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克什克腾散文
2019-11-23 13:19:46 来源:怡和散文网

  那年到塞罕坝旅游,走到最北边的滦河源,景区外碧草连天,一座蒙族风情的大门上写着:克什克腾旗人民欢迎您,至此记住了这个有些拗口的名字。

  看过央视《远方的家》,才晓得克什克腾旗与大兴安岭有着地域情缘。大兴安岭山高林密,南起承德高地平原、逶迤内蒙大漠草原、跨越东北林海雪原,洒下了一串神奇的足迹。虽说七月流火另有解译,但人们还是乐意这样形容暑热的天气,踏热寻凉,驾车奔向了这个早已神往的神秘之地。

  晓行下午来到经棚镇,这里是克旗旗政府所在地,以此辐射开来,绝美的山水把克旗描绘的如诗如画。这里有蕴意不让黄山,称谓堪比三峡的景观,有经典绝色的草原,有烟波浩渺的湖泊,有惊险刺激的漂流,有壁立万仞的峡谷,有一望无际的林海,有天地合一的梦幻,有云卷云舒的高山草甸,成群的牛羊,奔驰的骏马,温顺的骆驼,还有那数不尽的奇花异草。

  如果说辞藻有吹捧的嫌疑,那么在旅游季节一房难求就是经棚镇真实的写照。最低三百元起价的标间,稍好些千八百元,即使网上有过比旅游大城市房价都贵的警示,但趋之若鹜的人们还是蜂拥而至。

  一条路况很好的旅游公路串起了沿途的景点。其实,不用刻意寻找,满山的青翠,起伏的群山,清新的空气,遍地的花草,本身就置身于大自然的美景之中。运气不错,阴蒙蒙的天儿免去了阳光的炙烤。山间的晨雾虚幻缥缈,挑逗着人们的视线。雾从山谷来一片白蒙蒙,轻雾阑珊处葱茏一闪逝,雾停驻凝呈一缕一团,漫坡越岭如白纱漫卷。一阵山风袭来把雾吹向了山巅,顷刻间雾与云联手了,灰云、白云、绿色层次分明,连同云隙中忽隐忽现的湛蓝天空,展现出一幅天籁图景。

  在这里行走就是一种享受。洁净的柏油路镶嵌在纯绿的底色之上,黄白两色的公路轨迹清晰醒目,从这个下坡一眼能看到十几公里外的上坡,从这个谷底能看到半山公路的飞旋,宽阔的视野让身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凉风阵阵从车窗外吹了进来,香花野草的气息涌了进来,泥土清香的味道混了进来。这个林弯处泊一车,一家人走进草丛嬉戏,那个宽敞地停几辆,一群人亲近油菜花,醉人的山水连同其中的人们全醉了。

  地势愈高凉风飒飒,雾起云涌神秘莫测。车挂着二档向上旋进仍觉得动力不足,几个胳膊肘大坡过后,海拔2029米的大兴安岭主峰黄岗梁到了。不来不知道,谁料到大兴安岭在东北,却把它高昂的峰颅屹立在克什克腾旗。泊车山巅举目四望,迷迷茫茫人在云雾中,山峰如礁云雾如海,人间天上恍如仙境。,,隐约间墨绿的是树,透隙间黄绿的是草,紫的是野菊,黄的是金莲,白的是桦林,两种不知名形似狗尾草的,吐着漂亮的白穗紫穗间杂在草丛中,一种形似串灯的蓝紫色小花分外娇艳,白桦树翘皮的地方露出了皮内暗藏的铁红色,红白对比大美其间。远山依稀显出了层峦,脚下的云雾遮盖住谷底,这种境遇实乃可遇不可求。

  雾散,山水露真容,云开,流云筛阳光。大起大落的公路,视野无极的地平线,天地间的大草原渐渐地袒露出来。草,在这里是主角。草,是草原生灵赖以生存的基础;草,是草原衍生万物的根本。成百上千的羊群点缀在草原上,如白色的流云在草场上涌动,几顶白色的蒙古包逶迤在弯曲的河边、淖畔,放牧的蒙古汉子骑着骏马,忽而漫步忽而疾驰在牛群马群周边。雪白的小羊羔跪在草地上使劲的拱乳,漂亮的小牛犊在草地上追逐,一刻不得闲的小马驹在草地上撒欢儿。这些草原的原住民演绎着草原的生机活力,就连草丛中的羊粪蛋儿、牛屎饼、马粪蛋儿都在添加着草原的印记,花草招蜂引蝶习以为常,倒是屎壳郎忙着滚粪蛋儿的场景很少见到。

  草原上桦树居多,树干短叶冠大,枝叶墨绿黝黑,远看就如同墨滴墨迹浸润在草原上。一旦挨近,白花花的树干栅栏般稠密,树下的青草簇绒般柔嫩纤细,白桦树恰似远离红尘的白衣秀士们在草地上静坐修行。

  站在草原上,自觉得很渺小,极目远眺,瞬间有一种站在大海边的感觉。视觉尽头,草原是绿的,天空是蓝的,这两种颜色交替相融、迷离,虚幻,天边的白云浓淡着这种色彩,形状诡异的云团白的耀眼,天蓝的似乎能滴出水来。一位老者拿着家伙什儿仰着头在拍摄天空,孩童般边拍边大声喊叫,声嘶力竭的喊叫,后来索性躺在草地上动也不动。起身后他径直走向了放牧的蒙古汉子,他们在耳语比划着什么,稍事,只见他牵过马,熟练地跨上马鞍,一抖缰绳,骏马飞也似的疾驰而去,很快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儿。回来了。骏马驻停的一刻间,在骑者的驾驭下嘶鸣着抬起前腿,那动作酷极了。老者麻利的下了马,亲昵的拍着马背,抚着马鬃,他伏在马鞍上哭了,哭得肩膀一耸一耸的。这骑势,一看就是个内行高手,不用讲,这里面肯定有一个动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