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哲学
2019-11-29 14:38:05 来源:怡和散文网

  我对钓鱼并不陌生。小时候父亲常常带着我到附近的湖边去钓鱼。

  外出度假露营时,父亲也通常会选择那些有池塘或者沟渠的地方。父亲在河边聚精会神地垂钓时,母亲在岩石边烧烤,为我们准备食物,而我则会在草地上翻滚,或者四处奔跑捕捉蜻蜓——我似乎永远没有耐心等待鱼儿上钩,因此,对钓鱼的技巧依然一无所知。父亲去世后,我再没有钓过鱼。

  那天早晨,我去附近的鱼具商店购买了鱼饵、休息用的毯子、啤酒,为了避免迷路,我还特意卖了一份地图。

  我选择了一个阴凉的坡地坐下,开始支鱼竿,挂上鱼饵——这些活我曾帮助父亲做过,还不算陌生,然后将鱼线抛到湖面,看着鱼钩沉入水底。大功告成,只等鱼儿上钩了!

  盯了一会鱼漂,一动也不动,我渐渐地丧失了耐心,开始四处张望。周围寂静无声,垂钓者或者目不转睛地盯着湖面,或者悠闲自得地看着远山,或者聚精会神地阅读。阳光灿烂,风拂杨柳,水波荡漾,整个世界呈现出一幅宁静祥和的景象。

  有鱼上钩了!湖水突然激荡起来,鱼线绷得直直的。鱼被拉出水面时在水上划出一道弧线。好大一条鲤鱼!只可惜不是我钓起来的。

  仿佛是一个前奏,整个池塘变得热闹起来,此起彼伏,垂钓者纷纷收线、起鱼,我仿佛置身于鱼市之中,看到各种各样的鱼被钓起。但是我却一无所获,虽然鱼漂也动过几次,但是提起竿来,除了滴落的水珠外,空荡荡的。

  我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很平静地面对一无所获,因为一开始我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想要钓多少鱼。但是,当其他人不断钓上鱼来时,我的悠闲自得的心态开始动摇了,许多想法变得可疑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冷静和理智。

  我开始留意周围垂钓者,于是,杰克进入了我的视野。

  与杰克的相识,使我开始相信命运。至今我依然为自己能在涉世之初认识这位睿智的长者而庆幸。他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许多道理虽然在课堂上听过,在书本上读过,但是,在一片澄净的天空下,面对湛蓝的湖水,它是如此深刻地映入我的心灵。

  杰克——当然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就是杰克——那个为人所景仰的伟大的企业家,坐在离我不远的河岸边,不断拉动手中的鱼竿,一条,又是一条……上钩鱼忽而挣扎着在水面上拉出一道弧线,忽而腾出水面一个空翻,鱼线一张一弛,颇有节奏,经过一番较量,上钩之鱼劲道渐渐减弱,快到岸边时,一网兜起……处处显现出钓者的力度和技巧。

  我的神态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向我微笑着招招手。那笑容使我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却又无法确定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我也礼貌地向他点头示意。

  “我叫雷恩?吉尔森,我想坐在这里,希望您不介意。”

  “当然不!”他微笑着说,“我是杰克,一起喝一杯?”

  杰克!一个熟悉的名字,加上似曾相识的微笑,我突然想起来了。

  “杰克……您是杰克……”

  “是的,杰克!很奇怪吗?”

  当然觉得奇怪。任何像我这样毕业于商学院的年轻人都会感到惊奇,居然在这样偏僻的市郊乡村的池塘边碰到一位世界著名企业家、跨国公司的总裁、哈佛大学管理学教授。我曾无数次在电视上看到他的访谈,也读过许多关于他及其管理的公司的报道,以及他自己撰写的经济分析文章。

  他是我的偶像。而此刻,他就坐在我的面前,和蔼可亲的面庞上洋溢着微笑。

  “见到您十分荣幸,杰克先生!”我并不想掩饰自己的兴奋。

  “我也是!”他举起啤酒杯,轻轻地碰了碰我的杯子。

  “收获如何?”

  我摇摇头,显得有些窘迫。杰克耸耸肩,表示自己的遗憾和同情,没有任何讽刺的意味 。

  “我读过您的一些著作,我想……”我迟疑了一会,但还是觉得不应该放弃这次亲自向一位伟大企业家请教的机会。

  “谢谢!但现在我只想谈钓鱼。”他依然微笑着。

  我颇为失望。我所了解的杰克不仅是一位智者,而且是一位年轻人的导师,对于年轻人总是孜孜不倦地给予教诲。但是,现在他却只想谈钓鱼。

  “但是,我对钓鱼一无所知。”

  “那么你为什么会来这里?而且带着整套鱼具。”他看了一眼我手边的鱼具,“不错的鱼竿”。

  “我来钓鱼不过是为了消遣。这些都是我父亲留下的。”

  “消遣?!”

  “是的,我刚刚大学毕业,这是工作前最后一个假期,我想放松自己。”

  “你知道自己手中鱼竿的价值吗?”他突然转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