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并没有什么可怕
2019-11-13 10:19:17 来源:怡和散文网
      《莲花》里有一句话,“每一个人在活着的时候应该写好遗书。”像钝重的锤音,张扬诡异,咀嚼疏离。这是我欣赏安妮宝贝的原因,写着破碎的梦想,残酷的文字,隐忍的事件。我不相信宿命,但我懂得人生有很多意外。
        我每年也要作一两次长途旅行,害怕在途中死去,想写一封遗书,有不舍和牵挂。告诉我心爱的人,好好生活。我的亲朋好友,一个个都要活得好好的。没有什么,保存好我读过的书,它们曾和我相依为命。我只是走了,如果真有所谓在天之灵,也许会在另一个地方出现。如果没有所谓的极乐世界,人总归会有这一步,坦然面对。
        我可以一直沉默,很久很久。像烟花,刹那间绚烂着光华。
        我与任何人邂逅,都是在相对的时光里。我爱的人,我始终如一的爱着她,即便她有一天离我而去。爱本身就是一个告别的过程,我与你,与另外的人。爱或者别离,生或者死亡都是人生一段段日子之间的一个历程,死无可逃避。
       接受生命的无常,是真知灼见。
        随遇而安。
       海茵莱茵有一篇叙述时间旅行的小说,是属于科幻类的穿越。虚构世俗的变迁,生活的残酷,人性的约束。文章很短,却是他作品中我最钟爱的。我想起走过的道路,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活过。要么活在别人的故事里,在虚度的光阴中,在混淆视听的流言里。我想要一次时间旅行,回到人生的每一个关键的抉择时刻,我会深思熟虑我的每一次选择。我想要一次穿越时空隧道的体验,到我生活的未来,看一种结局。
       亲历过的每一个时期,每一个钟点,都没有活过的痕迹,至少没有属于我本人的东西存留。我或许早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会呼吸的灵魂,一个飘忽不定的影子。曾经爱过的人,要好的朋友,某个阶段的陌生感,连同刮过身旁的一阵风飘散在溜走的时光旷野里。记忆一片漆黑,生活一片狼藉。
       我想,我是已经死了。很遗憾的死去了。死在烈日下,死在寒风中,死在你的冷漠里。我没有活过,怎么会死去。或许生命只是一场幻觉,一次时间旅行。死亡不可避免。
       李傲有一次在谈到死亡时提到索菲亚·罗兰主演的《两个女人》。她和她的女儿,在德国淫威蹂躏下的都城。为躲避战乱与强暴,她们流离失所,穿越防线,守住贞节。自己同胞来了,她们迎上去,却遭摧残。奔走千里,却无法守候自己的心事。
       谁叫那是兵荒马乱的时代。
       谁对她好她就爱谁。张达民对她好,她义无返顾的爱他,但他只是从她处获得赌资。唐季珊对她好,她死心塌地的爱他,他是商人,只是从她的身上赚取财富。她去找蔡楚生,这个《渔光曲》的导演犹豫不决。她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留恋,该爱的爱了,不该爱的爱了。那仅有的尊严曾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终无所踪迹。死并不可怕,阮玲玉死给你们看,"人言可畏"的世界与人们。
        女人一生,无论多么成功,有什么样的才情,她们最后都想要一个依靠的男人。这种依靠是精神的慰籍,也可是物质的安慰。但最重要组成部份还是能够得到快乐,幸福。而男人一生,无论奋斗,收获,事业的起落,归根结底都是为家庭奔忙。在任何一个时代,爱都是不变的主题。你看虞姬把一把牛角刀插进去,鲜血溢出来。那一瞬间她看见天空飘过的云朵,听见金戈铁马的咆哮,感觉得到霸王的心跳。她只是爱霸王,不贪恋权位,不留恋世间万物的悲欢。生不能让你看到,死在你面前吧。她慢慢倒下去。死并不可怕,霸王,虞姬就死给你看。
        做《史记》的司马迁和我一样,大概也是欣赏项王的气质,他那宁失江山不委屈爱人的柔情。否则就不会带着热情洋溢于言表的心情为他写下《项羽本纪》。尽管项羽“备其私智而不师古,欲以力征经营天下,”然则“定千秋功罪,莫以成败论英雄。”他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历史人物,死也死个光明磊落。
       在乌江边,江边一个小小的亭长,准备好船,想说服项王过江东故土去。项羽说,我当年在会稽起义,带着八千江东子弟西征。现在只剩下十几人,何颜江东父老?于是他把自己心爱的乌骓马送给了亭长,自己步行。
       刘邦的部下吕马童追过来,他是项羽以前的朋友。吕马童没有勇气见项王,侧过脸去。项王说:“若非是吾故人呼,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于是自刎。死并不可怕,刘邦你这地痞,项王死给你看。
       死有什么可怕,三十一岁的项羽走了。李清照来到岸边,大发感概“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杜牧更以惋惜与遗憾的写到:“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所以,死没有什么可怕,人不会永远长生不老。秦始皇,汉武帝都期盼自己永生,并派遣大量人工研制长生不老药,最后仍然化做泥土一堆。一个留下劳民伤财的一堵破墙,一个留下深信巫术残害骨肉的千古笑柄。
        死并不可怕。
        我父亲的一个表兄,与我家老屋相隔不足五百米。那时候他只有三十岁,在一个夜晚过量酗酒后便一觉不起。酒精把他杀死了,两个年幼的孩子后来跟着母亲四处漂流。这种情况是属可控制范围,还是属于意外,无法明了。从这种情况来看,安妮宝贝的话不无道理。所以,死亡并不可怕,但活着是人生第一要务。
        我们这个时代,车祸,劫杀,疾病,恐怖袭击。每一天都有无数生命消逝,我们去发表多少哀伤的文字,流多少泪水都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有的像鲜花一样娇美,有的还未经历生活的美好,有的刚刚走进婚姻殿堂,有的即将安度晚年。因为一些原因逝去了,怎么不令人沮丧与痛心呢!死并不可怕,但我们来到世上首先是为了更好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