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境游踪深山桃源骆池窝散文
2019-11-30 11:46:24 来源:怡和散文网

就像武陵人无意中走进桃园风景区一样,我们也无意中走进了灵井沟深处的罗池窝。罗池窝不是桃花源,而是像躲在深山里的桃花源,躲避世界的喧嚣。这不能被视为胜利,但它像桃园人一样美丽宁静。

九月初的一天,我骑着西山野地和蓝眼睛走进了灵井沟。我们想走从西陵井到兰村的山路,途经甘露坪和五台。这条路穿过群山,连接了几个山村。现在,这些山村已经被人空参观过,原有的山路已经废弃多年,逐渐被荆芒覆盖。然而,沿途美丽的风景总是诱惑我们去寻找最好的。

庄二上了村,走近李埠头,厚厚的云层开始覆盖远近的群山,雷鸣不时提醒我们山雨正在逼近。如果你进入山的深处,遇到大雨,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必须放弃这次探险。

前进是明智的方针,后退是明智的方针。

回到庄儿时,路边的一个山口引起了我们的兴趣。看着天空,从暗灰色逐渐放开,似乎雨暂时不会来了。结果,我们沿着山口骑车进去。我们只是想看一看,但没想到山谷中美丽的风景、深邃的松林和芬芳的野花吸引我们一路来到山谷尽头的山村罗池窝。

罗池窝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村庄名称。“鸟巢”这个词真的是一个形象,它真的坐落在一个被青山环绕的鸟巢里,背靠着一堵陡峭的墙,有几堵高耸的墙,面对着连绵起伏的翡翠山。从远处看这个村庄,你会觉得它就像一个苍白的老人坐在长毛绒椅子上,悠闲地看着。

我想,如果王安石在这里游荡,他会感到惊讶和高兴,并感到熟悉的亲切。推开柴飞,随意观看的风景难道不是我自己描述的“两山一水绿”的风景吗?

罗池窝是一个小村庄,有十几户人家,都是用当地材料建造的石头房子,散布在山上。村子里的大多数人都是苗族人,他们不知道何时、何时、为何或为何定居在深山里。这座山的历史很长时间以来都不清楚。

在进入村庄之前,从远处传来了鸡鸣和狗叫声。顺着声音沿着一条小路走去,我看见一个柴门开着,里面走出女主人的房子,两只大黄狗跟在后面,似乎有点紧张地轻轻吠叫。

这位姓张的女主人有着山里人的朴实、诚实、安静和单纯的热情,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的微笑。她告诉我们,她姓苗的男人今天只是陪她的朋友去山上采药。由于政府的干预,村里所有的家庭现在都搬到了山外,但他们的家庭不习惯住在山外,并为此感到难过。他们喜欢养鸡,但是在山外养鸡不方便。他们只是又搬回了山里。虽然他们更痛苦,但他们也很干净和自在。

她还告诉我们,尽管村民们已经离开了他们祖先居住的那座山,但他们仍然依恋这座山。就在不久前,搬到山外的村民们回到村子里开了一个派对。在村子的一层空楼上,有十几张老人和年轻人的桌子,非常热闹。

当我们进入村庄时,我们曾经看见一张红色的纸贴在一户人家的石墙上。这张纸很新,不久前被贴上了。上面有两个名单,名字后面附有不同数额的钱。张嫂告诉我们,那是每个家庭在最后一次聚会上贡献的记录。

我也对一件事感到惊讶。我问,村民们已经搬走了空,这么多人的聚集取决于你的家庭。你怎么做这顿饭?大嫂说:哪里啊,他们回来的时候,都带了流动餐车、厨具、桌椅、锅碗瓢盆。

这是难以放弃的乡愁。离开故土是很难的,但是时代的变化已经迫使曾经移居到另一个地方的村民出于各种原因暂时或长期离开故土。这是无助的。时代的发展很容易剥夺他们的选择权利,原因看起来很美。然而,人们很容易离开。他们一抬起脚,转动轮子,熟悉的家园就被泪水模糊了。但是他们的心会轻易离开吗?

即使一个人不得不漂泊,只要他的家乡还在,故居还在,即使只是一座简陋的房子,他的心仍然会被一盏灯照亮,那里有关怀和温暖。然而,如果一个人的家乡只剩下一个概念和一个空贝壳,漂泊将成为注定的命运。

近年来在山里行走,我看到了太多荒芜的山村,所以我有太多的遗憾。但多看一眼,便自然生出部门空的共同麻木。有时候,我不禁反思自己:我的村庄阴谋自私吗?

我仍然有自己的困惑:文明需要共享,不同的文明需要共存,共享的文明是和谐的,但是现实呢?

然而,当我听嫂子讲述村民集体返校晚会的故事时,我的心有一点渴望和感动。

又开始阴天了,该走了。

我们告别了仍和丈夫一起守卫山村的大嫂。我们告别了这个曾经是天堂的偏远山村,踏上了回家的路。

再一次穿越山川峡谷,松树和绿色的森林,野花和树木,蜜蜂和蝴蝶,都让人眷恋。

当我们离开山口时,雨终于开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