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字惜纸如金的散文
2019-12-02 14:39:39 来源:怡和散文网

在业余时间,无事可做,你可以抽烟放松,聊天放松,喝茶小睡,伸展你的胳膊踢你的腿,伸展你的骨骼和肌肉,所有这些都已经试过了。然而,对我来说,两个最愉快的事情是坐在桌旁,面对着电脑,敲着一些字,记录着平凡日子的点点滴滴,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眼睛感到有点不舒服。所以另外一件事,我不累,拿出一卷旧报纸,或者摊开一把学生的书法毛笔,提到有一点“秃顶”和泼墨水迹象的毛笔。

我喜欢练习书法,当然,我不敢说错学书法。我只想用书法写得更好,让人们感觉更舒服。我有一个奇怪的习惯,现在很多人似乎有点奇怪,说我小气或吝啬,但对我来说,这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无法改变的习惯。一张纸,不管是旧报纸还是一张奢侈的法兰绒纸,我通常写大字符,然后在空白处写小字符空,写在前面,写在后面,图案和前面一样。有时,背景颜色是黑色墨水,我会用红色墨水在上面写大字符。一张纸,在被我折磨甚至践踏后,自然会变得认不出来,然后被扔掉。自然,在我看来,这张纸应该充分利用一切,并具有最高的效率。在别人看来,这感觉不可思议,甚至年轻人都嘲笑,老李怎么挖哦。

任何习惯都是有原因的。我曾经在“我是一个纸迷”的一篇短文中描述了我对纸的痴迷。这些都与我童年的经历有关。我今天练习书法时对用纸的态度实际上与我在学校的经历直接相关,尤其是写书法的时候。

据我所知,在小学三年级,我们将按照学校的规定书写书法。语文老师问我们,一个需要准备两把毛笔,一把用来写大字,实际上是楷书,另一把用来写小字。要写小字符,需要准备一个用白纸钉着的笔记本,用草纸写大字符。此外,还应准备必要的供应品,如墨盒和墨水。因为我家很穷,而且我上学很晚,上学不容易。对我来说,买这些更难。所以在小学时期,在3455的三个年级,我基本上没有使用小剧本,所以我自然没有练习小剧本。由于老师的理解和额外的仁慈,我不需要写小字符,但是写大字符必须符合规定。我也知道这已经是最低的标准和要求,但即使如此,我仍然没有准备好写大字符。在我们的方言中,写大字报叫做na da fu。我觉得它非常生动,因为我们根据老师、猫和老虎写的抄写本模仿写作。当时,当书写大字体时,我们使用的草纸是一英尺见方的粗糙纸张。这张纸现在在葬礼上为死者焚烧。当时,这种纸在寄售商店以10美分或20美分的价格出售。我记不清了,因为我没有买整张纸,但是我父母给了我一些纸莎草纸,让我偶尔使用。由于这些原因,我对书法没有兴趣。事实上,现在我想起来了,它本身就很有趣。

一般来说,老师首先为我们每个学生写一本抄写本。我们称之为书写网格。内容通常是课本中的新单词和新表达。一学期大约写十本,基本上每周换一次。然后我们把抄写本放在底部,盖上我们自己的纸莎草纸,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写下来,这在传统的蒙古研究中被称为洪妙。写完一个大字符后,我还会在大字符的空间隙写一个比大字符小但比小字符大的字体,我现在的习惯大概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如果你仔细想想,这种做法真的很好。在这样一个缺乏材料的时代,这确实是练习书法的好方法。一切完成后,需要交由老师审批。我们交作业,只希望得到老师的认可和肯定。老师将用红笔写下作业的标记时间和等级--a、b、c、d和d,并在写好的漂亮字符上画一个红色圆圈--这应该是对作者的最高奖励。当我们拿到老师读的那本大书,看到上面红色的那本时,那是最快乐的时光。有时,如果笔画写得不好,字体结构有问题,老师会用红笔画出正确的字体。如果有问题,老师会在黑板上评论。现在我想起来了,要是有这样一个场景该多好啊。在一个安静的教室里,一群天真烂漫的娃娃屏住呼吸,潦草地写着。老师在教室里轻轻地走来走去。偶尔,他会俯下身,小声说话或者拿一支笔来演示。窗外,温暖的阳光进来了,散开了。它落在孩子们红色的脸上和亮黑色的头发上。那种幸福应该属于我们幼小的心灵。

现在我想起来了,这样温暖的一幕真的令人难忘。但是经历了这些过程后,我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心痛和恐惧。冬天是写大人物最困难的时候。在冰天雪地里,人们太怕冷了。墨盒上的冰是自然的。如果你想写字,你必须先熔化墨盒里的墨水。那时,教室里都用炉子点燃,所有燃烧的木柴和煤都是孩子们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通常在早餐后,红色的炉子里挤满了正在烘烤墨盒的男孩和女孩。突然,一些学生的墨盒掉进了炭火的红色炉膛里。目光敏锐、反应敏捷的手可以立刻被抓起,但是墨盒的边缘必须变形,然后放在桌子上才能弯曲。如果你笨手笨脚的,你只能看着塑料墨盒在炉子里咝咝作响,唱歌,然后热情地跳舞。伴随而来的,是风绕着横梁哭了三天的声音。听到这个消息的老师自然会松口气,孩子们也认为自己不走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