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守望地老天荒
2019-11-12 13:24:47 来源:怡和散文网

        你是我笔端文字流淌的神韵,你是我心上栅栏开出的小花,你是我情路上虔诚的朝圣者,而我是你地老天荒的守候——题记

  

  曾经以为地老天荒只是每个情感故事里亘古不变的经典台词,又或者是青春懵懂爱情里狂妄不鞍的誓言,再或者如浩澣沙漠里梦幻迷离的海市蜃楼,直到当我们一直牵手走过,不曾左右相离,从懵懂无知的青葱时光到成熟稳定的淡定岁月;从百花灿烂的昭昭之春到叶落枯黄的暮秋时节;从激情飞扬的象牙塔到累并快乐的人生舞台。终有所悟,任何奇迹都是人为的创造,在合适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一起携手并肩走过风雨,淌过河流,尽管有不期而遇的残酷,有未可预知艰险,甚至有难以承受的伤痛。我们一路小心翼翼,用心呵护这株爱情之树,在爱意弥漫的季节开出最明媚的花,历经雨雪风霜的洗礼,终于成长为参天大树,一起陪伴我们直到地老天荒。

  

  一直无法想像地老天荒会是什么样的景致,以为是时间垒积而成的无可名状的深度,或者是内心执著向往难以抵达的高度,还是踏遍万水千山也无法丈量的宽度。终其所因,难释其果,毕竟我们本是红尘俗人,爱恨情愁如缕缕丝线,如经纬般遍布于情感世界里的阡陌小巷,织就一幅千丝网,稍有疏离,便会困在网中央无法自拔。有几人能得以聪明之心看糊涂世界,理清纷乱缠绕的丝网,从而清醒明白地如局外人般淡定自如,于我,只能是奢侈的想往。
    年少轻狂于我们,曾如路过的风景,在前行的人生旅途之上,终究逃不过节节后退的宿命。终究是挽留不住时光的匆匆,于是学会了珍惜,懂得了体谅;学会了宽恕,懂得将伤痛遗忘。所幸还有你温暖的手,一直不曾抽离,还有你伟岸的躯,如影相随。人生这个大舞台,随处充满动荡不安、离合聚散,多少人在台上戴着面具化着伪装,将乐悲笑痛倾情演绎;又有从少人在台下看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伤心的泪滴。人生这场戏里,我无法为自己界定是悲角亦或喜剧,只是每天带着不同的面具,扮演不同的角色演绎不同的戏情,而你始终是台下那个最懂我的人,无论悲或喜、无论苦与乐、无论欢笑亦或哭泣,面具后的那张脸,都会因会为有你而生欢喜。因为有你,我不再嗟叹戏子的悲苦命运,不再仓惶逃离,而是以更坚强的心态面对更复杂的人生。

  

  去了的总是匆匆,未来的却难料定,与你携手红尘,同看日升月落,共享苦乐年华。因为爱的深沉,总怕辜负明月清风;因为爱的贪婪,总怕来日苦短。能牵手的不要仅仅形同路人,能拥抱的不要只是牵手,能相守的不要只是拥抱。当爱的誓言脱口而出,肩上的责任便应运而生,爱要承诺,更需要担挡。地老天荒不仅仅是光阴渐逝后留在岁月墙上的光斑;不仅仅是漫长的人生河流从此岸过渡到彼岸;不仅仅是四季花谢花开固定的轮换;而是我们共同执手相看两不厌、守着日月风云变幻情不移、天涯飘泊万水千山走遍不离不弃永相伴。

  

  如若可以,请允许将我们的地老天荒定义为漫山的荆棘,用爱的勇气攀登,直至人生的峰顶;如若可以,请允许将我们的地老天荒定义为茫茫沧海,用爱的力量化作蝶羽,展翅飞越大海沧茫;如若可以,请允许将我们的地老天荒定义为三石上畔隽刻的情字箴言,以爱的名义唤醒前世今生的轮回;

  

  岁月更迭,我想要的地老天荒,你许诺的山盟海誓,再不似曾经那般轰轰隆隆,势不可挡,而是如流淌的溪流,缓缓淌过心河;如独放在秋天的幽兰,散发出清新淡雅的暗香。“你不来,我怎敢老。”那是纳兰的爱到痴绝,连时光都无能为力的事,却被他倔强地写进词里,读来令人心痛成殇。于我,想要的只是十字相扣、不离不弃,直至地老天荒、海枯石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