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影青春,氤氲年华
2019-11-13 13:15:53 来源:怡和散文网

  悲欢离合,人情冷暖,或许只有经历的多了,心才会淡然起来。一段无法割舍的过往,一句留不住的情义,最终都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得云淡风轻,沧桑了流年时,也忧伤了青春。
                                                                 ——题记

  今天下午从一个朋友那里借来了填报志愿的代码书,明天填报完志愿,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了。她告诉我她考上了山师的电子商务,我为她感到开心,紧接着又问了几个朋友,笑谈了几句,也低沉地说起一份丢失的友情。离开她家后,我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小城的路上,旁晚夕阳碎了一地,支离在每一个街角,也迁徙了我的回忆。记得去年夏天这个时候还在小镇上辅导课程,我倒不是去怀念某些场景,而是可惜某些人。一直不相信曲终人散这个词,在我的世界观里,曲虽终,人未散。然而细数流年,太多的过往在生命中留下遗憾,碎成片影,再也拾不起来。
  我一直是一个很懒的人,很少去在乎什么,起初相识后,我懒得好几天都不记得别人叫什么名字,其实后来我还是记住了,记住了就很少忘记。我对朋友说,或许某天,你忘了我,我都不会忘了你。而朋友却对我说,茫茫人海里一眼便可认出我的身影。我笑朋友吹牛,而他却随意一笑,低头不再言语。
  我常说青春是一本书,它记录着作者太多曾经的真情独白。只是某一刻我们想起要去翻一翻时,才记起它早已被时光遗忘搁浅在书橱的一角,落了满身的尘土,此时呈现的是一种静默冷然的姿态,虽唯美却脆弱。张望良久后,还是放下了手,因为,触碰到的不过是一声无奈地苦笑。
  我以为说了永远的情感就是一把万能钥匙,而真正牵起的却是一张过了期的门票。可是,和你在一起的记忆还是如发了疯一样,那么清晰。还记得,老师提问我函数题型,你小声告诉我函数图像要看单调性;还记得,我失恋后在电话里发疯一样给你唱歌,你不住地夸奖我;还记得,你给我写了一首席慕容的诗,至今保存在我的桌层里。只是如今,你我,就隔着一层电视屏幕般,我只能看到那时的你们,而你们却听不到我在呼唤,无力地滑落心伤……
  有人说青春会消逝,但是我却不想这样想,它只会迁徙,去了某个特定的街景里再遇到陌生的人,上演着与过去一样的故事,只是演员不同罢了。有人说每个人都是其他人生命中的过客,我却还是相信碎影的青春描绘虽轻淡,却不仅是过客那般简易,想来五百年的回眸才换得一次人群中的擦肩而过,而我们不是擦肩,是曾在青春里为彼此涂抹过最浓的色彩的人。但是,事实却是岁月最终黯淡了青春图画上的浓郁,却是轻描淡写了罢了。
  清幽红尘路途,无法回头,无法倒流,那么你我,随时光浅浅行,便好。
  
  那日,我和姐妹在外面吃冰粥,你发来消息问我是不是穿着一条黄裙子,我惊讶得四处看,还当你在我周围。你哈哈大笑,说是在银座认出了我,还损我虽然穿着黄裙子,骑车的样子可一点都不淑女。后来我才想起,原来茫茫人海中,真的有人可以将我一眼认出。那天,你突然给在空间发了一张图片,我看到了你给我的祝福,‘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我笑言,改天一定写一篇文章送给你,只是拖拖拉拉到了今天才写出来。虽然你已经不在我的QQ列表里,一言难尽,只是希望你还能看到它。我想告诉你,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