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细雨霏霏的散文
2019-11-28 14:20:41 来源:怡和散文网

那一年的七月对许多参加高考的学生来说是一个激烈竞争的日子。在这一天,我陪儿子去上海参加高考。这是多么令人心痛的一天。每次我儿子从考场出来,看着他苍白疲惫的脸,我的心都会有一种痛苦的感觉。在高考的竞争中,我不像所有其他学生那样努力地爱我的儿子,但我认为高考后,我的儿子将从现在起留在上海,就像我从上海插队到安徽一样,并且在未来开始自己的漫长道路。那条路会是什么样子?作为一名父亲,看着儿子一点一点地成长为成年人既是一种解脱感,也是对未来的一种淡淡的担忧。考试后,我想和我儿子聊聊,谈谈他未来的几年。我认为和他的儿子谈论他生活中的欢乐和悲伤对他的未来可能有好处。

上海原本很热,考试后第二天就向东转了。天气突然变得阴沉沉的,然后是凉爽的微风和毛毛雨。那一天,我决定带我的儿子去参观上海的旧城隍庙。我觉得和儿子在雾蒙蒙的雨和雾中漫步在古城神坛,尤其容易感受到老上海的古色古香。

古城神庙真的很古老。这座明代建筑坐落在豫园旁,历史上曾多次被摧毁和建造,沐浴在细雨中,四根柱子和三扇大门、拱形屋檐、翠绿色屋檐和细长的木制门廊窗户更加冷清宁静。我儿子和我穿大厅,购物,看杂货和古董。我从来没有厌倦过告诉我的儿子关于古城神庙和豫园的历史,但是我的儿子并没有把它当成个人的事。然而,我听说了一些传说,如豆腐脑、小馒头、五香豆和八宝饭。

豫园被古城神宫隔开。这座江南名园建于嘉靖三十八年,由明朝四川特使潘云瑞为晚年返家而建。原意是“快乐”。“宇”和“宇”是相通的,因此得名“宇园”。豫园最繁荣的时候,花园里的春宫、月亮塔、鱼亭等总是非常热闹。整个花园充满了歌舞,四季如春。花园里甚至还有一块叫“玉灵龙”的太湖石头,据说是宋代华石岗的遗物。1956年豫园重建时,布局将荷塘、湖心亭和九曲桥与园林分隔开来。从那以后,花园变得越来越小,九曲桥每天都挤满了游客。我问儿子感觉如何,他想了一会儿,说他觉得很安静。

是的,雨一直在下。游客很少。真的很安静。我在曲折的桥上遇到了几个不怕雨的外国人。他们太吵了,以至于表现出一些外国人的兴趣。九曲桥实际上是七首歌。在中国,九是吉祥的。如果它超过三或四,它肯定会被称为九。九曲桥蜿蜒穿过荷塘。它在上海这个大城市真的很有魅力。过去,上海人过去常常在7月7日情人节来这里放生。这座桥是由白草和花岗岩制成的。在细雨中,桥水空看起来和水桥的颜色一样。微风习习,海浪汹涌,荷花吐珍珠,荷叶在田野里。它被闪闪发光的金银水池挤在一起,在水面上形成几何图形,给人一种优雅和轻松的感觉。我儿子和我来回走着,聊着世界各地的趣闻轶事和其他事情,渐渐地我们感到累了。幸运的是,不远处是湖心亭的茶馆。

这座位于湖心的茶馆也是上海最古老的茶馆。它与九曲桥相连,已有200多年的历史。过去,布商们在这里喝茶,谈生意。咸丰花了五年时间才变成茶馆。它最初被称为“亦轩”,在晚清改为“万载轩”。上下两层由砖和木头制成。茶楼顶部有28个角落,梁冬门窗上的鸟、动物、花、树栩栩如生,令人叹为观止。也许正在下雨,没有多少人喝茶。添茶师傅半天才来一次,但茶馆似乎越来越热闹了空空。

我想是时候对我儿子说点什么了。但是,该说什么呢?我年轻时的混乱;我说青年权力下放;谈论世界上的挫折;谈论生活的艰辛?看来我对我儿子说过不止一次了。另外,这不是很冗长吗?人们在与他人打交道时应该理解的原因;说社交生活会遇到烦恼;说学习学习必须掌握诀窍;说到树立自己的心、言语、雄心和长辈的期望?这些话似乎已经对我儿子说过不止一次了。对我来说,我永远不会打扰我自己的话,但是我担心我的儿子可能没有听太多。我心里这么想,但在我嘴里,我和儿子聊天,漫步在世界各地。至于儿子,他也有决定权,答应并同意了。他很高兴,不觉得“天堂想把伟大的责任降级给别人。”

我突然想到我应该说的已经说了。恐怕几千年来每个父母都和我一样。父母对孩子的迷恋已经成为过去。然而,如果你再次抓住你的心和感觉,你必须放手让你的儿子飞翔。不管路有多长,有多远,有多难,你都必须开心,让你的儿子一个人走。我为什么要这么纠结?不知不觉中,天空慢慢变暗了。我最终什么也没说。于是他站起来,抓住儿子的肩膀说:“我们走吧。”

离开茶馆。风轻轻地拂过他的脸。云飘过天空空。雨变得越来越密越来越薄,越来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