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家乡的紫云英散文
2019-11-29 13:38:00 来源:怡和散文网

新年结束了,暖风吹拂着脸庞,现在是桃子、柳树、绿色、梨子、白色和飞影种植花椰菜和黄色的时候了。但是在迪拜龙城的沙漠深处,到处都是灰尘,太阳火辣辣的,温度高达30-40度。除了几棵枯萎的棕榈树,很难感受到春天的气息。

我很快就要回家了!渴望回来,想家。站在龙城中国公寓楼的“每个人”的窗前,向外望去,我想起了长江以南的烟雨和我家乡上虞的官员们。现在一定是阳光明媚,充满春天,这是郊游和春游的好时机。

我想起了那个遥远的童年,当学校周末关闭时,我们的几个朋友一定活跃在田野里。除了割猪草和拾柴火,我们还享受着乐趣,陶醉在五彩缤纷的春光中。

为了适应国防的需要,我的家人从上海搬到了祖居关白的村庄。我从小就和妈妈一起在农村长大。现在我应该称它为城市里的村庄。那年春天,没有哪个村庄比色彩斑斓的“紫云英”给我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如果说油菜花是娇艳的美女,那么“紫云英”就是一个纯洁的少女,是弥漫在江南原野上最美丽的风景。

“紫云英”经常被我们家乡的官员称为“草紫”。它也被称为“红花和紫色”,因为它的颜色是鲜红色。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家乡在豆科种植了这种多年生草本植物黄芪,大多数是在秋天的晚稻地里,作为早稻的有机底肥。

当柳树是绿色的,油菜是金色的,“紫云英”也不愿意孤独,静静地绽放紫色花朵,似乎一夜之间蔓延开来。无数的花朵和绿色的枝叶交织在一起,像一块铺在田野上的巨大彩色地毯,绵延数十英里,气势磅礴。

它也像一朵漂浮在风中的紫云,轻轻荡漾飘动,闪耀着金色的油菜花,在一个整体的视野中展现出春天的各种风情,赏心悦目,轻松愉快。

春天回来时,“紫云英”在温暖寒冷的田野里自由生长和摇摆。在像油一样贵的春雨中,她娇嫩漂亮的脸蛋肿了起来。不经意间,大地被绿色植物覆盖,村庄被夏紫环绕。她幸福的微笑透露出一种自由、轻松、超然和宁静的表情。她的美丽不引人注目,她的闲暇也不孤独。她给人一种“总是适合淡妆”的优雅

“紫云英”开花季节的田野已经成为孩子们流连忘返的天堂。那时,我们的男孩和孩子最感兴趣的是奔跑和追逐,随意打闹和嬉戏,以及在绸缎般柔软的“紫云英”上翻筋斗。他们玩得太累了,所以静静地仰卧着。“紫云英”的温柔拥抱是“紫云英”的甜味。我们眼前是蝶舞,蜻蜓飞舞,耳边满是蜜蜂嗡嗡的歌声。

一年中的这个时候,许多来自其他地方的蜜蜂会过来闻闻这种香味。他们会在田野里搭起帐篷和营地,田野的山脊上会密集地布满蜂巢。蜜蜂会成对收集“紫云英”蜜蜂。

那时,女孩最喜欢的是采摘“紫云英”的花。在"紫云英"纤细的茎上矗立着一朵优雅的花,像蝴蝶或小鸡,像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年轻女孩唱歌跳舞。每个热爱美丽的小女孩都热爱她的魅力、温柔和美丽。小女孩们小心翼翼地一个接一个摘下,小心翼翼地编织花环,戴在头发上,脸上不禁荡漾起淡淡的红晕。

当时,在农民叔叔的眼里,“紫云英”甚至是更好的肥料。在“紫云英”开花期的高峰期,农民的叔叔要么用铁做了一把锄头,要么用阿牛一犁把她埋在土里,让她腐烂和堆肥。现在化肥被使用,“紫云英”不再受欢迎,渐渐地在家乡的田野里很难找到一个漂亮的身影。

在物质条件极其匮乏的那些日子里,嫩“紫云英”也是我们家的独特食物。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妈妈做的“草紫脑炒年糕”,味道鲜美,香甜柔软,黏腻。现在它仍然会产生唾液和无尽的回味。

虽然“曹子瑙炒年糕”现在偶尔会在酒店里作为时令菜肴食用,但我尝不出曾经喝过的甘甜果汁和残留在牙齿和脸颊上的香味。

回忆过去,沉醉如梦,我觉得自己仿佛站在家乡的田野上,那里万物繁茂,花朵茂密,感觉无限。

看看现在,岁月匆匆,轻轻一指,我就有半百多岁了!在今天的家乡,田野里没有“紫云英”的迹象,到处都是高楼和宽阔的道路。然而,“紫云英”纯净、美丽、可爱的外表和无数吸引人们爱情的紫色花朵将永远铭刻在我心中。

由“紫云英”扮演的江南烟雨中极其迷人的春景,早已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