醉唯美的事情。年复一年,花开花谢,看着一群群盛开,也看着一拨拨凋零落败。我常常侧耳聆听,去搜寻,去感悟那清澈诱人的虫啁蛙鸣,静静地欣赏那风吹柳枝,落叶撞怀而发出的天籁之音。游客多为之感叹:哦!如痴如醉,虽然置身这一方余温氤氲的红土,在精神层面却宛若腾云驾雾。

  春暖春晴,在徐徐的南风里,这山花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年都盛都好。正好赶上清明过后的第二个双休日,来踏青赏花的人络绎不绝。人群中,有三五成群的少年男女,有成双成对,恩爱有加的青年夫妻,也有各取所需,趣味相投二奶三姨。有步行的,骑自行车、骑摩托和乘坐公交、摩的的,也有开着官衙公车,享受着特殊接待,千里迢迢举家应约而来的。使得县、乡、村三级的头儿们就像赶庙会一样,没有几个闲暇。

  山门尚远花先来,漫天锦绣连云开。这时候,什么苍松啊,翠竹啊,红杉、楸木啊……都难以挽留游人,大家一口气直奔田野,在满目金黄的油菜花里散落开来。从粪箕窝到禾树坳,坑坑径径,高段横排,层层叠叠,曲曲弯弯的梯田,都是清一色的油菜花,可谓橙黄浸染,香飘天涯。

  我的朋友比城里人更懂得山野之花的属性,他带领的团队可没有在油菜花田里沉醉,在她再三的请求下,村长专门派人为他们做向导。他们从牛角塘出发,过小桥,上山坡,直达枫林坳的坛竹窝。这时候山涧的积雪早已融化,从灌木丛中到古松之下,地表的温度早已回升,融融的春暖已经氤氲在万千沟壑之中。正是桃花、梨花、山茶花、葛勒花、油桐花、禾树花、槐花、泡桐花,以及珍稀潋滟的合欢花、玉兰花等,花开正盛,香溢山崖的季节,似乎每一棵树都在炫耀自己的鼎盛时代。这不就是杜莆笔下的“千朵万朵压枝低”的情景吗?故乡的山花,具有很强的季节性,往往是来早了还未开好,来晚了又已经开败。农历阳春三月正是山花烂漫的季节,可谓“喷云吹雾花无数,一条锦绣游人路”啊!看,这崇山峻岭,铺天盖地都是花,俨然成了花的海洋,花的世界。

  过去赏花我都是以肉眼观看,人家曾多次笑我太过普通,太过直接了。原来普通的观赏,多少有些让人乏味,像平日里的米饭一样,总觉得少了些新意。

  赏花,你可以用眼睛赏也可以用耳朵赏,但最好是用心赏。但凡听过、心悟过的东西才算得永恒,即使多日不得见,回味起来还是意犹未尽,趣味盎然。感觉就像少时的初恋。“四厢花影怒于潮”,古人说得多好。那一望无际的花“如钱塘潮夜澎湃”,山风吹来花在动,无风花影也动人。他们善于说出花的动态,说出花的气势,说出花的要害。大凡上了年纪的长者,赏花之时从不乱跑,只有静下心来慢慢看,驻足凝神闻香来,才不至于走马观花。细心的人会发现,在阳光的照射下,每一个花瓣都有自己的阴影,就仿佛潮汐到来之前海面的波浪,是那样的悠闲自得,缓起缓落,慢荡轻摇。设身处地,你自然会,平心静气舒心房,敞开胸襟襟闻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