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八道
2019-11-16 11:13:21 来源:怡和散文网

夜晚,死水一样的夜晚。没什么是遥远的,天花板近得要压到头顶。窗外的高楼快要挤破玻璃。
  没有思想,就象没有诗歌一样,就象没有空气一样,我无法呼吸。
  寂寞,无端的寂寞,喧嚣中寂寞,无处可藏。沉睡的人是幸福的。
  有什么能象森林一样茂盛呢?是那杂草从生的思绪吧。
  指尖的冰冷,指尖的灰烬,总也弹不完。辛苦的是那满载的烟盅。
  我开始怀疑人为什么要活着,因为恐惧着死亡?活着不是更让人觉得恐惧吗?
  苟且偷生,为何而生?有个值得苟且的理由吗?没有!却一样苟且的活着。
  死--是不是真的能结束一切?
  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说:谁下地狱我也不下地狱。佛在胡说八道!我也一样!
  空的,整颗心都是空的。满了,整个世界都被塞满了。
  漂着,无处落脚!哪里才有我的家?
  讨厌水泥,讨厌混凝土,讨厌机器的轰鸣。
  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在喧嚣中死去!我却活着!
  谁是谁的?谁是我的?我是谁的?
  没有什么是谁的!更没有什么是我的!一切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