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时光
2019-11-15 11:11:22 来源:怡和散文网

春这个词听起来是何其温暖的,有多少人沉浸在这个季节里,有多少人留念于这个季节,又有多少人迷醉于这个季节…

纵观古今,喜春之人何其多,而我恰恰相反。对于春我谈不上喜欢,更多的是讨厌她,每当春季到来是,我总盼着她快点过去。也许你会问:春万物勃发、百花争艳的季节,正是赏春游春好时候,你怎会讨厌,岂不是怪人咦。

我讨厌春不无道理的,且听我一一道来,四月的春是善变的,忽冷忽热的,隔三差五的还下着雨。往往我们清晨出去,天色大好。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大地,万物欣欣阳。路上行行人三五成群的有说有笑,就连我也满怀好心情。到了中午天刮起了风,抬头看天空依然晴朗,可遥望远空,黑压压的一片,瞅着心惊。不知何时,远方的黑云开始蠢蠢欲动,向我所在的方向奔来。黑云就像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气势汹汹的碾压白云,朵朵白云节节败退,不多久我头顶上方的一方天地已被这滚滚黑云占据。看着这满天黑云,是何其的强势霸道,而我在这黑云下浑身无力,心中闷闷的好压抑。又不知何时雨开始飘落大地,我在这雨中走着匆匆行走,一开始雨落在身上感觉凉凉的,久而久之却是寒彻。当我回到家时早已浑身是水。

三月的春正是这个季节中最好的一段时间,亦是一年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对于这点我不否认,纵然再美好我依然讨厌。熟不知此时的春正散发着某种魅力,诱发人心中的惰性。偷懒,瞌睡好像成了此时的代名词。每年到了三月,天天犯困,做事也无精打采的。遥想上学哪时也是这个时候。我的课桌上总有许多的书一叠一叠的堆积在一起。就想一座高高的城墙,每当老师在讲堂上涛涛不绝,我就在这“巍峨的城墙”下酣睡,当然也有被发现的时候,少不了一顿说教。时至今日每逢三月偷懒,瞌睡依旧如古。

二月的春对我而言是最忧伤的忙碌的。此时此刻年味未消,可我却以和亲人道别。在再急速行使的客车上,在陌生的异乡。行走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看着行行色色的人。喧闹的夜市,繁华的街道,别致的建筑…却依然不能缓解我的忧伤,每至深夜难以入眠,泪思家乡。不知何时才能悠闲,也许又是下一个新年吧。

众人多喜春,而像我这样抱怨的少之又少。 春带给了我无限的哀愁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