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天起我将孤独一人
2019-11-15 11:09:10 来源:怡和散文网

     从没想到,毕业是那种感觉。

     当最后一场考试结束的信号发出后,我心里一惊,就这么完了?毕业了?在起立等待监考员收卷子的那几分钟里,脑海中飞速闪过一张又一张画面,来不及看清楚,就变了别的场面,除了睡不着的高考前夕,还算理智的我,脑子里从没这么乱过。然而突然,脑子里又一片空白。

     无意识地走出考场,又不知不觉地回到寝室,门后面仍然是把路都快挡严的书。楼道里很吵,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吵过。很多人都在整理行李,要离开这里回到温暖的家了。进进出出的家长们,和儿子精诚合作。真的那么着急吗?寝室里也有人打点行装,准备离开了。 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没有谁说什么关于未来的东西,哪怕仅仅是眼前这个暑假的打算,也没有人提。——考试前怕影响了心态,都默契地绕开这个话题,把它推到考试之后;现在呢,依然沉默。

     和几个家同样离得有些远的室友留了下来,忙了半天,把角落里那一大堆书送入轮回。一袋一袋、辛辛苦苦地把它们抬下楼,以低得可怜的价格卖给寝室管理员。倒不是为了赚多少钱,更像是一种发泄,或是一种传承。

     和我一起卖书的两个室友,一个回了家,一个出去和朋友们狂欢了。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完全是伤感的氛围。我借朋友的电话告诉父亲,接我回家,然后,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寝室徘徊。大家的铺盖都揭了,只剩下单薄的床板。几天没有打扫,它已经快变回我们刚入住时的模样了。突然听到窗外的动静,走过去一看,是寝管又在察看他的菜园。楼道里很静,好像从来没有这么静过。不知哪个寝室,有人放开嗓子在唱歌,用着以前没有的勇气,还有感情。唱得很清楚,听得清每一句歌词,跟着哼了两句,眼泪差点掉下来。

     估计着父亲到来的时间,我把陪了自己三年的物品全部带走。只是不得不把一些更重要的东西留在这里,有一闪而过的三年时光,有生活里每一个生动的细节,它们,我永远也带不走。锁上门,依然把钥匙放在窗户上,“我走了,218”,“曾经的所有室友们,祝我们在未来找到幸福”……本来应该有一万句想说的话,但一言不发也许是最好的表达。

     站在大门前,再看一眼,第一次生出了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