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决定和谁谈
2019-11-30 14:51:45 来源:怡和散文网

  第六日深夜十一点
  “小谢,起来了。”Tony上来推了推谢正,移通总部已经在叫MBI的人进去谈判。
  “Tony,电信行业是不是MBI中国最大的客户?”
  “对,毋庸置疑,电信肯定是老大。”
  “两个月前我们去美国,他们的电信平台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搭建好了。现在,全世界,大规模搭建电信平台的只有中国。在###行业,移通的采购量不是老大也是老二,那我们有没有资格要个全世界最好价格?”王芸生一个字一个字斩钉截铁的说道。
  “当然,所以这次的价格调整是美国总部特批的。”
  “那去年年底中国的税务集采,你们投的折扣是谁批的?”王芸生此言一出,MBI的人都不敢接话了。
  去年年底,中国税务系统二期招标,是中国有史以来采购量最大的一单。一期普惠投了超低价中标,甚至上了华尔街日报,对股价都产生了影响,让MBI非常被动。二期不仅大于一期,后面还跟着采购量更大的三期,再加上当时是MBI的财务年年底,所以MBI不惜血本投了个超低价,成为二期最大的赢家。
  可是中国税务和移通公司不同的是,税务总部有采购的决定权,而移通总部没有,投了低价还要面临地方的最终采购,可是谁能当面和王芸生说您没有采购权呢?
  “嗯,我是负责电信行业的,税务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Tony玩起了太极拳。
  “你不清楚,那MBI谁清楚?”王芸生死死的盯着Tony,眼神让人不敢直视。
  “亚太区总裁比较清楚。”Tony还算清醒,把球踢到了亚太区。
  “好啊,你就把亚太区总裁叫来,我和他谈谈。”王芸生不?不火的问道。
  “这个……”Tony犯了难。
  这些总裁都是去见关系很好的客户,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聊聊就散了,没人到这种关系很差的客户找骂来。
  “亚太区的总裁在东京呢。”
  “你们的亚太区不包括日本吧?”
  “对,日本算是独立的一个区,向美国汇报。”Tony话里微微有了颤音,大家真的都不知道王芸生在打什么牌。
  “那他整天呆在东京干嘛,MBI一年几百万养个老总干什么?我们这么大的客户,一次也没见过。”
  就现在这种状况,安排亚太区老总见王芸生,那还不如让Tony直接辞职算了。
  “这个有点难,通常都是预约的……”
  “你是说最大的客户见他还需要预约么?”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现在安排真的有点困难……”谢正看见Tony偷偷的掐自己大腿,肯定为自己迷迷糊糊的钻进这个套子里而痛不欲生。
  “有什么困难。”王芸生靠在椅背上,不慌不忙的看着Tony。
  “嗯,嗯,得安排时间,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Tony支吾着。
  “我可以等,不着急。”
  “我和公司商量一下。”Tony老办法,先退出来再说。
  出了会议室,Tony直奔卫生间而去,用冷水洗了洗脸,好让自己恢复清醒。
  一行人也都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办法谁都想不出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有人的大脑都处于停滞状态。
  Tony想了想,还是拨通了公司的电话。
  “对,王芸生说想见亚太区老总,对,我没答应。嗯…….嗯。”
  “雷越说了,他可以随时来见王芸生,见亚太区总裁肯定不行。”Tony挂了电话和大家转达着。
  雷越是电信事业部的中国区总经理,专负责移通的,这个级别也算是够,他也做好了准备。大家都没什么好想法,觉得也还不错,就又排队进入了会议室。
  “王总,我们暂时联系不上亚太区的总裁,我们中国区总经理雷越,雷总他随时可以和您见面,您看可以么?”Tony紧张的看着王芸生。
  “雷越,他能决定价格么?”
  “他是行业销售的中国区经理,不是产品部的,价格是需要他和产品部一同制定的。”Tony也算是为雷越留了条后路。
  “那我见个屁,级别高有什么用,什么都定不了。他妈这么多废话,你们中国区到底谁能决定价格?”王芸生怒吼了。
  “James,James,James他是MBI的大中国区总经理,所有行业的价格都归他批。”Tony被这声怒吼震的一个激灵,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谢正听到这里,忙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确认没听错。所有人都有个轮流休息的机会,就Tony根本没过,看样子是脑子坏到了,这James的名字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我也听说过这个人,很有名气么,每次和MBI谈判,就听说要找他批价格。你说你们都定不了,和你们谈个什么劲,谈来谈去还是找他批。好,亚太区老板在美国开会,那我就见见中国区老板,把这价格定了吧。让James来见我,不用那个雷越了。”
  Tony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后悔的用手直掐眉头,MBI都知道James杀人不眨眼,这见王芸生可不是开玩笑的。
  “雷总,他已经安排好了,随时可以过来见您。James的时间我还不知道……”
  王芸生看见Tony为难的神情,嘴角的微笑一闪而过。谢正看明白了,他就是要见大家都拦着不让见的人。
  “好,你们也累了好几天,辛苦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都回去休息休息。明天下午二点,请你们的James来这里,我和他把价格最后定一下,回去吧。”
  大家一听到今天晚上可以睡觉的话,忽然间都清醒了,用无比渴望的眼神看着Tony,仿佛在说管王芸生想见谁呢,先让我们回家睡觉吧。
  Tony站在那里想了半天,也根本想不出什么眉目,摇了摇头,领着大家退出了会议室。
  出了移通总部,很多人累的实在是受不了,都回家休息了。只有Tony和谢正坚持回到公司,因为雷越和周成正等在那里,准备一起商量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