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天凉好个秋散文
2019-11-23 13:20:59 来源:怡和散文网

  仿佛一转身的功夫,秋就这样轻轻走来了。尽管空气中还弥留着夏日里的清新味道,可是秋真的来了!瞧她长长的衣裙已经开始随风起舞了,她眉间的笑意也日渐丰盈清晰起来了。和着风儿,秋在低吟浅唱,会唱歌的橡树也一抹秋色里越发伟岸挺拔。

  清早或是黄昏,一个人漫步在幽幽小路上,迎面而来的风儿丝丝凉凉的,也顽皮着触摸我的脸。遥望空际那一朵朵儿飘来荡去、游曳着的云儿,不知道为什么我豁然间有种不曾有过的心胸辽阔。又是一缕风儿拥挤着围拢过来,凉意蔓延,我感觉有些冷了。这时候我才感叹,又是天凉好个秋!

  几何时散文人生里漫步,我就说我只想以一棵树的姿态站成永恒。春草萌芽时,我也暫露生命的新绿,盛夏葱珑时,我也身披翠绿的衣衫,我想依着季节的顺序做我自己。可是,人生瞬息万变,人所愿的常都废掉,盛极总是很短暂,接踵而来的总是有着无以言喻的哀凉。

  秋来删却繁华,不知道为什么透过秋日里的丰腴,我总是看到秋之深处那一抹凄楚和酸涩。想想人生中四季更替,轮回变换,有多少风景可以定格?又有多少人可以参悟人生的真谛?圣经中彼得曾经这样说:“人生尽都如草,草必枯干,花必凋谢。”可世间又有谁量过自己的年岁?又有谁人知晓明天将面临着什么?

  秋,恰似人生的黄昏之际,有收获亦有遗憾,有丰盈也有萧条。还真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呢!人生有太多的事无法预知,生命里总有一些温软可以存放于记忆深处,临摹成一幅幅诗意的画。

  或许这一切只有摆放在文字里,才可以花开久远,或许这一抹抹秋日里的闲情,唯有在格子里才会散放馨香。盘点、整理、搜集,秋,该是,还美丽……

  (一)夜触微露,独念清秋

  夜来临了,一个人行走在林间小路上,豁然感觉有些清冷。丝丝凉凉的风不时刮过来,摇落一片又一片微黄的叶子,那时候我豁然有种心被撕扯着的疼痛。是心疼小叶子被无情摇落?还是染了夜的凉意,我的心要滴落泪珠?我不知道……

  有些冷,裹紧并不厚重的衣衫,漫想着曾经与叶同眠的场景,与秋吻别的情形,眸子里有些湿润。我不知道那是夜露淋湿了我的眼睛,还是咸咸的液体滑落了……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爱上秋了。是从第一次触及那一片凋零的花瓣?还是第一次染了那夹杂着些许凉意的微风?总之,爱上秋,我开始喜欢涂抹那些伤情的文字了,我也喜欢依偎在秋的怀抱里不肯走远……

  时光是行走的风,有些人还没来得及爱,就远了,有些事儿还没做,就淡了。几何时我还说,我好想走近秋的深处,也好想寻着那蔚蓝天空里的一朵云儿追梦云端,筑梦森林。我喜欢秋日里大自然界里的那份和谐,也喜欢揽一抹悠然与秋嬉戏在金色的草原。可是,夜有些寒凉,丝丝缕缕的风儿不时席卷过来,做出包围状,打个冷战,可是内心深处那一抹牵念依然……

  附身蹲下,拾起一片才飘然而落的叶子,细细端详,我看到了她还清晰着的脉络,也看到了她脸上挂着的晶莹。轻轻抚摸,我低语着:“我也好想我是秋天里的一片落叶,我也好想我可以穿上秋色的衣裙。”秋,不言不语,注视着这一枚美丽的叶子,我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感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用文字书写人生里的故事,或优雅或忧伤或甜美。文字的风格总是随着心情变化,恰如秋他蕴含的不仅仅是生命里的结晶,更是年轮里的无奈。今夜我想写文了,可是弹跳出来的字符有些湿漉漉的,也带着一抹灰色的思念。我说《有一种爱,很深》……

  (二)煮'酒'长歌,悠然自若

  我喜欢喝茶,喜欢独处一隅,仔细品茗;我也喜欢遵循着心的轨迹书写人生路程中或悲或喜的那些故事。不会饮酒,我不懂酒的醇香或是可否浓烈。自然我所谓的煮酒也就不过是以茶代酒了。

  今日,闲一下,我又温一壶月光,也煮一壶老'酒',我又想和姐妹们一起高歌了。也豁然好怀想曾经那些在一起的年年月月。姐妹们都善于饮酒,独有我是个茶化人,只适应茶的味道。也因此每每姐妹们聚在一起,总会特别给我煮一壶绿茶,姐姐们论酒,而我则咂一口茶,温润着喉咙,也时而娓娓道来一段茶话。

  昨日里电话里,姐还说:“闲了,我们该聚聚了!又想听你煮酒话茶了。”姐,幽幽着,而我那一刻也心里痒痒的,好想,这时刻快些到来。我喜欢听大姐悠然自得的大话人生不同处境里的不同感想,我也喜欢听二姐专业性的教育心理研究论和她极其富有哲思的一言一行。而三姐是典型的宅女,她总会嫣然一笑百媚生,也因这,我们常笑着奚落她:“幸亏我们都是女性,不然早就神魂颠倒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