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不可及……我离你多远
2019-11-15 10:09:34 来源:怡和散文网
老冉冉其将至,幼悠悠其远兮.
     轻风飘扬着岁月的风尘,一首首诗文的弦弦细诉,岂料。这是一场岁月作祟的闹剧。回忆穿透空气的静谧,可叹又是一个空集.
     一路都在寻找,尽管是无尽的荒缪,城市的霓虹,拥挤的人潮,远处的蔚蓝,我还是思念家的味道。本该是火红青春的年龄,如今却是如此的堕落,我不是我;梦里的漂泊,远方的渉赌,有关于流浪的生活。习惯了荆棘做的窝。一个风雨中的立驻。得到一个似花非梦的结 果。
     轻若花衫,淡若衣裳;轻若尘埃,淡若 惆怅;轻若别样。淡若昨日。他们诉说年少的往事,山谷 回响潮湿。春雨低吟未完的诗,叹年华已逝。悠远的时空造就了太多的风尘事物,常使我心潮澎湃,而漫长的岁月磨煞了太多的壮志豪情,常使人棱角不在。谁能不把青春视为最大的财富,有关于湘若含的故事,不过是仅此而已。  
      生活这本精深的书,别人的注释代替不了自己的理解。当我们有所发现,有所创造,猛才会有所悟。原来所有的都是那么的仓促,多想去瞧见初夕的黎明,可梦中的常客告诉我,天就快亮了。多想去触摸幸福的温暖,可雨中的雷声告诉我,明天依旧是个晴天。我不懂得怜惜残花的凋零,掩饰不住斑驳的流年,褪不去的愁颜,换不了的新妆,曾记得那些都留在年轻的时候。
     闲花落地听无声,泪水湿衣看不见,也许是我太高估了自己,曾信誓旦旦说的要轰轰烈烈,如今却是惨惨裂裂。不管你以为是多么的深刻,多么的难以释怀,都不过只是一张年代久远的旧唱片而已,如此反复的吟唱,便是所有的悲欢离合。生命的过程注定是由激越到安详,由绚烂到平淡,我们只能走在年轻的路上,踏出生命的每一串脚印,枕着时代的力量,任风雨洗礼洁白的心灵,多少的呐喊与欢呼便在那痛苦的瞬间溜走,岁月本无痕;只有图期待。
    远方依然是那样的宁静,可世俗的喧哗还是会冉冉升起,时而我会埋怨是上帝太对不起我。自踏入茫茫人世间‘就注定有风雨露三千的流浪,与梦中的神灵遥遥相对,都说年少有挥洒不尽的热血与豪壮。可一切只是属于睡梦中的流浪。
       没有什么,或许我可以记住这忧伤的回忆,却依然快乐的活着。那夜空的繁星对于我而言,仿佛是为了纪念我那白天失落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