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因果,本缘无对错
2019-11-16 13:15:52 来源:怡和散文网

是夜,窗外大雨倾盆,雨滴毫不留情的抽打在窗上,一帘之隔,她蜷缩在椅子里安然的看一部缠绵悱恻的电影。右下角弹出空间动态的窗口,谢忱在留言板上留言:“M,为什么叫执念三年?”暂停了电影点开谢忱的对话框,略有沉思,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能明白。

“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我为自己定下了三年的期限。”

“感情的事怎么可能会有期限呢,你这样做,不觉得荒唐吗?”

“三年是一个轮回,用一年熟识,用一年深爱,用一年忘记。。。。”

“那个人是董军吧”

“。。。。。。恭喜你,答对了”

“为什么他可以那么幸运”

“也或许是不幸,谁知道呢。。。。“

………..

什么时候来西安,我带你去城墙上骑单车。“

“我可是马路杀手级别的,你跟我一起我怕会误伤你。。。”

“我可以载着你。”

“额,三年后吧,如果可能的话”

“。。。。。。。”

“丫头,他既然不喜欢,又何必这样为难自己呢?”

“可是我喜欢啊。。。。”

“唉”

“那你觉得他哪值得你喜欢?”

“说不上来,觉得哪里都好

     “你要知道他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优秀“

     “我知道,我喜欢的并不是他的优秀,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对他的那种感觉。”

      “三年以后呢?”

      “也许我会尝试着喜欢别人,也许不会”

 

她拿出那张卷了边角的照片,不知道远方的他是不是也盯着电脑一遍一遍的刷新。脸上有不易觉察的笑意,一闪而过。她每天都等他的头像暗了下来才去睡觉,每个晚上熬着时间,只为了跟他保持相近的生活习惯。而他的心,在安庆那座小城。

046分,像往常一样收到梁雨发的短信,只有两个字“晚安”,他每天都会在睡觉前发晚安给她。但是她从来不回,他却依旧坚持。感情就像是一个圈,那些人们在这个圈上,固执的不知道回头,是该悲哀执迷不悟,还是该赞美痴心绝对?都像是一个笑话。

三年的期限,也许只是自我安慰的一种说法吧,他把心留在安庆,守着一座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孤城,她又何尝不是把心留在了咸阳,守着一座尽管在南方却总觉得满心寒冷的城市。

是非因果,本缘无对错。