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非故人
2019-11-15 11:11:36 来源:怡和散文网
  你用怪异词句掩藏汹涌情绪,怕人读不懂又怕人看穿,矛盾到左右手都分不清。
  右手执笔,左右压纸,似乎成了这些年来的习惯,你并非左撇子,却有时会用左手重重描下几个字,歪歪扭扭的字体,笔画混乱的排列组合,你笑笑,换上右手写下突然涌来的灵感,笔尖跃动着光彩。
  初中时代开始每月收藏的彩色杂志如今已经改版到陌生,小县城寥寥可数的报刊亭里已难寻它的踪迹。最初爱上的那一本被翻的卷了边,后来购书成了习惯却丢弃在一边疲于翻阅,三年之久的不懈坚持如今早已放下,你其实并没有多偏爱这本杂志。
  昔日老友又在空间贴吧传来新动态说新歌发布希望支持,你点击链接,静静地听完网络歌手沉寂的声音,听不清歌词却觉句句噬骨,你留下简短评论说喜欢将歌曲下载到手机上却又在某个阳光暖暖的午后点击删除。其实你并不知道,这首歌在最初就不曾打动过你。你觉噬骨只因写词的是你故人。
  书上说:“音乐远比微博140个字稳妥”,你觉不然,比起键盘下噼里啪啦,你更迷恋0.5毫米笔尖的淡写轻描。音乐不痛不痒,作词编曲总有人不甚满意,多数过了时便被丢弃,微博里的句子看似光鲜,实则都为华丽词藻修饰后的不伦之作,只有笔下的文字称得上是有血有肉,是感情最初的状态。
  你不再理会qq上陌生人敲来的消息,来自读者的各色评论让你对自己写下的言辞都觉陌生。
  关掉会话窗口,躺倒在床上,你仍是旧人,你已非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